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掛了五年的殘詩
g,更新快,無彈窗,!

觀瀾現在除了通濟渠疏導工程,各項生意沒有什麼是不可以拆分的.而且,觀瀾的中期目標已經明確,除了支撐通濟渠改造,余錢全部投入到華聯倉儲和酒業協會的擴張.

所以,唐奕現在不怕拆,而且,拆完之後三五年內,外人想查都查不出什麼端倪.

曹佾四下看了看有些簡陋的桃花庵.

"只是,委屈了大郎了!還要背著一個惡名,在這種地方住上好長一段時間."

唐奕擺手道:"這個你們就不用操心了,這不是挺好嗎?"

曹佾和潘豐對視一眼,皆未說話.

唐奕這段時候確實不容易,又要應對朝中變局,還要強裝鎮定.畢竟他現在是幾大家子人的主心骨,只有他穩得住,大家才穩得住.

"以後,桃花庵也要少來了."

曹佾點頭.

"官家讓我給你帶個話."

"什麼?"

"委屈你了!"

"靠!"唐奕往後一仰,"能不能來點新鮮的?"

"官家還說讓你放心,正好通過此事,把曾公亮,賈昌朝等人都換下去,文彥博,唐介可以回來了.且楊文廣回到西北主事,龐籍,丁度也將回朝.爭取年關之前,再把陳執中和宋庠也調回京.到時,咱們就不會像再這般被動了."

唐奕一皺眉,心道,也真是難為趙禎了.

為了讓他安心,連這些最不應該說的人員調動都和他通氣,足見趙禎對他的關心.

不過,確實這段時間,趙允讓明顯膽大不少.主要原因,還是親唐的官員在中樞勢單力薄所至.放眼朝堂,真正能為唐奕說話的,就只有一個富弼了.

但,有些人想走......?

唐奕突然出聲,"留著賈昌朝!"

曹佾疑道:"為什麼?今日局勢全拜他所賜,還留著他?"

唐奕道:"總比上來一個我們不知道底細的強吧?"

曹佾一怔,立刻明白了唐奕的意思.

賈昌朝已經是一顆明子了,留著他,確實比不知道從哪兒還會起是非要強得多.

而且,曹佾太了解唐奕了,把他坑了個底掉,老賈想拍拍屁股就走人?哪有那麼容易?

又交代了一下觀瀾以後的運作,唐奕把二人一直送到汴河大街的街邊,呆愣愣地看著二人離去的背影,良久未動.

......

事情雖然是按照唐奕的設計在發展,但是,以唐奕眼里不揉沙子的性子,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心里不憋曲那是假的.

單就街面兒上,見了唐奕恨不得繞道走的百姓就知道,他現在是過街的老鼠,人人懼而遠之!

"操他大爺的!"

斷了唐奕的官路,他可以不在乎;拆了他的觀瀾商合,早晚也能聚回來;但是,毀了唐奕的名聲,這可就很難再挽回了.

別說是把名節看得比命還要大的大宋,就算在後世,讓人指指點點,說三道四,那也不是什麼好受的事情啊!

唐奕恨恨地望了一眼斜對面的汝南王府,"老匹夫,這個場子要是不找回來,老子就不姓唐!"

......

"唐家哥哥不是最灑脫的嗎?怎麼這點齷齪小事就動了真火呢?"

悅耳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回頭一看,正是蕭巧哥,君欣卓兩個俏麗的身影.

時值四月,桃花庵的桃林正是抽芽落花之季,遍地的粉白花瓣映襯著兩個窈窕身姿,不知道為何,唐奕只是看了一眼,心情一下就好了不少.

唐奕撇嘴揶揄:"你唐哥哥我最是記仇,你不知道嗎?"

蕭巧哥嫣然一笑,"還真不知道哩."

無奈地看了眼君欣卓:"那巧哥以後可要小心了呢,萬不能得罪了哥哥."

"知道就好!"唐奕嘿嘿笑著隨她們往回走.

走到門前,唐奕一頓,"這牌子怎麼還立在這兒?"

來時都沒注意,門前一塊略顯陳舊的長牌,依舊掛在那里,而上面只有三句詩:

"桃花塢外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

沒了.

這還是好幾年以前,唐奕惡搞的那幾句詩.

不由自言自語道:"這都掛了有四年了吧?"

"五年又一個月."

門里,一個脆亮的聲音猛然響起.

只聽聲音,唐奕就知道,是董靖瑤.

唐奕輕笑道:"記得還挺仔細."

董靖瑤走到近前,也看了眼那半闕詩,低頭不接.

"最後一句是什麼呢?"蕭巧哥俏生生地歪頭問道.

唐奕正要說話,卻聞董靖瑤搶先道:

"沒人知道最後一句是什麼,可能只有劉公子的那一句補的最合意境了吧?"

唐奕眉頭一皺,又要說話,特麼又被人搶先了.

只聞:

"靖瑤姑娘繆贊了,那也只是當年一時興起之作,算不得佳作."

不是那個劉幾劉之道又是誰?

劉幾來到近前,先和董靖瑤打了招呼,看到蕭巧哥和君欣卓不禁眼前一亮,"這兩位娘子是?"

唐奕翻著白眼,把身子轉到一邊.對于這個劉幾,也說不上來為什麼就那麼煩.

待董靖瑤向劉幾介紹過蕭巧哥和君欣卓,蕭巧哥不禁好奇道:"劉公子填的最後一句是什麼?"

劉幾一笑,謙虛道:"拙作,不提也擺."

可是,那得瑟的神情卻出賣了他.

果然,不等蕭巧哥追問,他自己已經忍不住賣弄了,"歲過三秋染明前."

蕭巧哥略一沉吟,喃喃念道:"桃花塢外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化仙人種桃樹,歲過三秋染明前......"

念完,無聲搖頭一笑.

"怎樣?"劉幾一臉希冀."可還入姑娘的眼."

蕭巧哥抿然道:"確是極好的."

劉幾聞言,又是一陣得意.

可是,對蕭巧哥最是了解的唐奕從她的表情就知道,口不對心,根本就沒看上劉幾那句酸詩.

劉幾得了贊揚,自然更是歡愉.

"這要得益于唐兄的前三句留的妙啊!學生第一眼看見這前三句,心中立馬就有那最後一句浮現而出,當真是投緣的很."

蕭巧哥不接,看向唐奕,"唐哥哥必定也有最後一句的吧?"

"妹妹,還是別費心了."董靖瑤哀怨地看了眼唐奕,插話道."我們桃花庵為了這三句詩,連名字都改了,卻依然不能從唐公子這里問出那最後一句."

"想來,唐公子是不想與我等分享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