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兩個問題
g,更新快,無彈窗,!

"此事一出,汝南王不會生疑嗎?"曹佾擰眉道."讓其警覺,反倒不美."

唐奕沉默了,他也怕趙允讓有所察覺.

但是,就像趙允讓不顧一切地要搞倒唐奕一樣,唐奕現在也在不顧一切地深挖趙允讓的老底.

"生疑就生疑吧."唐奕沉吟了許久方道.

"現在看來,只要觀瀾商合一天不合並如初,趙允讓就算生疑,應該也不會再動我.等通濟渠修通,他就算想攔,也晚了."

......

"唉!"曹佾深深一歎.

誰能想到,他們還沒開始動,已經阻力重重,就算通濟渠修通,當真能如唐奕所說,誰都阻攔不了了嗎?

曹佾很懷疑,也很肯定,這條路並不好走.

抬眼看看天,已是月上中天之時.

"走吧,時候不早了."

唐奕點頭,與曹佾結伴出了桃花庵.

汴河大街與以往不同,靠近甜水巷的這一段大街,一個尋常百姓的影子都看不見.

王守忠引著幾個近衛迎上曹,唐二人,"方圓百丈絕對沒有一個外人,大郎可放心!"

"有勞大兄了!"

五守忠催促道:"現在說這些做甚?抓緊時間,緝拿飛盜封半個時辰的街頂天了!"

說著,望了眼不遠處的汝南王府,"再長,那家人就要生疑了."

唐奕點頭,混在兵丁之中,橫穿大街向甜水巷的方向靠了過去.

一路行去,皆有禁軍把守,封門封街.一直走到一處高門大宅門前,二人方停了下來.

抬頭看去,本應光鮮醒目的匾額卻是肮髒不堪,上書的"賈府"二字更是黯淡無光.此時,府門洞開,不見一個人影兒.

唐奕知道,賈宅上下早就被禁軍控制在各自屋內,外面不可能有人,便和曹佾安然邁步進府.

左右看去,連個燈影兒都沒有,如同鬼宅.

一直到了正廳前,才見廳中有一個光亮,不過,諾大的方廳只點了一個小小燭燈,更添幾分蕭瑟.

賈昌朝安坐燈下,冷冷地看著唐奕走進廳來.

唐奕一直行到他身前三尺才站定下來,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眼神之中無波無瀾.

賈昌朝則抬著頭,斜眼與唐奕對視.

浸淫官聲數十年,賈相什麼沒見過,唐奕想以這點氣勢壓他,倒是想多了.

唐奕無聲一歎,"多日不見,相公卻是憔悴了不少!"

何止憔悴?

賈昌朝眼窩深陷,除一雙眸子依舊精光直射,面上的皺紋比之從前更加深密,頭上無冠,花白發髻微亂,顯然這段時間折磨不輕.

"怎麼?"賈昌朝皺唇輕啟."大郎這是來取老夫的性命嗎?"

唐奕左右看看,"奕還沒到動用禁軍,來取一朝宰執性命的地步."

賈昌朝聞言,眼神之中失望之情稍縱即逝.

沒錯,是失望!

皇帝棄之,朝官鄙之,百姓辱之,就連促成這一切的趙允讓也棄之不顧.

也許,現在死對于他來說,反倒是一種解脫.

"那老夫就不懂了,搞這麼大陣帳做甚?"

動用禁軍封街,封戶,不是為了取他性命,那又能是為何?

唐奕尋了個墩凳坐下,"相公真的不知道嗎?"

賈昌朝怔了一怔,沒頭沒腦地淒然感歎:"天下之大,無奇不有,誰會想到,與那人斗的旗鼓相當,平分秋色的,竟是個白衣秀士."

唐奕笑了,也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看來,相公是知道的."

隨即緩聲又道:"不用再左右而言他了,既然到了這一步,躲是躲不過去的."

"老,老夫躲什麼?"

唐奕無聲搖頭,冷眼看著賈昌朝,時間有限,沒工夫和他繞圈子.

"奕只問兩個問題!"

"回答我兩個問題,明日就會有中旨下來,升太尉,去楚州養老.",

"......"

賈昌朝一怔,一時之間,竟無言以對.

趙禎終還是一個聖主仁君,到了這個地步,還能給賈昌朝一個體面.

但是,有的問題真的不能說,特別是說給唐子浩和趙禎.

"若我不答呢?"

唐奕笑了,"相公不用著急拒絕.可還記得,之前在回山休政殿,奕對韓稚圭說過的話?"

"你,你什麼意思!?"

休政殿上,唐奕曾狂妄地對韓琦說,三個月讓他家里揭不開鍋!

"沒什麼意思,派到真定的人起碼也得三四個月才會傳回信兒來,到時再談也不遲."

"你!!"

賈昌朝瞬間全身緊繃.

"你卑鄙!"

唐奕攤手道:"無所謂卑鄙吧?斗了這幾番,相公應該知道我唐奕不是什麼好人."

"禍不及家人!"賈昌朝咆哮著.

這回唐奕根本就不接了.

"兩個問題!回答我,對大家都好.而且,我保證,今晚在這里不論發生什麼,不會有第五個人知道."

賈昌朝頹然四顧,這里只有他,唐奕和曹佾,那第四個人是誰,不用想也知道.

"你想問什麼?"最後,賈昌朝還是妥協了.

他可以死,可以受辱,但是絕不連累賈氏宗族.

這一點,不光是賈昌朝,幾乎是深植在所以古人心底的家族觀念.

"第一,趙允讓在謀劃什麼!?"

"第二,包括你在內的一眾朝臣,到底為何這般死心踏地地為其賣命?"

"!!!"

賈昌朝愣愣地看著唐奕,萬沒想到,唐奕一下就就把最要命的兩個關鍵都問了出來.

見賈昌朝看著自己不說話,"怎麼?這兩個問題很難回答嗎?"

"很難......"

唐奕點頭.

"看來,我問對了,連保全宗族都不足以讓相公毫無遲疑地回答,必定是重要的問題."

"我能問大郎一個問題嗎?"

"相公問便是,必知無不言."

"陛下為何對你一個白衣秀士如此縱容依仗?"

"呃......"唐奕尷尬了,這老貨問的太刁鑽了.

"除了這個不能說,其它什麼都行.."

賈昌朝笑了.

"原來,大郎也有不能說的秘密."

唐奕眉頭一皺,"什麼意思?"

賈昌朝不答,自顧自道:"由此說來,那老夫也只能回答大郎一個問題,另一個算是不能說的秘密,大郎應該理解."

"哪一個不能說?"

"第二個."

"第二個?也就是不能說趙允讓是怎麼控制朝臣的?"

"那他到底在謀劃什麼?"

"不知道."

"不......不知道?"唐奕有種被戲耍了的感覺.

"老夫能如實回答你的,就是不知道,絕元半點虛言."

唐奕真想掐死這老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