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趕盡殺絕
g,更新快,無彈窗,!

謝了"泡哥",別的就不多說了!

----------

俗話說,斷人財路,有如殺人父母,不共戴天!

而在北宋的士人階級,斷人官路,比斷財路更加的不共戴天.

賈昌朝此次斷的可不光是唐奕的官路,他這是斷了整個觀瀾的官路.

如果仔細觀察,不難發現,這些出班的朝臣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

家中或多或少,都有晚輩在觀瀾書院求學.

之前就說過,觀瀾書院之所以接連稱霸兩屆大比,除了名師授業之外,最最核心的競爭力就是唐子浩.

唐子浩教的不是詩賦,儒道,他教的是見識,兩次大比已讓觀瀾師生們充分認識到了這份"見識"的重要性.

別說是觀瀾儒生,之前唐奕講財稅,講大戰略課的時候,連朝臣都要去旁聽,可見這份'見識’的重要性.

現在,整個大宋都流傳著這樣一句話:進了觀瀾書院,就等于中了進士.

觀瀾的儒生只要不是像蘇明允那般偏科,就算用腳考,也考得上.

賈昌朝也不看看現在觀瀾書院里都是些什麼人.

那些學霸也就不說了,單單是朝堂上的要員重臣,就有相當一部分人的子弟在觀瀾就讀.

熟一點的,如,宋庠的兒子宋楷,唐介家的唐正平,丁度家的丁源,龐籍家的龐玉.

可以說,這些人已經站在了觀瀾系,就算唐奕不離開觀瀾,他們也會為他說話.

再看看中立一些的,晏殊的小兒子晏幾道今年入的觀瀾,宋祁的三子宋檢,王拱辰的二兒子王占林,等等等等.

這還僅僅只是中樞的這些京官們的孩子,還不算各州,各府地方官屬的子弟.

可以說,現在大宋的滿朝文臣,除了賈昌朝,家里只要有適齡應舉的晚輩的,無不削尖了腦袋想往觀瀾里擠,觀瀾書院都快成大宋中樞的子弟學堂了.

而賈昌朝一個謀反的帽子扣下來,唐奕不得不避嫌退出觀瀾,住進了妓女窩.

誰不希望自家後輩也能金榜得名?誰不是對觀瀾那變態的中舉幾率眼冒金星?

你賈子明臭了唐奕的名聲,那就等于斷了觀瀾的學脈.

前一段謀反的帽子扣得太大,沒人敢出來說話,現在罪名也洗清了,那大伙兒可就要說道說道了,要是還能放過你賈子明,那才怪呢!

------

"大郎,這是不是太狠了一點兒?"

此時月上中天,唐奕身前坐的是曹佾.

"狠嗎?"唐奕輕挑眉頭.

"他們禍害我的時候,可也沒手軟吧?"

"可是......"曹佾一陣無語.

以前,聽說唐奕在大遼捅死了耶律涅古魯,曹佾以為那個耶律重元之子肯定是把唐奕得罪到了極致,不然,身為一個遼朝王爺,也不會讓唐奕說給弄死就弄死了.

但是,看到今日的賈昌朝,曹佾才知道,那個耶律涅魯古算是好運氣,死了反倒一了百了.

原來把唐奕得罪到極致的效果,根本就不是弄死你,而是......

生不如死!

如今的賈昌朝,已經不能用狼狽來形容了,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

民憤不平,賈府整天死氣沉沉,門前不是被潑糞,就是扔爛菜,臭蛋.

而負責城中治安防務的開封府和巡防禁軍好像早有默契,根本視而不見,任由賈家在民怨之中飄搖欲墜.

另一方面,唐奕謀反之事得以昭雪,先放下別的不說,這回到觀瀾書院繼續學習,授課,簡直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是,他偏不!

誰說都不好使,賴在桃花庵就是不走了.

他不走,兒孫在觀瀾書院就讀的朝臣們又沒什麼辦法,只得把火氣全撒在賈昌朝身上.

在朝堂上,倒賈之聲一浪高過一浪,有人甚至上請皇帝開大宋先河,把賈子明收押問罪.

趙禎此時卻是什麼也不說,既不為宰相辯解,也不直接問罪,就這麼懸著,折磨著.

賈昌朝已經認命了,哪怕是削官流放也都認了,只求快點離開這塊是非之地.

回首大宋開朝八十年,還沒有哪個文臣受過這等煎熬,賈昌朝是頭一個!

可是,即便如此,唐奕還覺得不夠.

張晉文已經動身去真定了,那里是賈昌朝的老家,親族地產皆在真定.

唐奕只給張晉文一句話,"我要賈家破產!"

派產業之中最為重要的合貨人,一個職業經理人出動,可見唐奕這次是動了真怒,是要徹底玩到老賈傾家蕩產,身敗名裂.

這般趕盡殺絕,連曹佾都覺得不妥.

唐奕這麼大張旗鼓地玩弄一朝宰相,說白了,會讓不明所以的人感到心寒,對以後行事並沒有什麼好處.

"有這個必要嗎?"

唐奕歎氣道:"我又何嘗不知,這麼大張旗鼓地至其于死地,後患無窮."

"但是......"唐奕指了指天."你要是想早點結束這種見個面兒,說個事兒,都得等天黑躲著人的日子,也只能這麼做."

"可是,代價太大了吧?"

"大?"

唐奕反問:"大嗎?"

"一點兒都不大!"

"你不覺得奇怪嗎?"

"賈子明位極人臣,副相,首相,內相當了個遍,雖幾入幾出,但當今朝堂,還有誰比他威望更高?"

曹佾點頭,"確實沒有了."

"可就是這樣一個大宋權臣,為何甘當汝南王的棋子?"

"......"

唐奕繼續道:"再說韓琦,他本是慶曆君子,此次回來,不但和賈昌朝這些人站在了一起,而且,連老師幾次勸阻皆是不聽,一心上了汝南王的船."

"曾公亮清白了幾十年,為什麼也是晚節不保,選邊站隊?"

"還有張堯佐和吳奎."

"這些人都有遠離汝南王的理由,為什麼還是一意孤行?"

"除了這些人,朝里還有多少重臣是汝南王一邊兒的,到現在我們都還不知道."

說道這里,唐奕面容越發陰冷.

"所以,這次只能算賈子明倒黴,必須從他這里撕開一個口子!"

......

曹佾一陣無語,這已經不是倒黴的問題了,賈昌朝會後悔來到這世上.

"放心!"唐奕安慰道."無論如何,賈昌朝還是會留著的."

"有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