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你傻還是我傻
g,更新快,無彈窗,!

司馬光這件事之所以沒與文,富等人通氣,就是為了能演得像一點.

如果趙允讓還有一點眼光,就一定會發現,司馬君實絕對是一個值得拉攏的人才.

而且這一次,司馬光算是幫了趙允讓的大忙,又因此受盡排擠.就算以前沒和司馬光打過交道,趙允讓也應該順水推舟了吧?

唐奕坑了司馬光這一回,就是要強行把司馬光推到汝南王一系.

趙允讓這要是不接住了,那司馬光這份罪才算是白遭了呢.

"誰找你!?"

唐奕興奮異常,摸不准趙允讓的脈,才是讓他最難受的地方.

"你等等!"司馬光臉色冷了下來.

司馬君實多聰明的一個人,見唐奕這個作派,顯然是早就預料有這一出.

那豈不是說,這貨早就挖好了坑等著他跳?

剛剛他還奇怪,既然文,富知道觀瀾商合的存在,而唐奕又刻意讓他把這個龐然大物暴出來,那為何不讓文,富等人手下留情呢?

現在他全懂了,唐奕就是故意的.

"你耍我!"司馬光頓時暴跳如雷.

司馬君實怎麼說也三十多歲了,讓唐奕這混蛋當猴耍,立馬就不淡定了.

唐奕嘿嘿陪笑,"君實兄,怎麼又來了脾氣?奕怎敢耍君實兄呢?"

"你把話說清楚,你怎麼知道有人來找我?而且,你好像也知道找我何事."

怎麼說清楚?

別說司馬光沒表明立場,就算他表明了立場,他這個級別,那些事兒也是沒法和他說的.

于是,唐奕只能--

忽悠.

"事到如今,奕就跟君實兄交個實底吧!"

"什麼實底?"

"逼君實兄走到這一步的,可不是我唐奕."

"不是你?你剛剛不是已經認下了?!"

"我可沒認啊!"唐奕眼睛一立."我只不過不能說是誰."

"現在能說了?"

"現在是不能不說了."

"誰?"

"官家!"

好吧,這個鍋只能讓趙禎先背著了.

"官家?"司馬光一怔.

"可不."唐奕立馬道.

"你也不想想,觀瀾商合那麼大的攤子,我怎麼可能做主說放就放出去了.再者,文扒皮,富彥國又怎麼可能聽我一個白身的."

司馬光緩緩點頭.

他信了!

"官家到底......"司馬光有點懵.

官家處心積慮,而找他的那人又透露出示好之意,他現在真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他到底卷進了一場怎樣的爭斗?

唐奕迫切地問道:"是汝南王府的人來找過君實兄?"

司馬光可不是一般人,要是讓他一點點的捋順了,再問出點不能說的,那可就尷尬了.

"趙宗懿."司馬光軟了下來.

果然!

唐奕精神一震.

"他是怎麼來的?怎麼說的?許了什麼好處?"

其實,誰來找司馬光,唐奕並不關心.他關心的是,趙允讓到底是用什麼手段拉攏一眾朝臣的.

"哪有那麼明目張膽."司馬光啞然一笑.

"我剛到大名府沒兩天,趙宗懿曾派人來找過我.說是汝南王府在大名府地界有些產業,希望我能幫著關照一下,還送了點薄禮,最多只能算是示好."

"......"

司馬光之所以覺得這事兒反常,是因為這種朝官相互關照的事情,若是放在平時,很正常.可是,換到這個時候,就有些不尋常了.

他是被孤立出朝的,這個時候誰要是主動找上他,不是傻,就一定是另有目的的.

見唐奕低頭凝思,司馬光突然發問:"汝南王到底要干什麼?"

唐奕一苦,"實不相瞞,正是因為不知道他要干什麼,奕才如此心急."

"......"

司馬光也是一陣沉默.

要是以前,汝南王的心思還好猜些.

可是現在,官家一下得了兩個兒子,那個位置幾乎已經和汝南王府沒什麼關系了,他還能謀劃什麼?

"實不相瞞,賈子明以近乎自毀的方式要把我把搞下去,這背後也有汝南王影子."

司馬光玩味地一笑,"你到底讓他們忌憚什麼?"

唐奕搖頭,"正是因為現在什麼都不知道,奕也好,官家也罷,才皆是寢食難安."

"而且,君實兄不奇怪嗎?"

"奇怪什麼?"

"賈相再怎麼說也是一代名臣,怎麼會如此死心塌地地幫著汝南王呢?"

"所以,你把我推出去,就是為了知道,他們是用什麼手段控制朝臣?"

"是."

事到如今,唐奕也只好坦誠一些了.

"你就不怕我也倒向汝南王,也被他控制,把你賣了?"

唐奕搖頭,"沒什麼可賣的.能和君實兄說的,在汝南王那里也不是什麼秘密."

司光馬這回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滿意地點了點頭.

"大郎回去吧!"

唐奕笑了,抱手長揖,"那就拜托君實兄了!"

司馬光斜了他一眼,安然受之.

"我可什麼都沒答應你."

"我就當君實兄什麼都答應了!"

----------

這個時候,說什麼忠君愛國可能有些幼稚.但是,單從利益的角度來說,司馬光也沒有理由站錯隊.

雖然不知道趙允讓用什麼手段把一眾朝臣粘在身邊,但是,就目前的形勢來看,幫了唐奕,就是幫了官家,這筆投資沒有虧本的可能.

......

第二天,宋遼大道正式開工.

只不過,這新式的修路之法著實驚到了所有人,特別是蕭英.

眼見著工人把灰黑的泥漿攙了石子倒在夯實的路基上,兩邊用木板打攔出模子,再用長棍翻漿,除泡,抹平.

等第二天再來一看,那灰泥已經硬了,而且堅如金石.

蕭英不淡定了,南人腦子就是好使啊!這灰泥是哪弄來的?這要是用這東西築城......

蕭英現在終于明白,南朝人為什麼安心讓這條大路修通了.

路通了是沒錯,可是,一旦打起來,南朝築防的水平也同樣提升了幾個級別.

用這東西築城,只要人夠,那還不是幾天就能壘出一座堡壘來?

"大郎!"蕭英決定和唐奕聊聊.

"你們這灰泥哪兒來的?"

唐奕嘿嘿一笑,"通政覺得......"

"覺得什麼?"

"覺得是我傻,還是你傻?"

日!

蕭英差點沒罵娘,你就不能說話客氣點?

"反正這條大路要修到我大遼界內,早晚不得讓我遼人知曉?"

唐奕笑意更濃.

"通政放心,早防著你們呢.灰泥在開封出產,到大遼都是成品,要是通政能自己造出來,我還真得佩服遼人了呢!"

蕭英一翻白眼兒,不能再和這小子說話.,容易氣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