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體面
g,更新快,無彈窗,!

祝"王爺,陳麗嬌"生日快樂!

--------

汝南王府.

此時趙允讓和他的一眾兒子們聚于一處,氣氛凝重.

"這個唐瘋子是想抱著咱們同歸于盡!"

趙宗懿盛怒咆哮,"他這是不甘前程盡毀,想拉上賈昌朝等人墊背."

趙宗楚則陰森冷笑,"看來,還是記吃不記打,就該弄死這鳥厮,好一了百了!"

"行了~~!"

趙允讓凝眉喝止.

"臨死反噬也屬正常,只不過,咱們還是低估了唐子浩的手段."

趙允讓萬萬沒想到,唐奕玩了這麼一手兒.

本想走一個賈昌朝也就算了,可現在看來,曾公亮,韓琦等人也是留不住了.

"無須慌張!"趙允讓安撫幾個兒子道."讓他一時之盛又能如何?"

他還是堅信,只要折了唐奕,就算把曾,賈,韓,張等人都搭進去了,那也是值得的.

久未出聲的趙宗實聞言,語帶埋怨地歎道:"早知有此一失,當初父王就不應心慈手軟,一舉除了唐子浩這後患,最壞也不過就是失了這幾個重臣吧?"

"唉!"趙允讓也是一歎.

誰能想到,這個唐瘋子最後會來個"以彼之道,還之彼身",把這盆髒水又潑了回來.

說到底,還是趙允讓看錯了唐奕.

大宋的文臣們輸得起,恪守著君子言行,遠讒修身,即使吃了虧,也就自認倒黴了.

說句不好聽的,狗咬你一口,你還能咬回去嗎?

可是他忘了,唐奕根本就不是一個君子.

這貨睚眦必報,整個兒就一潑皮無賴.狗咬他一口,他不但要咬回去,而且要多咬一口.

"且讓曾,韓等人也一並出京吧......"

但願保住最後一點名聲,將來也有回來的一天.若是真跟著唐奕一起被徹底踩死,那才真的是損失慘重.

------

趙允讓想的挺好,各位涉及此事的相公們也是積極響應.

能不響應嗎?

京城他們真是一天都呆不下去了.換了誰也受不住,天天有人往門前潑糞,上街聽得滿耳皆是罵聲.

大宋朝開國八十余載,還沒有誰當宰相當到這個地步,讓百姓罵的門都不敢出.可能,也就幾十年後的蔡京可以和曾,賈幾人拼一拼了.

可是,想走?

哪那麼容易?

唐奕的事兒把趙禎惡心得夠嗆,現在你們想拍拍屁股就走?

等著吧!

什麼罪已,請辭,請出,下放的折子,趙禎是一律留中不發.

在京中遭幾天罪,當幾天過街老鼠不是挺好?

賈昌朝,曾公亮,韓琦等人的折子在趙禎那兒這一壓就是半個多月,賈昌朝都快哭了.

皇帝就算不樂意,起碼做做樣子,大家幾駁幾請都有臉面不是?

可是,這回真的是把皇帝得罪死了,連起碼的體面都不給了.就是扣著折子,不說放人,也不說不放人,明擺著就是讓他們留在這遭罪.

最後,實在沒辦法了,曾公亮,賈昌朝干脆把趙禎堵在了福甯殿,說什麼也要個說法.

而趙禎看著堂下立著的二人,一點笑模樣都欠奉.

良久,突然指著二人,對身邊的李秉臣極為輕蔑地來了一句:

"這就是朕選的宰相啊!"

二人聞聲,腦袋嗡的一聲就炸了.

曾公亮頓時面如死灰.

這一刻,曾相公仿佛什麼都明白了,一切,都結束了!

以後,大宋的朝堂之上,再無他曾公亮的立錐之地了.

趙禎悠然歎道:"既然要走,那也要把接任人選定下來啊!"

這是慣例,前任宰相有舉薦繼任的責任.

可是,只有善終的宰相才有這個資格,這二人算是善終嗎?

"臣自知無能,不敢妄言,一切皆由陛下定奪."

"嗯!"趙禎點了點頭."不用急著搪塞于朕,回去問問,明日再稟也不遲."

二人更是惶恐,這已不是不留余地了,已經是誅心之言.

"臣不敢!"

"唉!"趙禎又是一聲長歎,從案頭拿起一道擬好的聖旨.

"看看這個,若無異議,明日讓政事堂發了吧!"

曾公亮接過,緩緩打開.

不出所料,這是朝廷新的人事任命:

文彥博卸楊州事入主政事堂;唐介回朝升禦史中承;龐籍拜給事中歸班;丁度為三司使.

原三司使韓琦知穎州;給事中歸政吳奎知慶州;南院宣徽使張堯佐貶為荊州路按察使,即刻離京上任.

而看到自己的名字之時,曾公亮猛的一震,不敢相信地看著手中聖旨一動不動.

官升尚書令,賜韓國公..權知瓊州事!

曾公亮捧著旨意,眼中早就朦朧一片.

瓊州,也就是後世的海南,大宋的最南端.此任意味明顯,那里將是曾公亮政治生崖的終點.

這並不意外,讓曾公亮意外的是:覲尚書令,封韓國公.

曾公亮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在來之前,他還覺得趙禎已經不再顧及宰相的體面,剛剛的對答更是一點余地都沒有留.

若不是把趙禎氣到一定程度,這位從來沒跟臣子紅過臉的皇帝,是不會這般不顧忌情面的.

他甚至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一貶到底,流放邊蠻......不管什麼,他也只有接著的份兒.

可是,萬沒想到,最後的最後,趙禎還是心軟了.尚書令,封國公,這是趙禎給他留下的,最後的體面.

......

此時,趙禎看著曾公亮也是心緒複雜,面容緩和下來:"君臣一場,朕不能見過不見功......"

"明仲就在天南之地,頤養天年吧!"

曾公亮再難抑制情緒,老淚縱橫,一揖到地:

"臣,愧對陛下!臣......萬死!"

這樣一個以德報抱怨,心懷仁善的好皇帝,自己不去維護,反而利欲熏心的與別人勾結,要禍害于他.

曾公亮此時是既羞愧,又自責.

"唉!"趙禎第三次歎氣.

"下去吧!臨走之前,來與朕話個別,朕與你送行."

說完,趙禎緩緩起身,向後殿行去.

正如他剛剛所說的,這是他自己選出來的宰相,趕盡殺絕,趙禎做不到.

"老臣..萬死啊!!"

身後的曾公亮嚎啕大哭,卻是悔不當初.

......

趙禎頓了一下,終沒有回頭.

"陛,陛下......"

眼見趙禎要走,曾公亮羞憤謝罪,賈昌朝忍不住出聲叫住趙禎.

"嗯?"

"這旨意上......漏了臣的罪罰."

那道旨上有貶了誰,有升了誰,唯獨少了他這個最該貶,最該走的參知政事.

趙禎撇了賈昌朝一眼,一邊繼續向後殿走去,一邊道:"都走了,總要留下一個攬責之人吧?"

賈昌朝猛的一顫,脊背生寒,抬眼看向趙禎時,人卻是早已消失在屏風之後.

走的,是種解脫;而留下的,也許是惡夢才剛剛開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