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地籠
g,更新快,無彈窗,!

月初了,為了能在月票榜上占個好點的位置(推薦太少,只能靠這個露下臉),蒼山又厚著臉皮開始求票了,拜謝,拜謝!

求票,求票,求票!!!

--------

蕭英已經打定主意,不管唐奕說什麼他都不同意.

萬一再讓他幫著從大遼拐個侄女什麼的,他這老心髒真心受不了.

可是,萬沒想到,唐奕比他想的還賤,吊著你.

"事先說明,有悖大遼根本的事情,老夫是萬萬不會答應你的."

"通政......"

唐奕還沒說完,蕭英又補了一句,"威脅我也不行!"

唐奕啞然失笑,"通政放心,我有那麼壞嗎?"

"有!"

唐奕一陣無語.

"你侄女的事情是我做的過了,但也是事出有因嘛?都過去這麼多年了,您老還是忘了吧!"

蕭英也是一陣無語.

唐奕又道:"可別忘了,這次可是我出錢給你們大遼修路,我唐奕做的夠意思了吧?"

蕭英默然望著唐奕,許久方是一歎,"真不知道,你是聰明,還是傻!"

唐奕苦笑,"就當是傻吧!"

"就這麼兩國太平無事不是挺好嗎?非要攪風攪雨,把兩邊的心思都勾了起來,最後受苦的不還是咱們這些當臣下的?"

唐奕不答,心中暗道,我也不想生事,要不,你把燕云還給我們?

......

唐奕之所以不接蕭英的話茬,實在是知道,這路修的,確實把兩方的心思都勾了起來.

大宋自不多說,從大名府七日直遞燕云,這讓所有人都生出了希望,自太宗之後,還從未感覺燕云離大宋這般近過.

所以,修路這個事兒,唐奕只一提出來,舉朝上下無不全力配合,連賈昌朝,汝南王這些人都沒出來生事.

......

可是,同樣的,這條路也是一把雙刃劍.

在大宋覬覦燕云的同時,大遼也樂于看到一條直通大宋腹地的大路修成.因為,從戰略上來看,這條路的意義對遼朝比大宋還大.

大遼可都是騎兵,這麼一條大路修好,遼人要是南下,比宋人北上還快,而且還不用自己花錢,當然是樂見其成.

耶律宗真都想好了,只要這路一通,遼朝就又多了一個要挾大宋的本錢.

......

可是,蕭英為什麼言語之中都透著一股子不想修這條路的意味呢?

其實,這也是大多數大遼貴族們的心理.

馬背上的民族一但安定下來,就很難再找回狼性.別看遼朝在軍事上依然強于大宋,但實際上,契丹八部早就被高度漢化了.

現在,不論貴族,還是百姓,厭戰之心是一天勝似一天,蕭英這種太太平平就挺好,何必打來打去的心理,在遼人之中也是越來越有市場.

......

那邊,唐奕和蕭英打著機鋒.

這邊,觀瀾的儒生們差點沒把曹滿江的眼珠子驚出來.

事情還得從頭天晚上說起.

唐奕把晚飯這個科目真接給抹了,就等于明著告訴這一百多號人,自謀出路吧!

可是,怎麼謀?一百多人加在一塊兒還湊不夠五個大仔兒!

最後,王韶等人只能用期盼地目光看向宋楷.

蘇軾諂媚道:"哥,我以後就跟你混了!"

宋楷一歎,"算小爺前世欠你們的."

環視眾人吩咐道:"分頭下山,在山門口集合."

眾人一陣歡叫,呼啦啦地就要往外跑.

龐玉急道:"別一起出去,目標太大!"

晏幾道瞪著眼睛興奮道:"沒事兒,晚上曹閻王從來不查夜的."

賤純禮道:"還是小心點好."

且不說這一百多號儒生是怎麼摸到山下的.

山角處,見人都齊了,宋楷對龐玉道:"你領著他們先去等著,我們四個去起網."

賤純禮道:"再給我幾個人,興許搬不回去."

王韶聞聲立馬自諫:"我跟你去!"

"我也去."

"我也去!"

"我也......"

有王韶牽頭兒,大伙兒都踴躍起來.

大家主要還是好奇,宋為庸他們哪兒來的本事,能解決這一百多號人的肚子問題.

最後,宋楷,范純禮他們只帶了王韶,章惇,曾鞏和王之先他們四個.

八人離開大隊,七拐八拐繞到了街市後面,沿著河彎,一路往靠南屏山的位置摸了過去.

曾鞏見越走越黑,越走人越少,不禁問道:"這是干嘛去?"

范純禮回了一句,"摸魚!"

"摸魚?"

曾鞏心說,靠摸魚,這麼多人連牙縫都塞不滿吧?

不容他多想,終于走到一處沒人的僻靜之處.

范純禮瞪著眼睛朝水面猛看,"就是這兒!"

說著,就開始脫衣服.

宋楷一邊指著水面上遠遠一處孤零零的草棍兒,"就這個?"

一邊也開始脫衣服.

曾鞏瞅著宋楷,范純禮,丁源和唐正平眨眼就扒得一絲不掛,與王韶幾人對視一眼,尷尬地對宋楷道:"我們也脫嗎?"

宋楷道:"不用,在岸上接著就行."

曾鞏一陣發苦,他三十大幾的人了,孩子都幾歲了,竟和幾個毛頭小子一塊下河摸魚,說出去都丟人.

可是,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見范純禮已經下了水,摸到那處草棍前,一個猛子就紮了進去,半天才上來.

"不行,拉不動.都得來!"

宋楷一喜,與丁源,唐正平一起游過去,四人又是一個猛子下去.

曾鞏這才看到,草棍兒開始往水面兒上漲.不一會兒,就見四人帶著一個竹籠子的一角浮出水面.

!!

曾鞏瞬間眼珠子沒突出來,那竹籠子雖只露出一角,卻已經能看到里面翻著水花了.

有魚,而且還不少!

不少?哪里是不少!?

等宋楷他們把竹籠全提起來,曾鞏才看清全貌,那是個一尺粗細,一丈來長的大籠子,里面滿密密麻麻全是魚,而且個頭兒都不小.

"乖乖!"王韶也不淡定了."這這這,這......"

這了半天,他也沒這出個所以然來.

"這個屁!"宋楷費勁地提著籠子往岸上抬,"快點接著!"

曾鞏,王韶這才反應過來,急忙上前幫手.

章惇更是不管不顧地跳下齊腰深的水里,跟著宋楷他們一起往上拉.

餓不餓,吃不吃倒另說,這架勢看著就過癮啊!

曾鞏也不管竹籠髒不髒了,抱著一頭兒就往岸上拉.

等整條大籠上了岸,曾鞏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你們從哪兒學來的這等絕技?這得有兩百來斤的鮮魚吧?"

范純禮嘿嘿一笑,"這叫地籠,大魚有進無出!"

"至于哪兒學來的......"

"嘿嘿,你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