第380章 還差那麼一點兒
g,更新快,無彈窗,!

感謝泡哥的五萬飄紅,雖然泡哥只比我大三歲,但是"二十一歲"的人果然比小蒼要成熟的多....

感謝我的責編徐徐,給《調教大宋》補上了一個首頁強推.

感謝一直以來支持蒼月的老司機們!

無以答謝,唯有往死里更新,泡面已備好,下周每天五更送上,月票......

燥起來吧!~!!

----------

唐奕大喇喇地往火堆邊上一坐,反倒章惇他們都怯生生地站了起來.

連曾鞏都有些不明白,這瘋子要干什麼.

宋楷強作鎮定,"這,這可不能怪我們啊,你不給飯吃,只能自己出來想辦法了."

唐奕溫和一笑,"今天沒有唐教諭,也沒有唐瘋子......"

"只有唐大郎."

宋楷一怔,"啥意思?"

唐奕一邊把胸甲上的五花肉翻了個個兒,一邊白了宋楷一眼,"就是說,今天只有兄弟,沒有賞罰."

"只......只有兄弟?"

換了誰都得心里畫魂兒,這走之前還是凶神惡煞似的,恨不得把人坑出翔來,怎麼出去沒幾天就轉性了?

宋楷狐疑地看著唐奕,"你沒事兒吧?這不正常啊?"

"少特麼廢話!"唐奕不耐煩地罵道."酒呢!?"

唐正平下意識地把酒遞給唐奕,唐奕一看,就是一壇最普通的醉仙.

"去樊樓拎兩套金尊來,記我帳上."

轉頭對宋楷他們道:"都坐下吧,老子又不吃人,今天就想和你們聊聊天."

"那我去拿酒!"唐正平撒腿就往樊樓方向跑.

這個唐子浩確實是兄弟唐子浩,而不是教諭唐子浩.

宋楷坐下,還是有點不懂,"你咋了?又有人給你使拌子?"

其實,就算沒人給唐奕找不痛快,宋楷也想跟他聊聊了.

這段時間,唐奕被頂在風口浪尖,可是他們這些做兄弟的,卻是一點忙都幫不上.

那些倒嚼的破事兒著實把唐奕壓的不輕,這貨連個能訴苦的人都沒有了.

唐奕一揚嘴角,"沒人給我使拌子那才不正常呢."

"別往心里去.樹大招風.那幫孫子越是排擠,說明你越受人重視."

"怎麼能不往心里去?"唐奕目無焦距地看著跳動的火苗..

"一個處理不好,滿盤皆輸,哪道坎兒都可能把老子扔火堆里去啊!"

這時,大伙兒都圍坐過來.

范純禮安慰道:"等我們兩年,下一科就有我們給你搭把手了."

"你們?"唐奕笑了.

"有這份心就好了,還用不著你們擋在前面."

這批儒生就算入了朝,以他們的級別,也左右不了大局.

曾鞏突然發聲:"我記得,范公屋前的那副楹聯就是子浩寫的."

"哪一副?"

唐奕一怔,一時沒反應過來.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曾鞏一字一頓的念出.

"有求皆苦,無欲則剛,這不是子浩常說的話嗎?怎麼現在卻陷到了求則苦的窘境之中?"

"......"

是啊!

唐奕悠然一歎,苦笑著看向曾鞏.

"子固倒是一語中的,不知不覺卻是變成了當初最不想變成的樣子."

曾鞏抿然一笑,"正如你聯中所說,學會放下,也沒什麼不好."

唐奕搖頭,"放不下了."

唐奕用這句話開導過很多人,嘲弄過很多人.只可惜,造化弄人,最後自己也逃不開一個"求"字.

開弓哪有回頭箭?

現在,就算唐奕想停下來,曹,潘,王,楊幾家,還有趙禎,都不可能讓他停下來,會推著他繼續向前.

宋楷感覺氣氛壓抑的難受,插科打諢地道:"我看,你還是停下來吧,你停了,我們也就不用遭罪了."

唐奕推手指著四周,"遭罪?這不挺好嗎?"

章惇笑道:"是挺好."

"以前覺得,詩酒風流才是人生快事,現在看來--

三五閑人月下觀,

圍薪而坐烹五鮮,

自理自食天過半,

粗肉淡酒品秋寒!

也不失一種美好啊!"

唐奕翻著白眼,"你們是美好了.我可聽說,把王伯的武山雞抄的就剩一只了?還有,這五花大肉哪兒來的?"

章惇嘿嘿直樂,"還不都是你逼的!"

唐奕道:"我逼的?那幾只武山雞老子可是惦記了好久了,你們倒是給我留點啊!"

哈哈!

眾人哈哈大笑,宋楷說的果然沒錯,唐子浩也惦記那幾只雞呢.

王韶道:"那還不簡單?今天來的正是時候!"

說著,用木棍撥開火堆,從底下扒出一個燒干的泥坨子.

唐奕看的目瞪口呆,"這這......"

這泥坨子他太熟悉了,這門手藝還是他傳給宋楷,范純禮的.

王韶也不多說,使勁一敲,干泥裂開,頓時一股雞肉的香味就飄了出來.

這時才得意地看向唐奕道:"最後一只,讓你趕上了,這回算是真正的'滿門抄斬’了!"

"日!".

最後那只光棍兒大公雞也沒逃過一劫.

唐奕心說,這幫孫子也太沒職業道德了,你倒是留個"種兒"啊?

不過,唐奕也只是愣了一下,就緩了過來.一步沖上去,扯下兩個大雞腿,"雞腿是我的!"

既然都做熟了,那就別矯情了.

......

范純禮見唐奕沖了上去,嗷撈一聲也不肯落于人後,這才是當年那個無拘無束,什麼都干的唐子浩嘛.

于是,十幾個大小伙子,圍著一只可憐的"叫花雞",如少年爭食一般搶開了.

那公雞就算再大再肥,又哪經受得住十幾人的摧殘?沒一會兒功夫就變成了累累烏骨.

等唐正平回來的時候,就只剩一個雞屁股!

這貨一聲哀嚎,"太不義氣,太不義氣了!"

報複性地把板甲上的五花肉都塞進了嘴里.

曾鞏看著這些"年青人"活力四射地打鬧一團,由衷地扯起嘴角.

見唐奕撤出身來,接過他手里的好酒,笑道:"這就是子浩要的結果?似是相當成功?"

唐奕坐到曾鞏身邊,"還差一點."

"還差一點?"章惇瞪著眼睛."老子都成了雞鳴狗盜之輩了,你不知足?"

"還想怎麼樣?殺人放火不成?"

唐奕平靜一笑,"大惡,小惡皆為惡也,並沒有區別."

"你們差的那一點,不是惡的不夠,而是在惡的同時,心中要有一絲清明."

"或者說,知道自己為什麼惡,什麼時候要惡,什麼時候要善!"

章惇讓唐奕繞的有些發懵,曾鞏卻笑了,"看來,子浩還是清醒的."

......

ps:推薦鋼筋哥的曆史種田文《史上最強帝主》,本周強推上架,略肥,可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