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一個都不能少
g,更新快,無彈窗,!

回山街市上的商家們都在奇怪,觀瀾書院的儒生們不都是早上沖碼頭嗎?今天怎麼大中午的就撒開歡了?

......

儒生們看到百姓行著注目禮,卻是一點四顧的心情都沒有,一路上,大伙兒光罵了.

有人罵道:"他娘的程老二,你是不是腦子有包?"

王韶立馬接道:"還用問!?肯定有包!那瘋子正憋了好幾個月的火氣,你去招惹他干嘛?"

程頤這個冤啊!

"怎能怪我?瘋子只罰了我一個,我看你們是吃了宋為庸的瓜烙!"

龐玉一聽,也覺有理,飛起一腳踹在宋楷屁股上.

"特麼都提醒你了,還去招他!"

宋楷又不干了,"找不著撒氣的了是吧!?不服跟老子小樹林約一架."

大伙兒一翻白眼,這貨現在就是個莽漢,除了打架,不會別的.

宋楷見無人應聲,瞪了眼都快跑虛脫了的章惇.

"從根兒上說,這個鍋是章子厚惹的.他不招唐瘋子,能有那麼大的邪火都泄在咱們身上!?"

"有道理!"程頤可算找著甩鍋的了.

"章子厚,你是不是腦子有包?你打得過他嗎?"

章子厚眼前一黑,"老子都這樣兒了,你們還有沒有點人性?"

而年齡最大的曾鞏這時厲聲喝斥眾人,"都別廢話了,跑不完,一會兒飯都沒得吃!"

大伙兒一激靈,不由步子又快了幾分,不吃飯可不行.

呵呵,要是唐奕聽見曾鞏還想著吃飯,估計能笑出聲兒來.

還想吃飯?想多了不是.

從書院到碼頭,兩個來回,足足跑了半個時辰.

等所有人陸陸續續跑完兩趟,回到食舍,想進去吃飯時,就見唐奕堵在門前,正等著他們.

"飯就別吃了,離下午的課業還有半個時辰,現在都回去收拾東西."

說到這兒,唐奕一笑,"恭喜你們,換宿舍啦!"

"換宿舍?"

大伙兒都懵懵地看著唐奕,心說,你到底要怎樣啊?

"聽曹教諭說,你們愛熱鬧,喜歡半夜往外跑,我決定成全你們."

"我已經讓院務的把他們的宿舍騰了出來,怎麼樣?我夠意思吧?那里絕對夠熱鬧."

噗!

唐子浩,你大爺!

院務傭工的宿舍是五間大房的大通鋪,這孫子要把他們這一百多號人塞到一個屋里去,那還好得了?

晚上有一個沒洗腳的,那屋里就沒法兒呆了.

唐奕根本就不給他們反駁的機會.

"半個時辰之後,我去檢查,沒搬完,搬完沒整理齊整的......"

"嘿嘿."唐奕壞笑著."你們懂的."

"!!!"

所有人面色一白,不會又是罰沖碼頭吧?

"解散!"

唐奕一聲令下,儒生們嗷撈一聲沖向宿舍.剛跑完兩趟要是再跑,非死人不可.

章惇則是一把拉住王韶的胳膊,"子純,救我!"

他已經跑了四個來回了,別說搬家,正常走路都開始打擺子,半個時辰哪搬的完?

王韶一苦,"真不是兄弟不仁義,幫你,我也得再加兩趟啊!"

章惇往地上一坐,"算了,你快去吧,不用管我!"

"那你?"

"反正也搬不完,所性不搬了,歇他娘的半個時辰."

王韶點頭,"那我晚間幫你搬."

唐奕看著章惇坐在地上裝死豬,也不阻止,反而小聲對曹滿江道:"讓王伯給他調碗蜂蜜水."

老曹一翻白眼兒,"你還真要罰啊?"

......

半個時辰之後,一百多號人除了章惇,都將將在唐奕規定時間之內搬進了大通鋪.

唐奕進去轉了一圈兒,滿意地點點頭,"還不錯,我還以為得為了搶地方打起來呢!"

宋楷抹著額上的細汗,暗道:"打起來?等晚上吧."

"行了!"唐奕歡快的聲音再一次傳來.

"門口集合!目標,碼頭!一趟,出發!"

嘎!

大伙兒沒噎死.

宋楷真生氣了,"唐子浩,你特麼過分了啊!"

"玩人呢啊?"龐玉也不服地出聲."不是說好,半個時辰弄完嗎?我們做到了,為什麼還要罰!?"

唐奕一攤手,"章惇沒做完啊!"

"那你罰他去!"

"我又沒說,誰沒做到就罰誰.本來就是,有人不達標就全體受罰的呀!"

靠!

宋楷往鋪上一坐,"老子不跑了!"

唐奕皮笑肉不笑地道:"不跑是吧?"伸出兩根手指,"兩......"

兩趟的"趟"還沒說出來,唐正平已經知道唐奕要說什麼了.

"好漢住口!"

一邊喊著,一邊一腳把宋楷踹起來,拉著就往外跑.

一百多號人也反應過來了,這瘋子比獨臂閻王還狠,惹不得啊!

哀怨地沖出大屋,向碼頭苦奔而去.

身後,只聽唐奕賤賤地來了一句,"一刻鍾,回不來接著罰呦~!"

------

這次,唐奕干脆就等在山腳.

曹滿江看他站在山門前,心知,唐奕看著扮相挺凶,其實還是留了余地的.

沖碼頭最累的就是書院這段上坡山路,在山腳等,就等于去了這段山路,儒學們也能輕松不少.

唐奕當然也不想把儒生們跑廢了,他的目的又不是為了訓練他們能跑,而是要讓他們從中學會一個道理.

他們現在悟不出來,那就只能下猛藥,逼著他們悟.

果然,一刻鍾對于讓老曹訓了好幾個月的儒生來說,只跑街市這一段還是沒問題的.

唯一沒回來的,就是章惇.

這貨已經是第五趟了,沒暈過去已經算他硬氣了.

看著章惇從遠處一步一步地往回挪,一百多號人站在山角喘粗氣,唐奕恨鐵不成鋼地罵道:"真他媽不長記性!我說了,回不來要罰!"

眾人一怔,看向遠處的章惇,一下明白了什麼:靠,章子厚跑不完,他們也得受罰啊!

可是,這個認識來的晚了,唐奕的咆哮已經出來了:"目標,碼頭!四趟!"

"一個時辰,少一個就八趟!"

.....

八趟?那是要出人命的啊!

王韶知道不能讓章惇自己受罪了,與章衡對視一眼,率先行了出去,架起搖搖晃晃的章惇調頭向碼頭小跑而去.

其他人一見,只得跟上.

只不過,現在的章惇已經一步都挪不動了,被王韶二人生拖著走.

范仲淹,尹洙等人也來到山門前,看著一幫儒生狼狽地挪著步子.

孫複擔憂道:"可別出事兒!看章子厚那個樣子,再不停下來,就得暈過去."

唐奕咬著牙搖頭,"暈了更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