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大宋說書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現在的曹老二與狄青家的狄老二狄詠,並稱大宋兩個"人樣子".

當然,狄永繼承了老子的優良基因,帥到沒朋友,負責顏值.

曹老二則完美地複制了狄青從一個"賊配軍",到大宋偶像的崛起之路.

甚至,比狄青當年,更加的耀眼.

而曹覺曾經是開封第一的紈绔,此番浪子回頭,加之他身為將門貴胄卻以涅面銘志,更添加了幾分傳奇色彩.

所以,現在一提曹覺"涅面小將軍"的名號,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看熱鬧的一說,是不是曹覺?

尖臉兒漢子立馬拍案點頭,"正是!"

"曹家老二自賤身份,面涅從軍,為了重拾先祖榮耀,可謂真男兒!"

"廣南一役,他所在的鄧州廂營以一敵十,大敗儂智高精銳,全營五百捍將戰至只余一十九人,仍死志殺敵.其威名在廣南已經傳瘋了,被稱為是當世第一軍!"

大伙兒面面相覷,"這還真沒怎麼聽說,只知道曹家老二在廣南立了功,原來還有這般驚人之舉?"

"那是當然,現在把觀瀾書院攪得不得安甯的那個獨臂教諭知道吧?"

"聽過."

"那就是原來鄧州營的營頭兒,現在綽號'獨臂閻王’!"

"原來如此!"眾人聽的更是新奇.

大宋雖不重武人,但是能給國人長氣勢的軍伍還是受人尊敬的,狄青就是個例子.

尖臉兒漢子一看大伙興致更高,面容猛的一苦,悠然一歎,"可惜了!"

"可惜什麼?"

"可惜,鄧州營英雄無雙,曹覺九死沙場,剛一回朝之時,卻有人看不得曹家將星再起,不但沒得著功,還被下了獄!"

"誰人這般顛倒事非?"一眾吃瓜群眾已是情緒激蕩,拍案而起.

忠良獲陷,哪有不怒之理?

尖臉兒漢子道:"還能有誰?正是賈昌朝,曾公亮,張堯佐為首的一眾文臣唄."

大伙兒一滯,原來那些所謂良相還有這般齷齪之事?

"奸相!"有人猛然怒道."此等奸相,我大宋之禍也!"

尖臉的撇嘴附和,"可不,當時滿朝文武竟無一人敢為曹覺說話,唯獨一人爾!"

"誰?"

"鄧州唐子浩!"尖臉的聲形並貌.

"傳說,鄧州營當年就是唐子浩幫著獨臂閻王訓出來的.那一營都是他的兄弟舊識,如今無功不說,反而獲罪,唐瘋子哪忍得了?當然要為鄧州營出頭."

眾人一聽,知道高潮之處來了,都屏住呼吸,認真聽那漢子細講.

"唐子浩當時為了救曹覺,帶著鄧州營一十九位壯子殿外請見,官家准了."

"上殿之後,二話不說,你們猜怎麼著?"

"再賣關子,某家撕了你這鳥厮的巧嘴!"

"別別,別急嘛!"

"唐子浩二話不說,直接讓鄧州營將士脫衣服."

"脫衣服?這倒是新奇!"

"除衣卸甲,一十九條猛武大漢赤膊相見,登時滿堂皆驚."

"就見他們人人前胸之上,就沒一塊好地方,一道疤捋著一道疤.",

此時"聽書"的眾人,有感性一點兒的,眼睛已經濕潤了.

"那哪還能有好?五百戰五千,只活十九,想都想不出得是多麼慘烈."

"這還沒完呢!"尖臉漢子就好像當時就在朝上一般,說的繪聲繪色.

"只聞唐瘋子一聲令下,向後轉!"

"你們猜又怎麼著?"

"怎麼著?"有人已經急的不行了."後背亦是疤痕密布?"

"錯!"

"一十九人後背未著寸疤,光鮮如常."

