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桃花庵歌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得不說,董靖瑤在這三句詩上還是有些怨言的.

半闕郎,留詩只半闕,這是開封百姓都知道的事情.

唐奕這些年雖與桃花庵關系密切,卻也從未透露過三句之後的那最後一句到底是什麼.

也許,正如別人猜測的那般,唐子浩並無才名,半闕作來容易,整首卻沒了那個本事吧?

其實,這也是唐奕這麼容易就被人把名聲搞臭的原因.

唐子浩是個另類,可能是開封城中,唯一一個不以才名立足的名人.

在唐奕身上有很多標簽:瘋子,狂人,商業奇才,可偏偏最得人心的"才子"二字與之絕緣.雖有名師教導,卻給人不思學進的印象,對待文學的態度亦是十分輕佻.

留詩只半闕,這可不是什麼褒獎之意,恰恰說明了,他對文學的輕視與玩樂之心.

蕭巧哥聽了董靖瑤帶著幾分怨氣的說辭,不禁莞爾一笑,"我認識的唐哥哥,可不是不與人分享的人呢!"

"對嗎?"

說完,撲閃著大眼睛看著唐奕,讓唐奕一陣無語.

"又要來這一套,再騙一個下闕?"

當年在大遼,以為是分別,蕭巧哥問唐奕那首《玉青案》的下闕,唐奕一時激動,就給她了.

不想,根本就沒什麼分別,這小丫頭早就想好了要逃.

董靖瑤聞言一滯,蕭巧哥得過唐子浩的下闕詩?

劉幾見那美豔小娘只對唐子浩秋波連傳,未免有些吃味,"唐兄,若有佳句何必憋著?拿出來嗎,也好讓我等見識一番.想唐兄該不會是壓根只有三句吧?"

蕭巧哥秀眉微皺,這回連起碼的禮貌都沒有了.

沒好氣地的橫了劉幾一眼,"唐家哥哥想作便作,不想作,又何必非要拿來給別人品頭論足?公子這般處處心存心攀比,可是落了下乘了呢!"

劉幾臉色一陣青白,沒想到,這輕輕柔柔的小姑娘翻起臉來,言語是這般犀利.

一時無言之時,只見唐奕嗔怪地拍了一下蕭巧哥的額頭,溫怒道:"什麼時候用你出頭了?"

蕭巧哥吐了下舌-頭,乖乖地低下了頭.

"見不得別人在唐家哥哥面前耍威風嗎!"說著,又斜眼瞪了劉幾一眼.

唐奕也玩味地看了一眼劉幾,之後笑著對蕭巧哥道:"去,取筆墨來."

蕭巧哥一喜,輕快地跑進庵中.

不多時,竟費力地搬出一張小幾,然後點水研磨.

劉幾更是醋意橫生,心說,這位名聲已然臭街,憑什麼裝的跟什麼似的?

但是,發酸也沒用,只能吃味地看著明豔少女專心給唐子浩研磨,心里別提是什麼滋味了.

待少女把大毫粗筆遞到唐奕手中,他依然在心中腹緋,倒看你能把最後一句添成什麼樣!

唐奕立于牌前,也不遲疑,筆走龍行,在那三句詩後直接落筆.

......

身後諸人都是神情一緊,蕭巧哥一瞬不瞬地盯著看,口中又是喃喃念出聲:

"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

最後一句是"又摘桃花換酒錢"?

不單是他,董靖瑤與劉幾此時也是心緒難平.

董靖瑤是感慨,這首掛了五年的殘詩,終于補全了.好與不好都是其次,終究是出自唐子浩之手.

只不過......

董靖瑤下意識地望了一眼蕭巧哥,這下闕卻不是為了桃花庵而作.

劉幾一看最後一句是什麼'又摘桃花換酒錢’,已經在心中鄙夷了.

四句連在一起皆是無病呻吟,完全沒有實際的意境,雖然和前三句契合,但這一句填的,還真不如他的那句"歲過三秋染明前"呢!

可是,還沒等他開始得意,唐奕竟筆下不停,繼續寫道: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

靠!!

劉幾差點沒罵出聲,不是四言詩?這還有下文?

誰也沒想到,"半闕郎"在桃花庵留下的三句詩,後面不是一句,而是很多句!

誰也沒想到,唐子浩會在五年之後,才在這個時間,這種心境之下,突然把那半闕詩補齊.

......

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複日,花落花開年複年.

但願老死花酒間,不願鞠躬車馬前.

車塵馬足顯者趣,酒盞花枝隱者緣.

若將顯者比隱士,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將花酒比車馬,彼何碌碌我何閑.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見五陵豪傑墓,

無花,無酒,鋤,作,田!

......

五年前,唐奕因這首《桃花庵歌》與當時的情景不合,才只寫了三句.後來,不論董惜琴和董靖瑤怎麼苦求,也不道出全詩.

但是如今......

這首《桃花庵歌》卻正合了唐奕現在的處境.

借詩諷今,唐奕這是明著告訴趙允讓那幫人,什麼功名利祿,在老子這兒,就是個屁!

甯可老死花酒之間,也不願躬身車馬前.

車塵馬足非我所願,酒盞花枝謂我所求.

雖一在天上一在地,卻是彼為碌碌我為閑.

無甚不可,

無甚可!

"好詩!"

待唐奕寫完,蕭巧歌忍不住歡聲大贊,更是情不自禁地靠到近前,扯著唐奕的衣袖,"小妹就知道,唐哥哥一定有佳句的呢!"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別人看不穿!

這世上的人都只道唐子浩是唐瘋子,又有幾人能懂他眼中的大義,心中的堅持,和性子里的灑脫不羈呢?

唐奕痛快地長出一口氣,心道,老唐啊,反正咱們是"一家子",誰用不是用呢?就先讓我痛快痛快吧!

把大毫毛筆直接往地上一扔.

"痛快!"

回頭橫了一眼劉幾,一言不發的在蕭巧哥和君欣卓的簇擁之下,轉身進了桃花庵.

放在以前,劉幾敢這麼擠兌唐奕,不大耳刮子扇他,唐奕就不是唐奕了.

可是,經過這次波折,唐奕反而沉穩了不少.

像劉之道這種酸秀才,你就算扇了他,又有什麼意義?

好吧,主要還是,扇他沒什麼成就感!

況且,這首《桃花庵歌》也不是為了和他置氣才補全的.

唐子浩在人前第一次補了下半闕,要是沒點兒作用,那還寫來何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