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公道在人心
g,更新快,無彈窗,!

這章發在這個點兒,是因為過了十二點就是一位好兄弟"陳萌萌"的生日.

就一句話--生日快樂!

多了也不用說了,來點實在的,今天加更,算是生日禮物了吧.

四更,還是五更,看能寫多少了.

看書的兄弟們不用謝我加更,謝他吧!在書評區刷個屏,大伙一起熱鬧.

.......................

說心里話,唐奕還真不怕趙允讓構陷.

一來,他干的事情沒有私心,身正!

二來,趙禎知道他沒有私心,有底氣!

再者,唐奕無所求!

人活一世,無非"名利"二字.

而這兩樣兒在唐奕這里,基本沒有什麼實質的意義.

于名,要不是老師和趙禎逼著,他是不會學儒的,更沒想過當官.

所以,你想廢了唐奕,要麼暗殺,要麼把他建立起來的金融大盤掏空.

于利,就更不用說了.以唐奕現有的財富,就算什麼都不干,花到大宋都沒了,也花不完.

唐奕怕的,是不知道趙允讓要干什麼.

敵暗我明是最凶險的,所以,面對這個局面,唐奕只能下猛藥了!

老子直接觸底行了吧?司馬光那一箱子帳冊就是唐奕給他的!要不以司馬光那芝麻綠豆大點兒的小官,想一個月就把觀瀾商合查個底兒掉?做夢!

連范鎮也是自己跳到唐奕這邊來的!

范鎮不傻,身為大宋駐遼通政使,觀瀾書院設在大遼的北閣,還有華聯鋪這幾年的動作他能不知道嗎?這里面方方面面要是沒有皇帝的影子,唐子浩怎麼敢這麼玩?所以范鎮一回國,第一見事兒是去拜趙禎,第二件事就是來拜觀瀾.

而當范鎮那里傳來消息,說是曾公亮,賈昌朝都找過他的時候,更加堅信了唐奕的判斷!

那就是,趙允讓不惜拿賈昌朝來換唐奕,可見在他的計劃之中,唐奕必定是一大阻礙.不然,他不可能這麼著急的要干掉唐奕.

那唐奕索性就讓所有人以為,他不是個威脅,或者說是廢人!

那時候,唐奕這個阻礙沒有了,再看趙允讓有何動作.總比現在保這個,保那個,最後兩眼一摸黑的強.

"大郎要如何應對?"潘豐最關心的就是這一點.

單是謀逆,還真動不了唐奕.但是,再加上結黨,屯幣,通敵這幾條,那就誰都說不准了.

唐奕撇嘴道:"老子通敵,老子還想謀逆,還結黨,還操縱民生?你信啊!?"

潘豐把腦袋搖得的直出虛影,"不信!"

"那不就得了,這事兒根本就不用解釋,大宋的官們,還是有良心的多."

"你快別扯了!"潘豐一甩手.

"這事兒你要是沒所表示,光憑幾個文臣就想混過去?做夢呢!"

"誰說我沒有表示?"

"怎麼表示?"

"散財!"唐奕咬牙道."老子就跟他們玩把大的!"

"散財?"潘豐一哆嗦.

這兩字兒本就挺嚇人的,要是唐子浩說出來,就更嚇人了.

--------

這次,唐奕沒打算拖下去,第二天就上本自辨,不過,依舊是蒼白無力.

出奇的,這次沒什麼人落井下石,大伙兒都心明鏡似的,這幾條大罪壓下來,唐子浩就算全身都是嘴也說不清.

趙禎許是知道這事算是拖不下去了,也沒太說什麼,照規矩辦,令開封府抓人.

命富弼為主審官,開封府,刑部,大理寺,登聞院四衙會審,一切照律法辦事.

朝臣一陣默然,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前些日子還風光無限的唐子浩這就下獄了?

有良心的,開始為唐奕不平,這次那人玩的有點過了.

而這其中,就有包拯!

......

