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囤積居奇
g,更新快,無彈窗,!

本來還要在大名府呆幾天,畢竟這是大宋第一條水泥馬路,唐奕要盯著點,別出什麼差錯,有什麼技術上的問題也好及時解決.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對這條路的期盼,可不只是覬覦燕云那麼簡單.

可惜沒呆上幾天,開封就派人傳來消息:

曹家,出事兒了!

准確地說,是華聯倉儲出事兒了.

......

華聯倉儲被唐奕低價"賣"給了曹家,是唐奕整個計劃中關鍵的一環,是萬萬不容有半點兒閃失的.

唐奕不敢大意,馬不停蹄地趕回開封,剛在桃花庵落下腳,不到一盞茶的工夫,曹佾就到了.

"華聯怎麼會出事?"唐奕劈頭就問.

曹佾一歎,"是我疏忽了."

"現在說這些沒有意義,先說說,是怎麼回事兒?"

曹佾也不莫幾,"江淮,江淮那邊出了問題."

"江淮?"唐奕心里咯噔一下子.

"江淮"二字,任何一個朝代都代表著富庶,豐饒,是淮河,長江靠進入海口的大片地域的統稱.

江甯府(後世南京),廬州(後世合肥),揚州,蘇州,杭州,這幾個大宋最富足的地方都在這個范圍之內.

曹佾說江淮出問題,唐奕怎能不驚?

眉頭深鎖,深吸口氣,"說吧,是怎麼回事兒!?"

曹佾神情一暗,華聯剛交到他手里沒幾天就出了事兒,確實有些丟人.

原來,現今華聯鋪向外擴張,首先鋪開的就是長江,淮河兩線,還有兩河海岸的富庶之地,江淮幾大重鎮更是最早鋪開的地方.

現在,那邊的幾間大店早就裝修停當,眼看著就要開業了,可是,偏偏在這個接骨眼兒上,出了事兒.

事情的起因源于今年南方大旱,不但糧產銳減,連帶桑茶之業亦是不振.

華聯鋪江淮路管事覺得這是個機會,借著開業備貨,手中尚有大筆資金的情況下,大肆屯積絲茶.

本來,這也沒什麼.商人因時而價,伺機而動,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可是,這回華聯做的太大太過了.

淮南東路,淮南西路,江南東路,外加兩浙路的絲茶,幾乎讓華聯買空了.

囤積居奇,這事兒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分是誰來做.

要是士族大家,朝廷要是想查,最多也就是重拿輕放,象征性地責罰,且恢複市場也就算了.誰讓大宋朝就是這麼尿性,把文人慣出毛病來了.

但,這事兒要是和曹家沾上邊兒,特別是手握華聯倉儲這個龐然大物的曹家沾上邊兒,那事情可就大了.

不說曹家身分敏感,身為將門,又有女貴為後,單是華聯開始囤積居奇這一個由頭,就夠曹家喝一壺的了.

"他-媽張晉文是干什麼吃的,這種事也能干得出來!?"唐奕一聽完就怒了.

江淮的絲茶,那是大宋稅收重產,張晉文得多腦殘敢在這上面下手!?

再說了,咱們很缺錢嗎?

"不是張晉文."曹佾解釋道."老張現今正在荊湖路一帶奔波,主持那邊的新鋪."

唐奕一愣,"那是誰?"

曹佾窘道:"是曹福的外甥,叫馬安良的在主持."

"福伯?"

對于曹府那個老管家曹福唐奕很熟悉,可是福伯的外甥,唐奕還真沒見過.

唐奕不無責備地道:"哪兒來的?這麼要命的地方你怎麼扔給了一個外人!?"

"也不算外人."曹佾解釋道.

"馬安良給我曹家打理生意已經十多年了,誰能想到,一撒出去就捅這麼大的簍子."

"不是我說你,曹景休!"唐奕不干了.

"你真當華聯是你家的買賣了啊?把自己家的人派去管四路之地的生意?"

曹佾苦著臉,委屈道:"你當甩手掌櫃的倒是說的容易,我不用自己家人,那用誰?人呢?"

呃......

唐奕也知道,攤子鋪得越大,就越缺信得過,還有能力的人手.

"先不說這個馬安良,現在是什麼情況?"

"還能什麼情況."曹佾一攤手.

"鬧大了,江甯府的絲商,茶農在咱們華聯鋪接連鬧了好幾天.現在杭州,蘇州也有民憤的兆頭,事情已經驚動了當地的府衙,估計最多三天,消息就得傳進京."

****!

唐奕暗罵一聲,真特麼是沒一個省心的!

這事兒要是處理不好,華聯還擴張個屁?

囤積居奇的帽子要是坐實了,別說曹家百口莫辨,華聯再想開遍大宋,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就算是趙禎,也不會想見到這樣一個龐大的商業體系,攪和到這種禍國殃民的大惡之事上來.

華聯要是開始操控市場,那可不是為禍一方的事情,整大宋都得跟著顫三顫.

趙允讓巴不得與唐奕有關聯的幾家將門,都老老實實地縮著呢.

"等等!"

唐奕想到這里不禁一滯,"趙允讓?這事會不會......"

"有什麼有可能與汝南王有關?"

唐奕沒頭沒腦地來了這一句,讓曹佾也是一愣.

"不能吧?趙允讓能把手伸到華聯里來?"

"再說,馬安良可是在我曹家十幾年的老人了,不太可能與趙允讓扯上關系."

唐奕冷笑一聲:"你再想想,真的不可能嗎?"

"......"

曹佾不敢那般篤定了,要是換了別人家沒可能,一個人埋下十幾年?趙允讓還沒那個耐心.

但是,曹家......

他有個姐姐是皇後啊!

"要真是那樣兒,可就壞了!"曹佾有點急了.

趙允讓有"初一",就一定有"十五",肯定要拿這事兒大作文章的.

"要真是那樣兒,可就好了!"唐奕笑容舒展."也許可以通過這件事,做點什麼."

"你現在就派人把馬安良招回京,控制起來,讓張晉文立刻到江淮去主持大局,把囤貨全甩出去,賠多少都認了!"

"嗯,我這就去辦."曹佾點頭應允.

"那京里要是鬧起來怎麼辦?"

"讓他們先鬧著,越大越好!"

曹佾一翻白眼兒,"能不能別玩心跳?這損的可是我曹家的根基."

唐奕安慰道:"放心,要是趙允讓不參與,這事鬧不大.朝里現在都是自己人,不會坐視華聯倒下."

"那要是趙允讓參與呢?"

"那更好,保准你曹家安然無恙."

"......"

"對了."唐奕話鋒一轉."不行把周四海從大遼調回來吧,那邊留劉韜一個也就夠了."

曹佾點點頭,現在真的是缺人手,不光華聯這邊缺,潘豐那邊也缺.

"那我先回去了."

"一塊兒走."

"你干嘛去?"

"回觀瀾."

曹佾愣道:"眼瞅著關城門了,明天再回唄."

唐奕嘿嘿一笑:"要的就是這個時候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