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玩輿論
g,更新快,無彈窗,!

桃花庵前掛了五年的"三句桃花"有下文了!

......

這在開封絕對是一等一的大事,甚至比唐子浩犯下的那些齷齪更加的引人注目.

大宋朝奇葩就奇葩在這里,任何事情,只要不是亡國,侵地的大事兒,就沒有什麼比一首懸了五年之久的殘詩更能點燃人們的激情.

這是文潮風雅的時代,唐奕就算作出花兒來,那也只是市井八卦,跟文雅的詩句,名詞是沒法比的.

短短幾日,開封大街小巷,酒肆,茶舍,無處不在談論唐子浩的這首《桃花庵歌》.

而曹潘幾家一看唐奕弄出這麼一首自比隱士的詩來......

"這是個機會吧?"

曹佾點頭,"確實是個機會."

王咸融道:"你們說怎麼辦吧?反正這口氣大郎咽得下,我老王也咽不下!"

曹佾一咬牙,"華聯各鋪,酒坊,酒樓,曲廠,回山街市,放假十天,每人發一貫酒錢,把人全給我撒出去!"

曹佾這是發狠了.

潘豐一聽,猛一捶桌案,"得勒,早就該動了!我把家里的仆役傭工,丫鬟婆子也都撒出去."

王咸融樂了,"我家守忠的禦前侍衛們也該放個假了."

玩輿論?

我們是你們的祖宗!

------

唐奕手下的那些生意要是放假十天,會是什麼效果?

開封半個城都得停擺!

別說華聯鋪現在掌握著開封三分之一的民生百貨,光酒行停業十天,百姓們想買酒就成了問題,酒價最少得飛漲五成.

而這些,都還不是主要的.

華聯倉儲和酒坊,酒樓,曲廠的用工,加在一塊兒得有幾萬人,再加上禦前的侍衛營,各家的傭工,這得多少人?

把這些人撒到開封的大小酒樓,茶舍,那得是多大的聲音?

......

春暖風輕,午後的豔陽撒在開封城,讓每一個角落都透著慵懶.

秦家瓦子里面已經是人滿為患,開封的閑人們一邊看著雜戲百藝,一邊品著豆蔻香茶,一邊兒還議論著現今城里的新鮮事兒.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

"嘖嘖,都說唐瘋子是浪得虛名,半闕郎也就是個沽名釣譽的幌子.現在都閉嘴了吧?原來人家是有真本事兒的!"

"可不,前四句桃花疊句,由遠而近,把桃花庵那一方景致描述的跟就在眼前一樣.誰能想到,三句桃花後面跟的不是一句,卻是許多句.且意境之高絕,氣冠當代啊!"

"其實,柳七公就曾說過,三句桃花可能只是一個鋪墊,真正的絕句還在後面呢!"

"柳七公這算是點出來後面不止一句,可是,誰也填不出符合那三句桃花的句子啊?"

"唉!"有人歎道.

"可惜了唐子浩的才學.有驚世之才,卻無服人之品,這麼好的文采,卻是個潑皮無賴的性子."

有尖臉兒漢子不服了,"切,你知道個屁!"

"怎地?"

說話那個被罵的一滯,辯白道:"現在城里傳的那些事兒,還不都是他唐子浩做出來的?",

"是他做下的不假,可事實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

"咦!"眾人一驚,"那是怎麼回事兒?"

那尖臉兒的來了精神,"跟你們實說吧,我有一表哥,就在華聯鋪做帳房.對于唐子浩和將門幾家的那事兒,還是有所了解的."

"你們猜怎麼著?"

"怎麼著?"

"我那大兄說了,這次是有人蓄意重傷他們東家!"

"......"

眾人一震,細想之下,還真有些蹊蹺.

唐子浩在京里這麼多年了,一直是小打小鬧不斷,卻從沒像這段時間一般,一下子冒出這麼多詬病之言,連多年前的事也都被翻出來了.

這要是沒人刻意操縱,誰信啊?

"可是,他屯幣千萬,戲耍宰相,掌摑朝臣的事,總不會是假吧的?而且,他去年帶人沖了張堯佐的府宅,可也是光天化日所為,很多人都看著呢!"

"就是,張堯佐都出來做證了,都是真的."

尖臉漢子左右看看,見旁桌也都圍了上來,更是得瑟,"你們這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唐瘋子有錢不假,家資千萬也不假.可是,我表哥說了,人家根本就沒屯幣禍民那一說."

"知道唐瘋子拿錢干什麼了嗎?"

"干什麼?"

"知道北邊兒在修的通濟渠嗎?"

有人撇嘴道:"這誰不知道,朝廷要花大力疏通南北,這是造福萬民的大事."

"狗屁的朝廷!修河的錢朝廷一分沒出,全是唐瘋子傾家財之力干起來的."

"真的假的?"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那可是近千萬貫的大工程啊?

"當然是真的!"尖臉兒漢子立著眼睛."我表哥是華聯的大賬房,華聯和唐瘋子的錢都去了哪兒,他還能不知道?"

"而且......"漢子見人越聚越多,賣了個關子.

"據說,當時定下的章程是唐瘋子出錢,朝廷出工,出地,合力修通通濟渠.可是,曾相公和韓相公起了貪念,一張嘴就管唐瘋子要修成之後得利的六成份子,唐瘋子哪能干?這才有了戲耍宰相之說."

大伙兒哄的一聲議論開來,"這麼說來,曾,韓兩位相公也不地道啊?人家拿千萬貫修河,他們卻想要大頭兒?"

"就是,出工出地?河地值什麼錢?出工更是容易,一句話的事兒,就讓各州出役了."

有人又道:"可是,他和張堯佐的過節總不是假的吧?沖了人家的府,打殘了人家的兒子,還在大殿上甩耳刮子."

那尖臉漢子撇嘴道:"所以說,你只知其然嘛."

說著,漢子伸出兩根指頭,"兩件,這其實是兩件事兒!"

"知道為什麼沖了張府嗎?"

大伙兒不耐煩道:"快說,快說!"

尖臉漢子嘿嘿一笑,知道再拖就要犯了眾怒,直聲道:"話說,這是張俊臣有錯在先.傳說,是他為了董惜琴,差點沒把唐子浩手下的一個護衛打死.唐瘋子為了給護衛報仇,沖了張府,廢了張俊臣."

"護衛?"大伙兒一怔."他身邊好像就一個護衛吧?"

有人附和,"對,就一個黑臉大漢,我見過."

"怪不得,有一次在街面兒上見到那黑漢是讓個俏小娘攙著身,原來是受了傷."

"那俏小娘就是董惜琴吧?"

"說遠了,說遠了!接著說張家和唐瘋子的恩怨."

那尖臉漢子見樓要歪,出聲把眾人拉了回來.

"至于那個殿上掌摑,也是真的.只不過,這一次不是為了護衛,而是為了曹家的老二,曹覺!"

"曹老二?涅面小將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