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不是想過就過得去的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天可能只有兩更了,極度不舒服,歇一歇.

另外,最近光顧著碼字和構思,根本沒時間回複書評,也沒時間水群,大伙兒見諒!

----------

像尖臉兒漢子這種霸場子說八卦,揭露唐子浩被構陷事情始末的情況,可不只秦家瓦子一家.

開封七十二家正店,千余家腳店,大小瓦子,勾欄百余處,更別說青樓,妓寨,粉頭兒窩子,幾乎處處都在上演這樣的戲碼!

與此同時,那首《桃花庵歌》亦傳到了宮里.

趙禎看後,嚇了一跳,這句詩可不像是隨便寫寫就能寫出來的.

這得有心境,也得有決心啊!

唐大郎不會真的但願老死花酒間了吧?

而在汝南王府中.

趙宗懿拿著下人抄回的《桃花庵歌?,搖頭輕笑.

"這唐子浩還真是個混不吝的狂人,都這般境地了,卻還有心詩酒風流,花下醉醒!"

趙允讓看了一眼那詩,"可惜了,一代奇才,卻不能為我所用."

趙宗懿則道:"即不能用,就要除之以防後患.下一步,父王要如何打算?是否借此良機,一舉將這個唐子浩......"

說到這兒,趙宗懿頓了一頓.他當然忘不了唐奕那一巴掌,只想除之後快.

"大理寺和刑部,咱們還是能說得上話的.只要堂審之時,留堂晚一點,讓唐瘋子在衙門里住上一晚,出點狀況,死的不明不白,還是不難的."

......

趙允讓略一沉吟,緩緩搖頭,"急不得!"

"此事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不能逼得太急."

趙宗懿不解道:"這是為何?"

趙允讓一歎,"因為那個位子畢竟還沒到咱們手上啊!"

縱然除掉唐子浩意義重大,但是,趙禎畢竟還是大宋的皇帝,朝中耿直中正之臣還是大有人在的.若是做得太過,把趙禎壓得太死,逼其反噬,對誰都沒好處.

"物極必反,月滿則虧,此事不能再折騰下去了."

"包拯等人的反彈已是先兆,且近幾日坊間對唐子浩的風評也開始扭轉,為防有變,這件事就此作罷吧!"

趙宗懿不死心地的急道:"就這麼便宜了那個唐瘋子?"

趙允讓拍了拍兒子的肩膀,"你要學會忍耐!老十三的事情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得勢的.此番已是大勝,不但斷了唐子浩的前程,更是把他的觀瀾商合拆的七零八落,夠了......"

趙宗懿面色一暗,知道父親心意已決,亦不再廢話.

"那接下來?"

"賣官家個好兒,讓賈昌朝自請外放吧!"

說完,行至窗前,默然遠望.

"但願......只折一個賈昌朝!"

趙禎的反彈在所難免,只看凶猛與否了.

如果只走一個賈昌朝,當然是最好的結果.

-----

彈劾唐子浩的事情折騰了這麼長時間,鬧了這麼大的動靜,汝南王已經想著該如何收拴殘局了.

可是,在桃花庵的唐奕,又怎麼可能讓他就這麼輕松地把這關給過了呢?

"唐家哥哥是故意的!"

蕭巧歌雖只有十六歲,但從小生活在權貴之家,對唐奕的那首《桃花庵歌》又怎能不看得通透呢?

唐奕歪著身子半躺在塌上,端著茶碗橫了蕭巧歌一眼.

"就你心眼多!你看君姐姐,即使知道,也不拆穿的."

君欣卓白了他一眼,"別拿我說事."

蕭巧哥則抿嘴道:"小妹開始只當是面子大,求了唐哥哥,才有了下闕桃花詩.可是,想明白之後才曉得,就算沒有小妹,唐哥哥也會補上那詩的,自然心里有些氣悶嗎!"

唐奕哼的一聲笑了,不承認道:"這可是冤枉我了,本來就是讓他們壓著的,何必要弄首詩出來呻吟叫屈?你可以在宋遼兩朝打聽打聽,除了你們兩個,誰還能從我唐奕嘴里摳出下闕來?"

他不這麼說還好,這麼一說,反倒君欣卓和蕭巧哥臉色一下就拉了下來.

"還好意思說,一首詞送了兩個人,當真無恥呢!"

呃......

唐奕一窘,當初一首《玉青案元夕》先送了君欣卓,說是給她寫的.結果,從大遼臨走之時,又送了蕭巧哥.

如今,二人朝夕相處,又怎會不知道他一詞兩用的丑事?

唐奕尷尬地咧著嘴,"這次真的是看你的面子才寫的,你要相信我!"

蕭巧哥低頭調茶,嘴角上揚,露出一排貝齒.

"狡辯!"

唐奕不接,顯然心虛.

"不過,話說回來,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有下闕?就不怕我真的就只有那三句,對不下去,下不來台?"

蕭巧哥笑的更是燦爛,歪著腦袋得意道:"我就是知道!"

"一個連大遼朝王爺的虧都不肯吃的人,怎麼會讓一個酸秀才比下去呢?"

唐奕深以為意地點頭,"這倒是真的."

君欣卓聞言又白了他一眼,插話道:"所以,大宋王爺的虧,你也肯定不會吃嘍?那首《桃花庵歌》亦只是個開始吧?"

好吧,唐奕讓這兩個女人給繞進去了.

"君姐姐,你要注意了,可千萬別跟巧哥學出個玲瓏心思,女人還是笨一點兒比較好!"

蕭巧哥和君欣卓不接他的玩笑,反而凝重道:"我們是想勸唐哥哥的."

"勸我什麼?"

"不是來人傳信了嗎,那個賈昌朝已經上表認錯,明言報你謀反之事有失偏頗.朝廷的調查現在也只是走個形勢,賈昌朝更是請求自貶謝罪.這一劫沒傷筋骨已經是萬幸,唐哥哥為何不就此隱匿,靜待時機呢?何必與那些齷齪之人斗氣?"

蕭巧哥很清楚,唐奕是不能就這麼就算了的.但是,無論從哪方面來看,現在就暴起反擊,都不是最好的時機.

借著《桃花庵歌》扭轉的名聲,養精蓄銳,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姥姥!"

唐奕瞪著牛眼,差點沒蹦起來.

"把我踩的狗屁不是,他說過去了,就過去了?做夢吧!"

"既然他們已經開了頭兒,那就別怪我玩的髒.小爺不說停,這事兒就沒完!"

......

唐奕現在別看被壓的挺慘,但是,正應了那句老話,光腳不怕穿鞋的.

心里這股邪火不撒出去,唐奕連覺都睡不好.

就算不把趙允讓燒成灰,也得把那些枝枝蔓蔓給他燎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