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北上
g,更新快,無彈窗,!

下午的課程,一節是杜師父的時政評事,一節是柳七公的詩賦賞鑒,沒有唐奕什麼事.

大伙兒還琢磨,這瘋子就算想發飆,估計也是晚飯的時候找茬.

可是誰想到,一到大課舍,所有人就是一激靈,就見唐奕似笑非笑地在課室後面坐著呢.

"啊啊啊!"章惇一陣哀嚎."祖宗啊,你趕緊走吧,再也別回來了!"

......

一節半個時辰的時政評事,儒生們感覺比一年過得都長.

終于熬到下課,杜衍看了眼唐奕,搖著頭,笑著了出了課舍.

一百多號人沒動,得讓唐瘋子先走,不然不踏實.

可是,唐奕根本沒走的意思,而是站到了講台前.

"課上,丁源,宋楷沒能回答出杜師父的問題."

丁源一陣哀嚎,"答不上來不是很正常嗎?這你也找事兒!?"

唐奕一攤手,"生活瑣事都要罰的,你說,做為正業的學事做不好,該不該罰?"

宋楷一拍桌子,"你干脆給我個痛快,別鈍刀子割肉,磨的人心累."

唐奕一豎拇指,"上道!"

"每天早晨加兩趟沖碼頭!"

"日!"王韶忍不住罵出了聲兒.

中午還對唐奕佩服不已,現在那點好感是一點兒都不剩了.

這貨說的是每天,不是今天,也不是一天,兩天,而是每天!

"多......多長時間?"蘇軾顫巍巍地問道.

總不能從此以後,日子就這麼過下去了吧?那也太悲慘了.

唐奕略一沉吟,"先來半個月吧,之後看你們表現."

"......"

半個月?

他就算不在,也沒打算讓大家消停啊!

......

這還不算完,下一節課是柳七公的詩賦課.

柳永現在已是風燭殘年,身體就算沒大毛病,也撐不住每天上課了.

本來,范仲淹不想他再帶學生,勞身勞神.但是,柳永實在不舍得這批儒生,堅持要教導這些好苗子.

因為柳七公一個月只上一節課,所以儒生們格外珍惜這個機會,今天這節課就算沒有唐奕盯著,大伙也都聽的格外認真.

但是,有些東西不是你有認知就行的,還是宋楷他們,又被唐奕抓了現形.

宋楷死的心都有了,老子什麼水平你不知道嗎?讓我和蘇軾,曾鞏一個水平,你還不如殺了我!

沒辦法,唐奕就是故意找茬,就是不想他們在今後半個月舒坦.

而且,這回罰的更狠,儒生們直接和半個月的晚飯說拜拜了.

下了課,唐奕特意找到曹滿江,"我一會兒就走,晚上住城里,這幫倒黴孩子就交給你了."

老曹道:"這麼著急干嘛?晚上你不去看看他們怎麼過這一關了?我可是把食舍都封死了,再想進去偷食,已經不可能了."

沒了食舍,老曹倒要看看,這幫混小子今夜餓不餓肚子.

唐奕一擺手,"封不封都一樣,人家也沒打算再吃回頭草."

"怎地?"

"你等著看吧,保准嚇你一跳."

昨晚,宋楷和龐玉先回的宿舍,而賤純禮則帶著丁源和唐正平,為今晚的吃食鋪路去了.

也不和老曹多說,回到小樓收拾東西.

蕭巧哥眼見著唐奕和君欣卓收拾停當,馬上就要走,嘟著小嘴央求,"我也想去."

唐奕搖頭道:"你叔父蕭英也去."

"那算了."蕭巧哥一吐****.

蕭英是知道她在大宋的,但是三年過去了,二人還沒見過面,只當不認識彼此.

敢認嗎?要是讓遼朝知道她這個王妃沒死,那天都得漏了.

......

唐奕安慰道:"好好在家呆著吧,我最多半個月就回來."

蕭巧哥賭氣道:"修路而已,何必非要唐哥哥跑一趟?"

唐奕一笑,"我去了,就是不修路那麼簡單了."

......

進城之後,夜宿桃花庵,這里已經儼然成了唐奕在城里的落腳點了.

唐奕不禁和董靖瑤開玩笑說:"要不,你們開個價,把桃花庵賣給我得了."

董靖瑤沒說話,心道,賣給你,那我住哪兒?

......

第二天一早,與工部的官員會合,又一同到遼朝使館接上大遼的通政使蕭英,一大隊人馬才浩浩蕩蕩地出京北上.

這時,唐奕騎在馬上,才有意無意地朝蕭英靠了過去.

來到蕭英身邊,"說吧,非要把我拉出來,所為何事?"

蕭英心里一陣氣結,奶奶的,大宋皇帝跟他說話也沒這般不客氣!

"大郎,這日子過的挺舒坦啊?"

唐奕一怔,知道蕭英說的是賈昌朝這檔子事兒.

"你什麼意思?"

蕭英冷哼一聲,"看樣子,大郎是一點兒都不擔心自己的產業就這麼讓人給分了啊?"

唐奕反譏道:"看樣子,蕭通政比我還擔心我的產業讓人給分了啊?"

"我擔心什麼?"蕭英眼睛一立,左右看看."是我大遼有人擔心罷了."

唐奕眯眼看向蕭英,大遼能擔心他有錢沒錢的,只有一個人--

耶律洪基.

這貨還惦記著上位之後,唐奕許給他那每年的一百萬呢!

而知道這件事的人可是不多,蕭英能幫耶律洪基來探唐奕的口風,說明這老貨已經選邊站隊了.

"蕭通政這是徹底倒向皇長子一邊了啊!"

蕭英不反駁,也不承認.

"老夫永遠都是大遼皇帝一邊的人."

唐奕搖頭,說了句蕭英一時沒聽懂的話.

"有時候,站在皇帝一邊,並不一定就是好事,站在自己一邊,也許更好."

"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唐奕點到為止,轉移話題.

"請轉告燕趙王殿下,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區區百萬,我唐奕還是沒放在眼里的."

"你!"

蕭英這個氣啊,這家貨好話就不能好好說嗎?聽著怎麼那麼別扭?

什麼叫區區百萬?你有錢了不起啊?好像我大遼缺你這一百萬似的.

呃......

還真缺!

"不過呢."蕭英正氣著悶氣,卻聞唐奕話鋒一轉.

"不過什麼?"

唐奕啞然搖頭,"不過,想要這一百萬,蕭通政和燕趙王殿下看來也得出點力才行."

"出什麼力?"

蕭英都想好了,不管唐奕說什麼都不答應,這貨就沒一點兒能信得過的.

"現在還不用,用的時候再找你."

日!

蕭英等了半天,就等來這麼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