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資產拆分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靈海聽濤"兄弟的萬賞!

--------

范仲淹請見?

殿上為之一肅!

自慶曆六年范希文置仕之後,七年!這位隱世之臣七年都沒上過殿了.

今天卻為唐子浩而來,足見其對這個弟子的看重.

而范仲淹緩步上殿的同時,也是心有感慨,雖只是咫尺之遙,卻已七年未來了.

"老臣范仲淹,參見陛下!"

趙禎虛手一抬,"范公,平身吧!"

"謝陛下!"

"范公,此來為何?"

"為唐奕!"

果然......朝臣們雖心知為此,還是忍不住一顫.

"子浩自辨的折子剛剛呈上來,朕已經看過了,范公年世已高,就不用再跑這一趟了."

范仲淹沒有馬上做答,而是環視百官.

"老臣是怕!怕要是不來,我那徒兒就要被人送進大獄了."

范仲淹聲音不大,卻威儀四方,賈昌朝位列班中,聽得脊背生寒.

此時的范仲淹,比之七年前,比之慶曆新政之時,更加凌厲,更加鋒芒畢露!

眾人也都感覺到了這一點,猛然意識到,范希文置仕多年,人雖不在朝,但名聲卻不衰反盛.不但沒淡出視線,反而離官家,離大宋的權力中樞,更近了.

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屻無欲則剛!

此時,每一個人心頭都浮現出觀瀾上院之中,范仲淹的住所門前的那對楹聯.

原來,新曆時的那個范仲淹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無欲無求的范仲淹.

富弼眼見范仲淹眼神不善,柔聲道:"范公可安心,陛下已經著令四衙會審,子浩只需配合就是,無需下獄."

"哦?"范仲淹一滯,顯然沒料到是這個結果.但轉而一想也就明白了,環揖大殿,"老夫代那孽徒,謝過諸公了!"

大伙兒也下意識地的還禮.

趙禎道:"范公,安心回去吧,朕會還唐奕一個公正的!"

范仲淹搖頭,"陛下,言重了!這次確實是那孽徒有錯在先."

"范公,何出此言?"

"觀瀾商合終究還是存在的,這一點,他百口莫辨!"

"......"

朝官心說,也是,唐子浩能掙錢,掙點夠花就得了唄,錢多了也是禍害!那麼大的錢,幾千萬啊!

"老臣自辭官之後,一心辦學,子浩是個孝順的孩子,只想多掙一點錢,好讓老臣的觀瀾書院更加寬裕.走到今天,也是他目空一切所至,怨不得有人詬病."

趙禎不言,只聽范仲淹繼續道:"老臣已經訓斥過他了.這麼多年,老臣也想的明白,平安是福,無波為順.我師徒二人守著一個觀瀾書院也就夠了,何必再搞風搞雨?"

趙禎一怔,"范公,不可忘國啊!"

范仲淹搖頭,"陛下恕罪,就容老臣自私一回吧!"

說著又道:"國事,已經離臣很遠了."

"......"

趙禎無言.

就見范仲淹從懷中取出一扇本折子,"早些時呈到陛下面前的,是唐大郎的自辨.而此折,是老夫剛剛逼著他寫下的.算是最後的辨駁吧!"

說著,就把折子遞到內侍手中,呈到趙禎面前.

趙禎打開一看,手一哆嗦,折子直接掉在了地上!

范仲淹也不管趙禎的反應,"陛下珍重,老臣告退!"

說完,大步出殿.

一眾朝臣心說,這是怎麼了?

怎麼了?

趙禎猛的撿起地上的折子,用力一甩,直接甩到了堂下.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正砸在趙允讓臉上.

"這下,你們滿意了吧?"

說完,趙禎再一次拂袖而去.

為了唐子浩的事兒,趙禎已經甩了兩次臉子了.

趙禎一走,曾公亮撿起折子看了一眼,雖臉色凝重,眼中卻是笑意難掩.

遞給賈昌朝,賈昌朝一看,遞給趙允讓,並微不可查的一歎,"贏了......"

趙允讓緩緩翻開折子,那上面,寫的是觀瀾商合的拆分計劃.

唐子浩徹底放棄觀瀾商合,並按各家股分占比,把自己的那份拆給了曹,潘,王,楊四家;

自己的生意也都出讓:

華聯是以四十萬貫的低價,出讓全股于曹家;

嚴河坊作價三十萬貫,讓于潘家;

回山街市,五十萬讓于王家.

這還不算完,折子後面還附上了曹,潘,王,楊幾家的聲明.

幾家怕是也嚇破了膽,直言,觀瀾商合的生意徹底脫離觀瀾書院,四家也不再合股經營.除了在建的通濟渠,其他觀瀾生意將在近期拆分各自經營,還一並歸還了官糧轉運的糧權.

趙允讓就算城府再深,也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贏了!?

何止贏了,這是大贏!

觀瀾一拆,還何足懼哉!?

--------

此時,桃花庵中.

曹佾心里沒底道:"他們能信嗎?"

唐奕翻著白眼道:"有什麼不信的?這事鬧的這麼大,根源就是觀瀾商合,朝廷肯定會派專人來監督咱們拆分資產.到時候,白紙黑字一落定,還有什麼不信的?"

潘豐道:"他就猜不出來,咱們玩的是一手暗渡陳倉?"

唐奕搖頭,"應該猜不出來."

"為什麼?"

唐奕很想說,因為趙禎這個"影帝"演的太特麼真了,就跟真的失了觀瀾這一臂一樣.

但是,那是皇帝,不能隨便拿來說笑.

"因為價格!"唐奕凝重道.

他的生意哪一項不能坐價千萬?

轉頭看向曹佾:"要是我真把華聯做價四十萬賣給你,你還能還我?"

呃.....

曹佾還真得琢磨琢磨,這個便宜占的太大了,誰不動心?

"問題關鍵就在這兒,有人監督,咱們的契做不了假.要是我按正常價來賣,還有回購的可能,他可能還要懷疑一番.但是,這麼低的價格,幾乎就是白送,沒有人會傻到有了契約還會還給我."

這其中有一點,是趙允讓算計不到,也是唐奕唯一依仗的.

那就是,趙允讓不知道,觀瀾商合幕後真正的大老板是趙禎,曹潘王楊幾家,包括唐奕,都只是打工的.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唐奕才大大方方地把觀瀾折分了,不怕曹潘幾家貪了他.

貪了唐子浩的,就等于貪了趙禎的,曹潘他們幾家敢嗎?

而趙允讓正是不知道這一點,才會相信觀瀾真的拆開了,唐奕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其實吧....."曹佾出聲道."這里面就算是沒有官家的因素,到最後,我也會把生意還給你,你信不?"

唐奕白了他一眼,"信!"

"為啥?"潘豐瞪眼道."我跟他認識幾十年了,我都不信!"

唐奕道:"因為如果換做是我,我也會還給你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