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學壞容易學好難
g,更新快,無彈窗,!

說點啥呢?

求票吧!

現在起點發包開始收費了,發月票包的也少了,要是沒什麼用,就把月票扔給蒼山吧!

養的也差不多了,周一開始,火力全開!

----------

將將在關城門之前出了城,借著月色,順汴水南下,等回到回山的時候,已經是月上中天.

在街市上,唐奕還特意四下掃看,心說,這些小子也不行啊,這都十多天了,竟在街上沒遇到一個出來喂肚子的.

回到書院,唐奕讓君欣卓先回小樓,自己則朝儒生宿舍走了過去,

走到屋外,里面一丁點動靜都沒有,唐奕直皺眉,"這是都睡了?"

忍不住開門進屋.

好吧,睡個屁!屋里別說人影,連個鬼影都沒有.

摸到曹滿江的住處,見老曹和李方休,胡林正就著幾樣小食在吃酒.

......

老曹見到唐奕有點意外,"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唐奕抓起兩粒羅漢豆兒(蠶豆)扔到嘴里,"京里出了點事兒,就提前回來了."

老曹點頭,"嗯,早點回來也好."

唐奕聽他語氣不對,"怎地?那幫小子又不上道兒?我剛去看過了,宿舍沒人."

老曹撇嘴道:"這個點兒,你上哪兒找人去,不過子時,宿舍肯定見不著人."

李方休也是冷笑一聲:"還不上道兒?是太他-媽上道兒了!你要再不回來,我都琢磨著,明天是不是拿麻繩把他們都拴上."

唐奕動作一頓,"不至于吧?"

老曹苦笑道:"你出的好主意,還不給飯吃.現在好了,這幫混小子,白天為學,夜間為盜,一個個到夜里眼珠子都是綠的,都快成飛賊了!"

噗!!!

唐奕直接噴了,有沒有這麼誇張?

飛賊?

這才十天不到,至于這麼嚇人嗎?

"你是沒看見啊."老曹三人開始訴苦."你走的頭兩天還好,宋為庸組織他們摸魚自食."

"可是,只過了兩天,這幫小子什麼都學會了,開始各自為戰."

"一百多條餓狼撒出去,那可是什麼都敢干啊!不說別的,王伯的雞窩都快絕種了."

"......"

唐奕一陣無語.

王伯養的雞可不是一般的雞,而是唐奕從江西泰和運回來的"武山雞",也就是後世的烏雞,是專門養來給幾位老師補身體的.

"這幫孫子怎麼好意思啊?"

唐奕一陣哀嚎,那些著寶貝他都不舍得動的.

"怎麼好意思?"老曹笑道."你去雞舍看看,就剩一只光棍兒大公雞了,全家都讓他們抄走了."

"......"

"還有,食舍現在晚上要不派人守夜,光是上鎖已經攔不住他們了.這幾天,光窗戶就被撬了三來,門鎖換了兩把."

"......"

"還有."胡林繪聲繪色道."連敬德堂給聖人上供的供品,他們都沒放過."

"......"

"禍害完山上,又開始禍害山下.大前天,你猜怎麼著?"

唐奕愣愣問道:"怎麼了?"

"章惇半夜里背了一扇兒豬肉回來."

"日!哪兒來的?"

胡林一立睛珠子,"我當時也奇怪哪兒來的.結果,第二天山下的鄭屠戶就找上門來了.原來,章子厚把人家剛殺的豬給順走了一半."

"......"

"偷就偷了唄,這貨還挺仗義,給人家留了張欠條,害得老子幫他賠錢不說,還讓鄭屠那厮好頓數落."

唐奕徹底無語了.

家里花了十幾年的時間把他們培養成溫文爾雅的文士,可是,從文士到飛賊......只用了十天!

當真是學壞容易,學好難啊!

老曹又道:"怕壞了大郎的打算,我們也不敢管啊!你要再不回來,估計就真成土匪了,就差沒明搶了."

"他們現在人呢?"

"別人不知道,宋楷他們應該在南屏山邊兒呢."

唐奕點頭,也不多說,邁步向山下走去.

老曹在身後喊道:"用我跟你去嗎?"

"喝你的酒吧!"

......

行至山下的河彎,唐奕只往南屏那邊看了一眼,就不由得搖頭苦笑.

看來,是找對了.

夜里雖看不見人影兒,但南屏山角兒生了一堆篝火,在夜色之中搖曳,顯然是有人的.

無聲地奔著篝火而去,唐奕倒想看看,這幫混蛋到底能作出什麼花兒來.

--------

篝火邊兒上,人還不少,宋楷,龐玉,范純禮,丁源,唐正平一個不少.

再加上,曾鞏,曾布,章惇,章衡,程頤,程顥,王韶,張載,一共十幾號人圍著火堆,有說有笑,好不快活..

王韶正擎著一條插在細棍上的大魚,在火上翻烤.

"宋老四,什麼時候刷麻油啊!?都烤干?"

宋楷一邊烤魚,一邊有一句沒一句地答道:"等著吧,先刷點兒面醬."

那邊,章惇把火堆底下燒得通紅的木炭撥出來,在上面架上一塊不太像鐵板的鐵板,刷上油,把切好的五花大肉往上面一鋪,呲拉拉的一陣油響,頓時香味兒噗鼻而來.

程顥在邊兒上幫忙,把肉片兒往"鐵板"上鋪.

"這東西挺好用,先別還回去."

要是李方休聽到章子厚和程顥的話,非得氣死.

那木炭上架著的,正是唐奕給老鄧州營特制的錳鋼板甲.李方休都舍不得穿,卻被章惇順來半片兒烤鐵板燒了.

"酒呢!?"

眼瞅著烤肉的香味都出來了,章惇大聲吆喝,"沒酒怎麼行?"

......

唐奕靠到近前,見這幫人還沒發現,不禁啞然失笑,這幫家伙小日子過的不錯啊!

聽聞章惇恬燥大叫,忍不住插話道:"想喝什麼酒?"

章惇下意識答道:"當然是醉仙釀,要是有特供就更好了."

說完,章惇一怔,這才發現不對,這聲音有點熟啊?

抬頭一看,嗷撈一聲就跳了起來,"你你你你,你怎麼回來了!?"

"誰回來了?"王韶不明所以,沒當回事兒的一回頭.

"哦靠!!"

這貨干脆把手里的烤魚扔了出去.

"你你你你,你怎麼回來了!?"

......

"怎地?我不能回來?"

唐奕干脆行到火堆前,在所有人呆愣的目光中,一屁股坐了下來.

"聽說,我要是再不回來,書院就快成土匪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