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觀瀾匪幫
g,更新快,無彈窗,!

曾鞏一邊笨拙地用瓷勺刮著魚鱗,一邊玩味地看宋楷和韓九九對話.

心說,以前真的小看宋楷他們了,不說這兩天宋楷他們照顧所有儒生吃飽了飯,單看他們現在手里的作動就知道,摸魚,殺魚這種事兒,他們肯定是沒少干的.

而從他與韓九九的對話來看,說明相處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能和這些社會底層的普通百姓相處這般融洽,這本身就說明著不簡單.

要知道,宋楷,龐玉,范純禮,丁源,唐正平,他們幾人的父輩哪一個不是大宋舉足輕重的重臣.論身家,這幾個紈绔可是書院里最顯赫的一幫.

而偏偏是這幫平時看著好像最沒正事兒,最不著調,也是最衣食無憂的主兒,反倒是所有儒生中,活得最真實的人.

"你們平時也下山抓魚?"

宋楷笑道:"今天人口太多,改天讓你嘗嘗我們兄弟烤魚,烤雞的手藝."

曾鞏啞然搖頭:"你們會的還真不少."

宋楷手上的活計不停,抬眼看了眼他,"曾大伯,你是想說,你們平時就這麼不著調吧?"

曾鞏竟沒把宋楷拿他的年紀開玩笑當回事兒,"還真不是."

"以前,我可能會說這話,但是通過這幾天,我反倒覺得,是我們這些人讀書讀傻了."

想想自己,都三十多歲了,除了讀書,好像什麼也不會.唐子浩只使了點小手段,自己就連活下去都成了問題.

宋楷啞然一笑:"還行,你能這麼想,就說明大郎這回沒白折騰."

"嗯?什麼意思?"

旁邊的丁源接道:"你當真以為唐子浩沒事閑的,就為了折騰咱們才下這狠手?"

"不是嗎?"章惇也加入進來.

丁源道:"他撐著了?把人都得罪光."

"那他要干嘛?"

"干嘛?我也猜不到,不過......"丁源沉吟了一下."不過,我們都太了解唐子浩了,他從來不做無意義的舉動."

宋楷道:"你們可以不理解,但是,別恨他,大郎不容易."

王之先這時突然道:"宋老四,你能不能說說,唐子浩到底怎麼個不容易?"

宋楷笑了,"為什麼這麼問?"

王之先一聳肩.

"這兩天我一直在琢磨這個人,越來越猜不透.按說,他那麼有錢,那麼有地位,只要把書讀好,將來位極人臣,就已經是後人無法超越的存在了."

"可是,偏偏他對讀書興致缺缺,而且不惜身,不惜名.好像什麼都不放在眼里,又好像對某些東西極為看重."

宋楷道:"這些我回答不了你."

"你也不知道?"

"知道一點,但是,不能說."

"都是兄弟,透露一點唄."

宋楷略一沉吟,"正經事兒我知道的不多,也確實不能說,但是......"

"但是什麼?"

"這麼說吧."宋楷放下手里的活計."我能告訴你兩件事."

"第一,官家四年前許諾唐子浩十年拜相!"

嘶~~!

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十年?拜相!?"

"還是四年前!?他特麼現在還是個白身呢!"

沒等大伙兒反應過來,宋楷又道:"第二,福康帝姬九成九是我嫂子."

日!

"怎麼可能!?"章惇差點沒跳起來.

第一件已經是駭人聽聞了,可再加上第二件,就更不可想像了.

大宋外戚不得入朝,這是開國以來的鐵律.趙禎要干什麼!?要在唐子浩身上破例?

唐子浩憑什麼讓官家看重到這個地步!?

章惇道:"賈昌朝謀反的鬧劇一出,唐子浩還怎麼入朝為官?"

范純禮撇嘴道:"一個賈昌朝就想攔住大郎?十個他也是白費.看著吧,有他們求著唐子浩入朝的一天!"

曾鞏低頭沉吟,想到唐奕是范公的門生,不由試探道:"他是不是想......想幫范公重起新政之風?"

"不是革新那麼簡單."

曾鞏一怔,"比革新更激烈?"

范純禮把手里的魚一扔,"我跟你們交個實底兒吧!"

"通濟渠開通之日,就是唐子浩亮劍之時.到時你們就知道,他這些年到底都干了些什麼!"

"......"

"......"

所有人一震,革新之風再起?

有些人的眼睛已經開始亮了起來!

在這一百多號儒生中,不是苦出身的寒門士子,就是家中已經打上觀瀾系烙印的革新派.

像曾鞏,本身就是歐陽修的弟子,自然是支持改革的.

而僅有的幾個原保守派的子弟,也被洗腦洗的差不多了.范仲淹的言傳身教,唐子浩的財稅,戰略課可不是白上的.

比如,章惇,章衡是章得象的族親,王之先是王拱辰的兒子,也早就開始認同革新的必要.

王之先玩味地看著宋楷,范純禮,丁源等人.

用只有幾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道:"所以,你們早就知道,也早就打算跟著唐子浩一路向前了!?"

王之先有點嫉妒,若真按他們所說,官家這般看中,且他們還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那倒向唐子浩不失一個明智的選擇.

而且,宋楷他們和唐子浩的關系可是非同一般的.

宋楷盯著王之先,"怎麼?你覺得我們還有的選擇嗎?"

王之先笑了,"確實沒有."

"所以,算我一個!"

王之先這一刻可不管他老子是哪一邊兒的了,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唐奕財稅課,戰略課上的那些假想題.

要是把那些想象中的命題應用到革新和實踐當中,那得是什麼樣兒?

......

宋楷輕輕一笑,如果王之先倒向唐奕,那觀瀾之中應該就沒有誰是不擁護他的了.

環視眾人.

"下一科,能考就都考吧,哪怕只是入朝當個刀筆小吏,也能幫大郎分擔一些瑣碎."

王韶苦笑一聲:"考?照這麼下去,又是偷飯,又是夜出摸魚.,沒等考文,先考'土匪’吧!"

"用不了幾個月,估計就壞事做絕嘍!"

范純禮一滯,突然喃喃自語道:"也許,這就是大郎的目的吧?"

"什麼目的?"王韶瞪著眼睛道."把書院變成土匪窩,就是他的目的?"

"我爹說,大郎身邊不缺文臣君子,缺的是敢跟著他捅破天的......"

"土匪!"

"土匪!"

宋楷和王韶異口同聲的驚道.

日!這才是他的本意?

"我不當土匪!"

一直就沒聽懂這幫"大人"說什麼的蘇小軾猛然發聲.

"我可是立志接柳師父的班,做大宋風月班頭的男人,怎麼能當土匪呢?"

"殺你的魚!"王韶沒好氣地把蘇軾頂回去.

轉頭看向曾鞏,"有這個可能嗎?"

曾鞏搖頭看向宋楷,"我不知道,你得問他們."

很有可能!

宋楷暗自沉吟,正因為他知道的比曾鞏他們多,才更加肯定這個猜測.

唐奕要做的事不在教條之中,所以,他身邊的人,也必須藐視傳統.

抬眼看向曾鞏,"如果在你的骨血里加入匪性,可能嗎?"

曾鞏苦笑,"我盡力!"

------

曾鞏想不到的是,他這個一心只想作學問的人,就因為今天的一句話,將來有一天,會成為這一百多號人里地核心力量.

而這一百多號儒生,在若干年後,也有一個響亮的稱號--

觀,瀾,匪,幫!

----

Ps:憋了好幾天,終于可以說了....

匪幫!這是唐奕未來的班底,是他的根基所在,值得著墨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