所有人為之一滯,半晌才反應過來......

"好!"

"好!"

有人帶頭,緊接著秦家瓦子里就沸騰了,大伙兒都跟著高聲叫好.

"這些個才是真漢子!"

"男子漢大丈夫,有去無回,一往無前,這才是咱漢家的英雄!"

尖臉兒的又道:"你們說,就這樣鐵骨錚錚的好漢,張堯佐等人還要構陷,以唐子浩重情重義的性子能容得下他們?當時就大耳刮子招呼了."

"打的好!"

"對,打的好!......"

"也就唐瘋子有這般膽量,這般氣勢!這種陷害忠良的奸佞,就應該大耳刮子猛扇."

......

群情激憤也不過如此了,秦家瓦子已經炸鍋了,連台上演雜劇的都演不下去了,因為根本沒人看了.

台下角落里的一個短須中年人向台上使了個眼色,台上的戲把式們會意,悄無聲息地退到了後台.

至此,整個瓦子都成了那尖臉漢子的主場,所有人都聽他一人講述.

而那短須中年人看了一眼那尖臉兒漢子,對同桌而坐的另一虯髯大漢道:"你們從哪兒找來這麼一個'寶’?得虧沒在我秦家對面兒開場子,要不,非讓他擠兌死!"

若有熟人一眼就能認出,短須中年人同桌的正是潘豐.

潘豐低頭抿著茶湯,"以前是個跑江湖的說書匠,後來到了鄧州走不下去了,認幾個字兒,就投了咱們的酒坊."

"嘖嘖,端是一張巧嘴啊!讓給我怎樣?某專門給他開個場子說書."

潘豐一笑,"行啊,但要等過了這陣風."

中年人聞之一笑,"那就說定了.這幾天也別讓他挪窩兒了,就在我秦家場子呆著吧!回頭我再物色兩個說書的,跟他換著班兒來."

潘豐一拱手,"那就先謝過秦兄了!"

"客氣了不是?唐大郎那是咱商戶的臉面,哪能就這麼讓他們壓下去?"

潘豐抿然一笑,沒有說話,又看向那尖臉兒漢子.

要問大宋朝掌握輿論走向的是誰,那應該就是這幫說書的,還有各大酒樓,瓦子,勾欄場子.

而唐奕他們手里什麼最多?當然是酒樓,瓦子.

別忘了,唐奕他們還有個酒業協會呢.開封城里只要有酒的地方,就有自己人,想跟咱們玩輿論?

分分鍾讓玩臭你!

......

場中那尖臉兒的還在繼續.

而有人聽到唐子浩為曹覺鳴不平,不禁不解道:"可是,我怎麼聽說,曹老二和唐瘋子關系並不好吧?前幾年,曹老二沒出京的時候,兩人還在桃花庵前差點打起來."

"你知道個屁!"這回都沒用尖臉兒漢子出聲,就有人反駁道.

"那曹家和唐瘋子都好成什麼樣兒了,那時候兩人還都是半大小子,頂兩句嘴,能算得什麼數?"

"這麼說來,唐瘋子別看人狂一點,但是對兄弟,手下還真是夠意思!"

."切~!何止夠意思?"有人道."隨便拉一個華聯鋪或者酒行的伙計問問,在唐子浩手底下做工,哪一個虧著了?"

有人深以為意地點頭,"這倒是真的,出來賣力氣的,誰不想進唐子浩的買賣?給錢多不說,年節還有額外福利."

"要說,這幫官面兒上的人也真不是東西,把唐瘋子都逼成什麼樣兒了?"

"可不,這麼一個忠義之士,愣說人家謀反結黨,把人都逼到住窯子了!"

"不管怎麼說,唐瘋子還真是個人物,若換了別人,怕早被壓趴下了.看看人家那心境,此等逆境還能作出《桃花庵歌》這樣的灑脫之句!"

不見五陵豪傑墓,

無花無酒鋤作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