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宋遼大道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一夜,對于觀瀾這百多號儒生來說,是既難熬,又新奇.

難熬的是:

連著兩頓沒吃,又瘋跑了大半天,兩個肉饅頭怎麼可能舔平餓癟的肚皮,沒過一會兒,就又都餓的睡不著覺了.

而新奇的是:

這一百多號人,別看同窗這麼長時間,卻從沒有像這個晚上一般,大家不論出身,不分好壞,亦不問恩怨,躺在同一個鋪上,談天說地.

他們從怎麼才能不受罰,聊到怎麼對付唐瘋子......

章惇甚至開笑玩地說,唐子浩這下可是有麻煩了,一下子把這一百多號人都得罪光了,這些可都是將來朝堂上的中流砥柱,看他到時怎麼混下去?

殊不知,他們越是這麼想,就越是中了唐奕的圈套.

人都是有逆反心理的,何況還是一些不經世事的青年.

當唐奕這個共同敵人樹立起來之後,自然而然的,他們就會先擱置內部矛盾,來一同對付唐奕這個'外敵’.

唐奕就是要讓他們與自己為敵,這樣才能讓他們抱成團,和自己對抗.

......

不知不覺聊到三更天,直到這時,范純禮,丁源和唐正平才回來.

"都弄好了?"

"放心."

范純禮貌似累得不輕,爬上床,衣服都沒脫,就躺下了.

"我的手藝你還不知道?"

眾人不知道這幾位又打的什麼主意,但確實也太晚了,來了困勁,索性也就不聊,迷迷糊糊的睡下了.

......

每二天一早出操,就見唐奕站在曹閻王身邊,笑呵呵地看著大伙兒,連宋楷都想上去在他臉上踩一腳.

太賤了!

"大伙兒都挺精神嗎?看來,昨天根本就沒餓著啊?"

"要不......"

"要不早飯也省了?"

你大爺!

所有人無聲地瞪著唐奕,這孫子還能再損點兒嗎?

不想,唐奕哈哈大笑,"逗你們玩的,別緊張!我又不是虐待狂,起碼一天得給一頓飯吃嗎."

日!

......

"不過呢."唐奕話鋒一轉."昨晚食舍遭了盜,是不是你們干的?"

"......"

所有人都低下了頭,章惇下意識地看了眼宋楷.

"這樣吧."唐奕笑道."我出個獎勵,舉報罪首十天不用沖碼頭,不用跟著大隊受罰,而且,頓頓有飽飯."

宋楷,龐玉心里咯噔一下子,這孫子也太狠了,你不發獎勵有些人都樂見他們受罰,何況下了這麼肥的一個"餌"?

但是,意外的是......

不論是跟他們不和的王之先那一幫,還是曾經相互看不上的章惇那一幫,亦或是兩個"程聖人",竟都沒沾這個彩頭,大家都選擇了沉默.

賤純禮在隊中長出了一口氣,嘟囔道:"看來,還不算喂狗了啊!"

王韶站在他邊上,臉都白了.

"我可是聽見了,信不信我現在就舉報你?"

"你是我哥."范純禮認慫了.

"我本來就比你大!"

......

見沒有一個領這份獎勵的,唐奕暗自點頭.

"不說也行!"

"那就一起罰吧,兩趟碼頭,落下一個,你們懂的!"

眾人一愣,不是因為罰多了,而是罰少了.

直到都已經沖到了山門,大伙兒還在納悶,"不對啊,就兩趟?"

昨天所有人都跑了七趟,章悸跑了九趟,兩趟......

也太輕松了.

"都精神點,跑快點兒,別讓那孫子又抓住把柄."

宋楷出聲提醒,老覺得沒那麼簡單.

可是,直到兩趟跑完,都開早飯了,也不見唐奕有什麼妖蛾子,宋楷這才放下心來.

上午有唐奕的戰略課,大家提心吊膽地上課,中午吃了飯,午休,躺在鋪上,宋楷還覺得不真實.

"這不是他的風格啊?"

"我也覺得."章惇苦著臉道."這一上午過得太舒服了."

"看把你們賤的!"王韶翻了個身."睡覺睡覺,有好日子過反倒不舒服了嗎?"

"唉~!"范純禮陰陽怪氣地道."熬吧,熬過今天下午,好日子才算真的來了."

王韶腦袋一支,"怎麼個意思?"

范純禮得瑟地咂巴著嘴,"想不想聽點內部消息?"

"快說快說!"章惇催促道."真有好事兒,我請大伙兒喝酒!"

范純禮一撇嘴:"喝酒?你有錢嗎?"

呃......

"欠著,早晚都請,你快說吧!"

范純禮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宋遼大道三天後在大名府動工,工部今天特意來回山,請大郎去觀禮."

三天後?

一屋子人騰的就坐了起來.

三天後?那豈不是說,唐奕明天就得動身去大名府?

"祈禱下午平平安安吧!"范純禮閉著眼睛嘟囔道."過了下午,那貨最起碼也得半個月才能回來,咱們就有半個月的好日子過了."

眾人聞聲,無不長出一口氣,他還是別在回山呆著的好.

這時,王之先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你們說,唐瘋子到底有多少錢?"

"不知道."王韶搖頭."不過,聽說修通濟渠就要近千萬,宋遼大道又是幾百萬,都是唐奕出錢."

王之先道:"我昨晚好好地琢磨了一下,宋為庸說的還真沒錯,這個小唐教諭還真讓人摸不透."

"怎地?"

"你說他只會抓錢吧,可人家有錢干的那些事兒,是咱們想都不敢想的.通濟渠啊,那可是堵了兩百年的通濟渠啊!眼瞅著就要讓他疏通了."

龐玉接道:"宋遼大道那才是真的有大用."

見大伙兒都看了過來,他翻了個身,壓低聲音道:"聽我爹說,以前從大名府往雄州運兵,最快也得半個月,那條大路一修通,五天就能到!"

"五天?"王韶不信."怎麼可能?"

龐玉撇嘴道:"你懂啥?你問程老二,大郎用的是新式材料修路.據說,修好之後,那路平的,馬車能在上面飛."

王韶瞪著眼睛,"真的假的!?"

程頤答道:"真的."

"而且,大遼到幽州的那段路一修通,從白溝河到幽州只要兩天."

"你大爺的!"

王韶傻眼了,唐瘋子這是要干啥?從大名府七日可抵幽州?

"他不會是要收複燕云吧?"

王韶從小就熱衷兵事,除了儒學大道,對各路兵法也有涉獵.

這麼一條路要是修通了,那大宋在整個河北兩路與宋遼邊境之間的軍事機動性,可強了不是一星半點兒.

要說唐奕不是打燕云的主意,王韶還真不信.

程頤搖頭,"說不准."

"他要是收複燕云,我王韶給他當牛做馬!"

王子純那股子熱血上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