趙禎剛一下旨,包拯就緩緩出班來到大殿正中.

"臣,反對!!!"

趙禎一怔,萬沒想到,這個時候還有人反對.而且反對的人,是只認理,不認人的包拯.

"包卿家,為何反對?"

包拯深吸一口氣,"陛下恕罪!其實,臣也不知道為何反對."

噗~!

包括趙禎在內,所有人都愣了.

這不是包拯的風格啊?老包什麼時候說過沒底氣的話,干過不合禮法的事情?

"記得臣入諫院之時,陛下曾與臣說過,臣是直臣,是孤臣,要守好自己的本份!"

趙禎點頭,"朕確有此言."

包拯聞言深深一揖,"那臣反對的理由,應當就是這個本份了吧!"

百官直翻白眼,老包怎麼也開始繞了起來?

"臣只是單純地覺得,做為一個直臣的本份,就是要時刻讓自己的君上保持清醒.當所有人,包括陛下都認准一個死理的時候,那直臣必然要出來發聲,哪怕只我一人反對,也得讓大家都保持清醒."

"......"

眾人都不說話了,包拯話里有話,只不過還沒挑明罷了.

包拯繼續道:"而現在,貌似大伙兒都不太清醒."

"何來此言?"

趙禎激動難明啊,這麼多天啊......

這麼多天,終于有一個人出來說句公道話了,終于有人要拉大郎一把了!

雖然知道這是唐奕算計好的,可是這般死命的把屎盆子把唐奕身上潑,趙禎真有點兒心疼.

"平心而論......"包拯環視眾人.

"唐子浩二十有一,雖有絕豔之才,但也不過是個二十出頭的青年.把謀逆,通敵,結黨,禍民,幾條大罪堆在他一人身上,合適嗎?"

"老夫不管什麼證據,亦不知其中玄機.縱然其有錯,然這幾年朝廷拿了唐子浩多少好處?用其度過了幾番危機?"

"想想大河天水,唐子浩一捐百萬;想想河北數十州吃了唐奕多少糧食;想想沼氣積肥給大宋帶來多少民利;想想鄧州一地因其富庶民安......種種報國之事不勝枚舉.今天說他要反,你們信嗎?"

很多朝臣此時已經低下了頭,唐奕這些年為朝廷做了多少事,大伙心知肚明.

包拯又道:"查,確實要查,這是一朝禮法,不容有疑.可是,在查明之前就把這樣一個有功之人緝拿下獄,良心何在?!"

曾公亮打斷道:"希仁,此言有失偏頗!緝拿亦是法禮所至,若唐子浩自清無濁,朝廷也自當還他一個公道.希仁一味只談功,不講過,倒是有失公允了."

包拯道:"何為公允?相公嘴里的就是公允嗎?"

"你~~!"曾公亮被老包頂的一時無言.

他是真不敢跟這位犟嘴,這位爺發起飚來,一點不比唐奕威力小.真急了,老包可是什麼都敢說的.

"也不用下獄查辦吧?"吳育終于干了一回正事兒,出言聲援包拯.

有吳育牽頭,一些君子之臣也出班應援.

王拱辰出班道:"臣以為,唐奕有功于朝,大可大方地請來問話,何必緝拿?寒了人心也是不美.唐奕身為范公門生,畏罪潛逃之事是萬萬做不出來的,隨傳隨到也就可以了."

"臣附議!"

"臣附議!"

"臣附議!"

殿上朝官十之六七出班附議,趙禎一挑眉頭,看向趙允讓,"王兄以為如何?"

趙允讓眼皮一跳,"臣,附議......"

趙禎嘴角一揚,"那就這麼定了吧!"

"陛下聖明~~"

朝臣一陣山呼,正要歸班,只見殿外內侍進來傳話,"啟稟陛下,尚書令范仲淹請見!"

眾人一怔,范公怎麼來了?這是要為弟子出頭?

趙禎凝重地長出口氣......

"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