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說他瘋的都是傻子
g,更新快,無彈窗,!

一人兩個肉饅頭,雖然吃不飽,但也算是墊了墊底.

一屋子儒生總算不至于光聽肚子叫喚了,躺在鋪上,曾鞏雙目無神的突然開口.

"宋為庸,謝謝你們!"

宋楷一愣,這是曾鞏今天第二次說謝了.

只不過,這一次宋楷和龐玉都沒像下午那般不領情.

宋楷嘟囔道:"沒啥,同舟共濟唄!大郎的那些損招兒你們沒接觸過,不適應也屬正常."

章惇歎道:"今日要是沒你們幾個,我能不能挺過來,還得兩說呢."

......

他們幾個一聊開,對面鋪上,平時與宋楷這幫,還有章惇這幫,都不對付的幾個儒生也加入進來.

其中一個叫王之先的插話道:"其實,也不至于吧,唐瘋子還真敢把咱們往死里整是怎地?"

宋楷仰頭朝對面瞅了一眼,原來是王拱辰家的二公子.

"往不往死里整我不知道,不過......"

"不過,他要是下了狠心,絕對讓你永生難忘,卻是一定的!"

蘇軾苦聲道:"他到底圖個什麼啊?我爹也不說心疼心疼我和子由."

"你爹?"龐玉一笑."你看賤純禮,不一樣兒跟著遭罪?"

"唉!"王之先一歎."若不是沖著觀瀾的名聲,說什麼也不受這瘋子的鳥氣!"

曾鞏搖頭,"也不能一概否定,唐子浩確實還是有幾分真才實學的."

這一點,王之先倒是不否認.

"這倒是,唐瘋子在商財之道上的見識,確實高絕."

宋楷冷哼一聲:"商財之道?你若覺得大郎只通商財,那就白在觀瀾混這麼長時間了!"

曾鞏一滯,顯然關于唐奕,宋楷他們最是了解,似乎知道什麼,卻又一時抓不住重點.

"宋為庸,你與唐奕相交多年,且說說,唐子浩到底是個什麼秉性,也讓我等有個准備."

宋楷道:"他的秉性就是沒有秉性."

"****!"

王韶突然出聲,"能不能別繞彎子?"

宋楷反譏道:"他在外游曆那兩年,你和章子厚不也時時跟在身邊嗎?你看出他是個什麼秉性?"

"呃."王韶一愣,他確實也沒摸出唐奕是什麼性子.

宋楷繼續道:"大郎行事,從來都是無跡可尋.這麼多年,別說我們,就連范師父都摸不透他到底有多少手段."

龐玉接道:"可偏偏這麼一個手段百出的複雜之人,卻看似只是個極其簡單的性情中人,只在乎一個情字,你說他是什麼秉性?"

王之先道:"我怎麼沒感覺出來?只覺這是個喜怒無常瘋子,另外就只剩會賺錢這一點了."

"不說別的."宋楷覺得有必要幫唐奕洗洗白."唐大郎是慶曆七年冬天進的開封,到現在幾年?"

王之先略一沉吟,"六年不到."

"他剛來是什麼身份?"

"有什麼身份?"王之先扁著嘴."還不是和現在一樣,白衣秀士范公門生嗎?"

"白衣秀士?"宋楷冷然道."大宋朝哪個白衣秀士有唐大郎這般的身份和地位!?"

"......"

眾人無不一震.

這是一個擺在台面兒上的事情,平時不說沒人去在意,可宋楷一點,大家就都想得明白.

是啊,大宋朝哪個白衣書生有唐子浩的身份地位?

六年前的唐子浩,是真真正正的白衣白身,可是現在呢?

六年,唐奕用六年,從一個什麼都不是,什麼都沒有的白身,搏到了現在富可敵國,震懾朝堂.

曹,潘,王,楊幾大將家,唯其馬首是瞻.

更不要說,官家視其如心腑,有一眾朝臣為其搖旗吶喊,連遼國使節都對其畢恭畢敬.

他可以在休政殿怒喝群臣,可以把曾公亮和韓琦耍的團團轉,可以一已之力修鑿通濟渠,亦可以斥資百萬鋪設宋遼大路!

賈昌朝把謀反的帽子扣到他頭上都沒壓死,這哪里是一個白衣秀士的能力所及?

宋楷繼續道:"若他是一個喜怒無常的瘋子,怎麼可能只用不到六年就有今時今日的成就?"

"把唐大郎當瘋子的人,才是真的瘋子!"

眾人一陣無言,心想,也許宋為庸說的是對的,那個唐小教諭還真的不簡單.

......

這時,門口一個聲音猛的響起,"誰說唐子浩是瘋子!?"

大伙兒抬頭一看,卻是程顥和程頤回來了.

程頤顯然聽到了一些剛剛的談話,一邊走到章惇身前,一邊道:"唐子浩要是瘋子,那咱們就都是傻子."

曾鞏玩味道:"哦?"

程頤道:"我跟了他好幾個月,隱約看出,他應該是要干什麼大事."

"什麼大事?"

程頤搖頭,"不知道.不過,肯定是誰也想像不到的大事!"

宋楷深深地看了程頤一眼,翻了個身.

"知道就當不知道,猜也別猜,對你沒好處."

程頤一愣,支吾道:"沒,沒猜."

見宋楷不接話,才想起什麼,從懷里掏出一個炊餅遞到章惇面前,"給你帶的,吃了吧!"

章惇一怔,沒想到,程頤居然會給他帶吃的.

"別誤會."程頤一窘."我可不想明天因為你再受罰."

章惇心中一暖,"謝了......"

程頤點了點頭,調頭到蘇軾,蘇轍和晏幾道的鋪前,又掏出一個半炊餅.

"你們一人半個."

蘇軾接過來,"不用了吧?"

"吃吧,正長個兒的時候,容易餓."

說完,不管蘇軾,摸回自己的鋪位准備睡覺了.

曾鞏看著這一切,由衷的一聲贊歎:

"唐子浩果然不是一般人啊!只大半天,就把這一百來號人擰到了一起."

他這句自言自語還沒說完,就聽程頤嗷撈一聲驚叫:

"哪個黑心賊,在我鋪上放的什麼東西?"

原來程頤摸黑上床,一屁股坐下去,只覺腚下兩團軟趴趴的東西.

一邊罵,一邊伸手去摸.

"怎麼還油膩膩?日!!肉饅頭!?"

哈哈哈哈......

眾人哄堂大笑.

"哪兒來的肉饅頭!?"

程頤一邊問,一邊把已經壓扁的肉饅頭從鋪上摳下來,就往嘴里送.

別看他和程顥出去了,其實也才買了四個炊餅.程顥吃了一個,他只吃了半個,剩下兩個半都帶回來了.

宋楷笑的肚子疼,"看你發善心當聖人,就沒忍心提醒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