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八仙過海,各顯其能
g,更新快,無彈窗,!

要不是龐玉他們牽頭輪換著背章惇,王韶和章惇,章衡現在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樣子呢.

不管往日有什麼恩怨,但是今天的事情還是要謝謝龐玉他們的.

而龐玉往邊兒上挪了挪,不受其禮.

"別謝我,我那是幫自己,咱們尿不到一個壺里去,也少來這客套的!"

王韶討了個沒趣,正是尷尬,卻是宋楷騰的起身.

"現在說這些有個蛋用?都別莫幾了,趕緊回去洗洗歇了,以後還有的受呢!"

大伙兒無不點頭同意,起身上山.

宋楷則架起章惇,"先去把他的東西搬到宿舍,都去,別讓唐子浩抓到把柄!"

曾鞏此時不禁側目.

宋楷他們幾個平時溜里溜氣,沒個正形,所以和大家都不合群.大伙兒自然也不願與這幾個不學無術的紈绔為伍.

但是今天,到了關鍵時刻,反倒這是幾個搗蛋鬼最先站了出來.

不論是仗義出手,還是在大伙兒沒了主心骨兒的時候張羅場面,倒還真像那麼回事兒.

......

容不得曾鞏多想,隨著大伙兒一同上山.

把章惇安頓好,洗了身上的汗汙,一百多號人直接就砸在了大通鋪上.

只盞茶工夫,整個屋里除了鼾聲,就再沒別的動靜了.

老曹偷偷地看了看,回到食舍找到正在吃"中飯"的唐奕問道:"下一步怎麼辦?"

唐奕這已經脫離了軍事化管理的范疇,老曹玩不轉啊!

"怎麼辦?"唐奕嘿嘿一笑."等晚上你看著吧!"

回身對王伯叫道:"王伯,晚上不用給他們做飯了!"

王伯面色一苦,"咋了?晚上也不來吃?"

中午的還都剩著,要是晚上再不吃,就都浪費了.

......

儒生們足足睡到天都擦黑了,宋楷才被肚子里的亂響給吵醒了.

猛的睜開眼睛往屋外一瞅,月亮都出來了.

"都特麼別睡了,起來!"

龐玉一個激靈爬起來,以為唐奕又起什麼妖蛾子,"怎麼了?怎麼了?"

宋楷罵道:"還睡個屁,飯點兒都過了!"

咕魯魯,回答他的是龐玉的肚子.

挨個把人都搖起來,讓他們趕緊出去列隊,心里還在不停禱告,唐子浩啊,你可千萬別在這上面做文章啊!

只可惜......

大伙兒一出屋,就見唐奕抬了把墩凳坐在屋前的空場.

宋楷暗叫,完了,晚飯也泡湯了!

這追命鬼一見大家出來,笑的那叫一個滲人.

"看大伙兒睡的香,吃飯就沒叫你們."

眾人一翻白眼兒,肯定不是這麼簡單!

果然.

"估計都累壞了吧?快,快,快回去好好休息,吃飯這個事兒也挺累了,就給書院省一頓吧,不用去食舍了."

你大爺的!

剛緩過來點兒的章惇猛淬了一口,調頭就往屋里走,"老子還不吃了呢!"

唐奕搖頭一笑,背著手,邁著四方步悠悠然地就走了.

"不吃好啊,有能耐明天也別吃!"

--------

儒生們回到屋里,一百多號人大眼兒瞪小眼兒.

"怎麼辦?要出人命的啊!"

蘇小軾捂著肚子哀嚎著,仰面朝天倒在鋪上,悔不當初.

中午就不該不聽唐奕的,非要去食舍.

蘇小轍則是搖了搖蘇小軾,"哥,還有錢嗎?"

蘇軾絕望搖頭,"早花沒了."

而和他倆差不多年紀的晏幾道哭喪著臉,"我還在長身體的時候啊!"

......

"睡覺睡覺!"宋楷張羅著."少說話,少動,興許能熬到明天早上!"

說完,給龐玉,丁源他們使了個眼色,幾人會意,乖乖地躺到了鋪上.

大伙兒一琢磨,宋楷說的有道理,紛紛躺下不動.

程頤雙目無神地望著房頂,"明早我要是沒醒過來,一定轉告我家里一聲,老子是唐子浩生生餓死的!"

說完,就閉上眼睛不說話了.

只不過,邊上的程顥捅了捅他,程頤睜眼一看,程顥從腰間露出幾個銅板的一角.

程二眼前一亮,"你怎麼..."

話還沒說完,就讓程顥把嘴封上了.

左右看看無人發現,程顥才做賊似的小聲道:"等晚點."

程頤會意,心滿意足的閉上了眼睛.

......

中午就沒吃飯,還跑了一下午,晚飯也沒吃,這一百多只餓狼哪里睡得著?

過了能有一個時辰,屋里除了肚子響,再沒別的動靜.

龐玉睜開一只眼睛,左右看了看,他左邊是宋楷,賤純禮,右邊是丁源和唐正平.

用只有幾人才能聽見的聲音道:"睡著了嗎?"

宋楷壓低聲音,"睡你大爺!我想睡,肚子也不讓我睡啊."

"大郎發什麼瘋?"

"不知道."賤純禮道."不過,上午他和我爹,還有曹閻王嘀咕了半天,多半是下午這個茬兒."

