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二人三足
g,更新快,無彈窗,!

從山門到碼頭,一個來回大概也就五到六里的樣子.

可是,四個來回,那就是二十多里的路程.

之前跑得最少的儒生也沖了三趟碼頭,如今再來二十多里,別說是他們,就算是鄧州營的老兵來了,也有些吃力.

所以,唐奕定下的是一個時辰,但能不能跑完,絕對是未知數.

更何況,還有一個拖後腿的章惇呢!

起初,王韶和章衡架著章惇跑,還勉強跟得上大隊.

但是,跑過長距離的都知道,別說拖著個人,真到累極之時,就算塞給你一個蘋果,那都是極大的負擔.

只一個來回,章惇就已經廢了,別說邁步子,意識都已經模糊了,完全是王韶和章衡拖死狗一樣拖著他走.

王韶二人也已經到了極限,一百多斤的活人架在身上,之前又跑了好幾個來回,誰也受不住.

速度越來越慢,到後來,只剩三人一起向前挪.

眼見三人逐漸脫離大隊,孫複再一次提醒唐奕:"要出事的."

唐奕默然搖頭,還不夠!

----------

宋楷,龐玉幾人跑在最前面,回頭一望,就發現章子厚,王子純他們要掉隊.

宋楷恨恨道:"這樣下去不行!"

丁源直咬牙,"缺一個,那瘋子今天就沒完了!"

"日!"

龐玉淬了口發干的唾沫,步下一頓,停了下來.

"一會兒換我!"

說完,就站在那兒等著,王韶架著章惇一來到近前,"松手!"

龐玉一把扯過半死不活的章惇,"廢物,跑個山都能跑拉跨!"

章惇迷迷糊糊,連回罵都沒心思了,只覺身子一輕,兩腳就離了地.

"謝了!"

"謝個屁!"

要不是唐奕逼的,看熱鬧還閑不夠,他才不要幫章惇過這個坎呢.

王韶呆愣地看著龐玉背著章惇追上大隊,這才反應過來,咬牙跟上.

龐玉就算體力再好,背著個人也跑不了多遠,只一里來地,他就已經拉開了風箱,氣喘如牛.

這時,賤純禮靠過來,"放下,我來!"

龐玉也不矯情,把章惇交給他.人是卸下來了,可臉上依然沒有一點兒輕松.

他們幾個長年跟著黑子練武,身板是比別的儒生身強,但這樣下去,早晚也得讓章子厚拖跨.

賤純禮背了一里又換丁源,然後是唐正平和宋楷.

宋楷背了一里來地,也開始發愁,龐玉還沒緩過來,接下來可怎麼辦?

這時,章惇已經有了意識,虛聲道:"放我下來吧,我自己能走."

宋楷直接開罵:"走你大爺!"

這貨在背上連扒住別掉下去的力氣都沒有,得有人從後面托著,能走才怪.

龐玉出主意道:"放下來,兩人架著吧."

宋楷一歎,只能這樣了.

卻不想,前面的曾鞏回頭一看停了下來.把儒袍一脫,內衣蛻去,光著膀子,只穿一條襯褲靠過來.

"給我!"

宋楷如蒙大赦,把章惇交給曾鞏,支著膝蓋粗喘.

喘了片刻,抬頭一看,不禁一怔.

這回換班,不光他們這幫兒和曾鞏停了下來,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等著他們一起跑.

這時候,大伙兒也想明白了,跑再快也沒用,只要一個沒完成,那瘋子就不會罷休.

所以,缺一個,和所有人都缺,道理是一樣的.

章衡這時道:"雖然我們沒你們幾個那麼好的體力,但也換著來吧,背不動就兩人一組架著."

程頤聞言,把儒袍一脫,"下一個換我!"

程顥知道自己背不動章子厚,掃了一圈,拉著蘇軾道:"我倆一組!"

走吧.

眾人一歎,還特麼有兩個來回呢.

遠處的唐奕眼看著他們終于抱成了一團,不由露出一絲笑容.

這是一個"二人三足"的游戲,關鍵所在就是缺的這"一條腿",就是章惇這個拖油瓶.

想讓他們抱成團,唐奕能做的是手段,而真正的催化劑卻是這個拖油瓶.

他們要是還悟不出來,只顧自己那一畝三分地,那跑死也特麼是活該!

孫複瞪著圓眼與幾位教諭對視一眼,現在,他有點明白唐大郎的用意了.

曹滿江這時候已經佩服的不行了,唐奕這小子確實有點花花腸子,這平時連話都不說,相互不對付的幾波人,只這一天就抱到一起了.

"你是咋想出這餿主意的啊?"

唐奕不說話,這才哪兒到哪兒?

說白了,這只是唐奕強硬地把儒生的個體利益和整個團隊的利益綁到了一塊兒,要他們從情感上真正的抱成團兒,那還早呢!

......

足足一個半時辰之後,一百多號儒生才相互攙扶著回到山門前.

唐奕看著東倒西歪的一眾儒生,"恭喜你們,終于不用受罰啦!"

眾人一松,終于解脫了.

"不過."

唐奕話鋒一轉,大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不過,別高興得太早,今天算是我回來之後給大伙兒的見面禮.以後,咱們就按這個規矩來了."

"另外."

"還有另外!?"眾人一陣哀嚎.

"別擔心."唐奕笑道:"好事兒!"

"另外,鑒于都累的不輕,下午課業取消,放假休整!"

"解散!"

說完,唐奕狡黠地沖眾人一笑,與幾位師父一同向山上踱步而去.

一聲解散儒生們卻沒有一個動的,就地一躺,一個個光著膀子就躺在了土地上.

程顥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也沒管汗水和地上的土已經在背上活泥了.

"奶奶的,瘋子這口氣終于出完了?"

唐正平看著唐奕的背影,凝重道:"沒那麼簡單,氣場不對!"

程顥一哆嗦,"啥意思?那瘋子還憋著壞呢?"

丁源支著上身掃了眼唐奕,又掃了眼大伙兒,"你們太不了解唐子浩了,這孫子肯定還有更損的招!"

"......"

"......"

曾布仰天長歎:"天啊!一個曹閻王還不夠,非要讓唐瘋子這般折磨于我等嗎?"

龐玉道:"這孫子絕不是一時起興,以後都小心著點吧!"

王韶則費力地支起身子,來到龐玉身前,一抱手,"不管怎麼說,今天謝了!"

"下一步怎麼辦?"

"下一步?"唐奕嘿嘿賤笑."等晚上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