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君實可還信我
g,更新快,無彈窗,!

感謝"老衲"五萬飄紅~!!

(哭著打出這幾個字....)

一個出家人,毫無利己的動機,把《調教大宋》的偉大事業當作他自己的事業,這是什麼精神?這是混蛋主義的精神,這是看熱鬧不怕事兒大的旁觀主義精神,每一個書友都要唾棄的精神!

--------

唐奕到大名府之時,出城迎接的是位熟人,剛剛到任的大名府通判司馬君實.

當然,司馬光可不是來接他的,而是來迎接前來觀禮的大遼通政使蕭英的.

再說,二人現在可不是"朋友",而是敵人.

外人看來,司馬光抬箱上殿,把唐奕的老底給揭了,致使唐子浩為了保全自身,不得不把觀瀾商合拱手送人.所以,兩人的梁子算是結下了.

唐奕和司馬光也是極為配合,彼此連招呼都沒打,甚至看都懶得看對方一眼.

同行的工部官員,還有遼使都覺得,要不是場合不合適,這兩人就得打起來.

唐奕當然是裝的,那一箱子帳冊就是他給司馬光的,就是要對自己下死手.

但是,司馬光可不是裝的,這位現在對唐奕的意見大了去了.

晚上,唐奕特意偷偷去見司馬光,差點沒讓他給轟出來.

"滾蛋!"

司馬光半點好臉色都欠奉.

本來,他當了三年的監察禦史,眼瞅著就能往上動一動了,就算不混個館閣學士,入六部貢職也是妥妥的事情.

可是,一下卷到了唐奕這檔子事兒里,什麼都沒了.

唐奕嘿嘿直樂,"君實兄,這是做甚?怎麼還罵上人了?"

司馬光眼睛一立,"罵你?我還想揍你呢!"

"你當初是怎麼說的?不是說百利無害嗎!?"

唐奕裝傻,"是沒什麼壞處啊!"

一攤手,"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你那一本參了,也跟沒參一樣嘛!"

"......"

司馬光一翻白眼,"你是沒什麼事兒,破點財而已,老子的前程卻搭進去了."

說起來,這件事對司馬光的影響可比唐奕大多了.

他一下子把觀瀾商合的老底兒都掀了出來,趙禎,還有觀瀾系的那些大臣們能樂意嗎?

想想現在朝堂上都有誰?

昭文館大學士富弼,平章事文扒皮,給事中歸班龐籍,還有丁度,吳育,唐介,宋庠,陳執中.

司馬光這一本,算是把人都得罪光了.

而且,怕走露風聲,唐奕和司馬光之間的事情,當時除了他二人,就沒別人知道.

趙禎和曹佾等幾個觀瀾核心,也是後來才知道的.至于其他人,都當司馬光是汝南王的人呢.

可是,如果司馬光要真是也還好,最起碼汝南王一系還能有個照應.

關鍵是,他不是汝南王一系的人啊!

他就是個靠放炮吃飯的言官,這次雖然"助攻"了倒唐之役,卻是個實實在在的"局外人".

如此一來,司馬光的處境就尷尬了,是觀瀾系不待見,汝南王系不幫手.

那一本上完之後,司馬光算是吃盡了苦頭,也終于明白了什麼叫受人排擠.

而唐介回朝之後,又成了他的頂頭上司,整天就沒個好臉色,連中正的包拯都對著司馬光搖頭苦歎,"君實還是太冒失了."

我冒失?特麼是唐子浩把我坑了!

最後司馬光也是光棍,此處不留爺,爺走還不行嗎?上表自請外任.

趙禎也不挽留,把他發到了大名府出任通判,官職算是升了.可是,出京容易,進京難,誰知道又要在這任上熬上幾年呢?

.......

很多事情,唐奕沒法和司馬光明說,總不能直接告訴他,坑你的還在後面呢吧?

"君實兄,消消氣!陛下這也是為了保護君實兄,用不了兩年就回去了."

"陛下?"司馬光一愣."陛下知道此事?"

唐奕不能說太多,只得極為誠懇道:"君實只要知道,觀瀾承你這個情,我唐奕承你這個請就好了."

司馬光微眯著雙目,"大郎,你給我說句實話,陛下是不是知道你我有這麼一件."

"知道."

"那文,富二人也是知道的,對不對?"

"不知道."

"可他們卻是早就知道觀瀾商合的?"司馬光步步緊逼.

事後,從文,富二人,還有一些朝官的表現來看,司馬光就看出來,他們是不想觀瀾搬到台面上來的.也就是說,他們都知道唐奕手里有這麼大的力量.

"呃......"

唐奕一滯,再讓他猜下去,就什麼都明了了.

"知道!"

司馬光聞言,長歎一聲,"原來大郎真的在結黨,你到底要干什麼!"

唐奕苦笑:"君實兄還相信我嗎?"

"不知道."司馬光黯然搖頭.

他真的不知道應不應該相信唐奕,不管唐奕要干什麼,如今的朝堂已經初現兩相傾紮的局勢.

黨爭真的要來了嗎!?

"不管大郎在干什麼,大郎都開了一個不好的頭."

"難道大郎不知道,你的老師們為了不開這個頭兒,甯可主動請出,給大宋朝堂保住了一股清流!?"

"你怎麼可以!?"司馬光越說越激動."你怎麼可以開這個頭兒?"

唐子浩剛剛二十歲,而且還是白身.如此年紀,如此地位,就已經開始攪動風雨,那將來朝堂會是什麼樣兒,司馬光都不敢想.

"你會成為罪人的!"

唐奕被他罵的一愣一愣的,心說,大哥,不就是你和王安石開的黨爭這個頭兒嗎?怎麼整我身上來了?

"君實兄覺得我唐奕像是不知進退的人嗎?"

"不像."司馬光搖頭."但事實如此!"

"我要說,我沒開黨爭這個頭,朝中文,富等人,與我也非結黨之誼.君實兄還信嗎?"

"不是?"司馬光一滯.

唐奕誠然道:"君實只,在大名府安心靜候,時間會證明一切的!"

"......"

司馬光死死地盯了唐奕半晌,見唐奕一副坦然自若的樣子,不似作假,方哀歎一聲:

"唉,我認識的唐奕,也不似是一個不顧大局的奸佞小人."

唐奕抿然一笑,心里還在暗自慶幸,幸好現在的司馬光還沒成精,要是換做和王安石斗法時的司馬光,那可就沒這麼好打發了.

正想著,司馬光話鋒一轉,"不過......"

"不過,我就算想在大名府安心靜候,似乎也沒那麼容易了."

"什麼意思?!"唐奕眼中精光一閃.

"是不是有人找上門來了?"

司馬光一怔,"你怎麼知道!?"

唐奕差點沒跳起來.

我怎麼知道?我等的就是這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