唐正平閉著眼睛道:"看著吧,這段兒時間都不帶消停的,弄不好,比曹閻王來的時候更難熬."

丁源都快餓虛脫了,催促道:"別莫幾了,差不多走吧."

"走!"

五個腦袋翹起來四下看看,無聲地爬起來,穿上鞋出去了.

他們剛出去沒一會兒,程頤和程顥也悄悄的爬了起來.

曾鞏閉著眼睛感覺著周圍的一切,暮的邊上的章衡捅了捅他,"你不去?"

"不去."

章衡道:"那我去了,子厚得吃東西,要不挺不過早上出操."

"去吧,給我帶兩個炊餅."

章衡一翻白眼,我成跑腿兒的了!

......

這個時候,儒生們就要各憑本事兒了,有錢的都悄悄爬起來,偷著下山填肚子.

沒錢的,那就只能餓著了.

------

宋楷他們五個出了宿舍.

賤純禮恨恨道:"老子要吃樊樓,好好犒勞一下肚子!"

丁源罵道:"屁的樊樓,省點花錢,不定以後有什麼狀況,現錢留著應急吧!"

唐正平道:"還有不少呢.反正是白來的,不花白不花!"

宋楷搖頭:"那也不行,留著吧."

"那吃啥啊?"賤純禮不干了."現找現弄得折騰到後半夜去了,我等不了了!"

"要不......"丁源出聲道."王伯雞窩地干活?"

龐玉搖頭,望了眼食舍的方向,"去食舍!"

另外幾個眼睛一亮,這主意不錯,還省得下山,吃的還能不錯.

摸到食舍一看,諾大的食舍漆黑一片,大門緊鎖.

"沒人!"龐玉不愁鎖了門,反而一陣興奮.

五人熟門熟路地繞到側面第三扇窗下,輕輕一推,窗子就開了.

這窗栓早讓他們給故意弄壞了,就是為了夜里來去方便.

......

翻窗入內,五人迫不急待地沖進後廚.

然後,差點兒沒叫出聲兒來.

借著月色,只見中午的剩菜剩飯原封不動地擺在灶台上,唐正平沖過去拿手就抓,根本不管什麼形象不形象了.

另外幾個也不示弱,一人手里攥著好幾個肉饅頭往嘴里猛塞.

猛吃一會兒,宋楷才感覺不對.

"這菜色怎麼都是中午的?晚上新做的呢?"

唐正平鼓著半個腮幫子道:"這還不簡單?那孫子壓根就沒准備晚飯!"

"靠!"宋楷淬了一口."說的好聽,不忍心叫醒咱們,原來這孫子壓根就沒想給咱吃晚飯!"

賤純禮一邊吃,一邊道:"知足吧,有得吃就吃,宿舍那一幫還沒得吃呢!"

"也對."宋楷點著頭."吃飽一頓是一頓,照這個情形,下頓能不能吃上還是個問題呢."

當下五人不再絮叨,使勁往肚子里填吃食,直到實在撐的不行才停下來.就地往灶台邊兒上一坐,歇食!

"唉......"

丁源扶著肚子,"自從曹閻王來了之後才知道,吃飽飯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兒."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

丁源一陣感慨,倒把范純禮逗樂了,而且笑的越來越大聲,越來越肆無忌憚.

"你娃笑啥?"

"想到那幫腦袋學傻了的二貨們,我就心里憋不住的爽!"

"自從曹閻王來了之後,你看他們連飯都吃不飽的熊樣兒,還特麼笑話咱們!?"

"呵呵."

丁源干笑兩聲,是挺爽的.

龐玉和宋楷卻沒笑,冷著臉不知道在想什麼.

過了一會兒,龐玉暮的的起身,脫下儒袍攤開,然後把灶台上的肉饅頭和炊餅往袍子里撿.

"你做甚?"

龐玉一邊撿一邊道:"給他們帶回去一些."

"你娃有病吧?"賤純禮不干了."平時讓他們嘲弄的還不夠?喂狗都不給他們!"

龐玉動作不停,"老子就當喂狗了!"

"......"

賤純禮就不明白了,這是圖個啥?

這時,宋楷也脫下袍子,和龐玉一起撿.

"明早要是還是今天這個跑法,那群憨貨有幾個能挺下來的?"

"到時候,就不只一個章子厚了."

呃......

賤純禮一怔,好像有點道理.

兩頓沒吃,要是明早再落後,他們五個就算一人扛十個也不行啊,最後自己還得跟著受罰.

"靠!就當喂狗了!"

范純禮也脫下袍子,跟他倆一起撿.

最後五個人拿儒袍當布包,一人兜了一包袱饅頭,炊餅,鬼鬼祟祟地出了食舍,朝宿舍摸了回去.

只不過,五人誰也沒注意到,食舍旁邊的陰影之中,唐奕和曹滿江從他們翻窗進去就盯著他們,一舉一動都沒逃過二人的眼睛.

此時,老曹忍不住對唐奕道:"到底是跟你一起玩大的,關鍵時刻還得看他們的啊!"

唐奕得瑟地長出一口氣,"那是當然!"

其實,他之前心里也是沒底,這幾個貨要是也只顧自己,那特麼可就白費了唐奕這麼大的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