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讓孟子一邊涼快去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泡哥,苦海~孤雛"的萬賞!本月第一天就有萬賞,開心開心!!!

--------

地籠這種東西,早在鄧州的時候,范純禮就玩過.

到了回山,靠著汴水,自然也下過網,起過魚.

只不過,之前沒指著這東西解決肚子問題,只當是幾個玩伴打發時間的玩樂.

昨天晚上,從食舍出來他們就知道,一次順了食舍那麼多東西,被發現是必然的,第二天想再去食舍打牙祭是不可能的了,所以,范純禮頭天晚上就到山下准備了.

等八個人把地籠拉上岸,宋楷他們開始穿衣服,曾鞏等人則盯著長籠轉了好幾圈兒.

"乖乖!"王韶感歎道."最小的也得有一斤多,還有兩條七八斤的大魚!"

范純禮撇了一眼,得瑟道:"夠吃了吧?"

"夠,太夠了!"王之先興奮道.

"我看你們就算考不上,憑著這手藝,作個漁夫也能吃喝不愁了."

曾鞏則皺眉道:"魚是不少,怎麼弄熟啊?"

宋楷穿好衣裳,"不愁,跟我走吧."

說完,就張羅眾人抬起一丈來長的大地籠往街市走去.

......

不遠處的陰影之中,曹滿江,李方休和胡林躲在黑影兒里,眼瞅八個大小伙兒抬著大竹籠子走遠.

李方休呆愣愣地道:"奶奶的,這幫小子有兩下子啊!本來還想看他們的好戲呢,沒想到還有這麼一手兒."

老曹無語道:"這招下地籠,跟大郎學的吧?"

胡林接道:"可不就是跟大郎學的.咱們老營的兄弟都會.沒想到,這幫混小子使的比咱們還溜."

老曹啞然失笑:"白跟他們操這份心了,走吧,我那還有兩壇醉仙."

李方休和胡林相視一笑:"有好酒卻不早說!"

------

宋楷領著曾鞏等人繞了一會兒,終在回山正街後面的一個小院停了下來.

曾鞏左右一看,這院子一面臨著正街是一排鋪面,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後門兒.

都沒用宋楷敲門,聽見外面有動靜,院門吱嘎一聲就開了,從里面出來一男一女,兩個十四五歲的半大孩子.

"范三哥."

那女娃一見是他們,立馬露出兩排白牙,脆生生的上來叫人.

曾鞏一愣,顯然范純禮他們不是第一次來,早就認識了.

范純禮給曾鞏介紹道:"這是王伯家的,男的叫王濟,王伯的孫子;這個是韓九九,王伯的外孫女."

曾鞏點頭,那男孩他在民學見過,女孩好像也在民學看到過幾次,但是印象不深.

王濟和韓九九也不廢話,上來就幫著他們往院子里抬地籠,一邊抬,韓九九一邊還跟范純禮說著話.

"飯都蒸上了,就等你們的魚下鍋了."

"你爹呢?晚上不回來了吧?"

"放心吧,俺爹這段兒都住書院."

街市這間鋪面,是當初唐奕特意給王伯留的一間.位置不錯,只是吃房租也夠王伯一大家子過好日子了.

只是,王伯一家現在都在書院做工,傭資不低,不缺錢使,也懶得租出去,正好韓九九的父親以前開過食鋪子,王伯就讓他們在這鋪面開了家小館子.

這幾天,書院的廚子家里有事兒告了假,王伯就把女婿叫過去替班,鋪子便關了門.

把地籠抬進院子,龐玉也從前面的門店迎了出來.

"嚯!不少啊!"

轉身沖食鋪里的一百多號人呼喝一聲:"都出來搭把手!"

等大伙兒出來一看,曾鞏他們是一身的泥水,地上放了一大籠活鮮.

別人還沒說話,蘇軾先不淡定了,"你你你,你們打劫漁家了?哪兒來這麼多魚?"

王韶抹了把臉上的汗珠兒,弄了一臉泥,"俺們自己打的!"

"吹吧,你就!"蘇軾不信.

王韶眼睛一立,"騙你做甚?"

于是,開始繪聲繪色地講起這魚是怎麼從水里起上來的.

章惇鄙視地看著王韶,這貨連水都沒下,還不如我呢!咱可是親自跳下河彎,親自拖上岸的.

他吹的倒好聽!

宋楷一邊開籠,一邊把魚往韓九九拿來的大木盆里倒,一邊罵罵咧咧地道:"廢什麼話?都上手,趕緊把魚收拾好了,吃完回去睡覺!"

嘎......

所有人都石化了.

怎麼收拾?別說殺魚了,這幫人連廚房都沒進過啊.

"那怎地?"宋楷一挑眉頭,"不收拾,你們生啃唄?"

眾人一陣為難,生吃是肯定不行的,關鍵是"君子遠庖廚",聖人都不忍殺生,你讓我們殺魚,那書不是白讀了?

再說,咱們都不會弄啊!

韓九九這時道:"不用,各位哥哥坐著等就行了,我和王濟做好了給你們端上去."

宋楷白了眼眾人,轉臉對韓九九道:"一百多號人的吃食,光你們倆弄,得天亮去了."

"都上手,不會就學.連魚都殺不了,還能干點啥?!"

特麼失節是小,餓死是大!不殺?你問問肚子答不答應?

那邊的程顥一翻白眼,咱是做學問,將來當官的,學殺魚做甚?

但是也沒辦法,總不能真讓兩個半大孩子伺候他們吧?

再說了,在吃飯問題面前,讓孟子他老人家先一邊兒涼快去吧!

......

這個時候,儒生們還沒意識到,一種無形的氛圍正在觀瀾儒生之中慢慢滋生,一種撼動那些古老的條條框框的力量正在緩緩滋養.

唐子浩改變大宋,改變天下的無敵班底,正在緩緩露出崢嶸!

......

"一人一條,自己收拾自己吃!"

宋楷吩咐著,拿來菜刀,抓起一條活魚,熟練的用刀背在魚頭上輕輕一敲,魚就不動了,任他在手里擺弄.然後,又在魚腹劃了一道口子,直接扔給了范純禮.

范純禮接過道:"看好了,刮鱗,去髒,再把魚鰓摳出來,就算完活,簡單的很!"

眾人看范純禮只一會兒就收拾好一條大魚,好像也確實不難,當下就由宋楷,龐玉他們拿刀破肚,一人一條的刮鱗,掏內髒.

于是乎,院子里一下就熱了起來,一百多號平時只會吃魚的儒生,擼胳膊挽袖子,蹲在地上"大開殺戒".

宋楷一邊手上不停,一邊對韓九九道:"把大魚,好魚都挑出來,明天你拿去換錢,全當是米錢了."

九九急忙擺手,"不用不用,幾斤粗米值幾個錢."

"聽話."宋楷不容有疑."一次也就算了,以後不定還得麻煩你們多少次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