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以毒攻毒
g,更新快,無彈窗,!

還有一章應該在十二點之後了吧.

求票!

----------

大宋台諫沿襲唐制,有察諫院,察院,檢院之分.

諫院也就是通常所說的言官所掌,主要彈劾勸諫,是朝廷的良心.

包拯,還有已經出京的唐介,都屬諫院言官.

檢院還有一個名字--登聞鼓院,有檢舉,督查之職.

那是百姓和朝官們告禦狀的地方,登聞鼓一響,上達天聽,不論大小事務,皆由皇帝親問.

而監察禦史,隸屬察院,品秩不高而權限廣.

宋制設六人,掌察百僚,巡按州縣,獄訟,軍戎,祭祀,營作,太府出納皆蒞焉,知朝堂左右廂及百司綱目.

今日,司馬君實抬箱上殿,大伙兒一看便知,又不知道是誰要倒黴了.

果然,李秉臣剛一宣布開朝,趙禎還沒坐穩,司馬光便一抖大袖出班高唱:

"臣有本奏!"

趙禎眉頭一皺,心說,還沒到朝臣奏議這一步,你急什麼?

忍不住看了一眼位列班中的汝南王趙允讓,"司光愛卿,何本上奏?"

司馬光一揖到地,"臣身為監察禦史,有監察百僚,都護民間之職."

"今日有本奏,鄧州唐子浩勾結重臣,結黨營私,擾亂朝綱!"

趙禎膩歪地瞪了一眼司馬光,然後不著痕跡地又橫了一眼趙允讓.

心說.都把謀反的帽子扣上了,你參這些還有何用?

不耐煩道:"他怎麼勾結重臣,結黨營私了?"

司馬光聞言猛的起身,把身旁的大箱子一掀,只見里面滿滿登登都是一本一本的帳冊.

"鄧州唐子浩自慶曆七年起,以觀瀾書院的名義,引京中諸多權貴入股觀瀾商合!"

"觀瀾商合?"

很多朝臣都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號,心說,觀瀾書院還做生意?難怪富得流油,吃用都是最好的.

以前,文彥博也在朝議之上提過一次,只不過,那次只說是唐子浩的生意,可沒觀瀾書院,還有什麼權貴的事情.

就聽司馬光繼續道:"短短七年時間,觀瀾商合已經聚攏了包括曹家,潘家,王家,楊家等將門巨擎,斂財數千萬貫.屯幣擾民,操縱糧道,其心可誅!"

"......"

"......"

"......"

司馬光只是幾句話,大伙兒都不用看那一箱子帳冊,就已經傻眼了.

"數千萬貫?"

是聽錯了,還是司馬君實說錯了?數千萬錢吧?

大宋一年的財稅也才不過幾千萬貫吧?

趙禎也僵在龍椅上,一動都動不了了.

唐大郎這次玩大了吧?怎麼直接就把家底全晾出來了?

下面的汝南王差點兒沒樂出聲來,心道,這個司馬君實還真是個人物啊!只是透給他一點點信息,他居然能在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里查出這麼多東西.

祡宸殿上,已經驚掉了一堆下巴了,可是司馬光還沒完.

"臣已經查明,唐子浩這些年與將門內外勾結,把觀瀾商合做到了一個足以毀國滅朝的地步."

"年入千萬貫之資下落不明,致使民間錢荒更盛,已經到了撼動國本的地步.此有臣經年查證,得來觀瀾細目一百三十七賬,還請陛下嚴查,嚴辦!"

面對堂下的一片寂靜,趙禎已經有點慌了.

唐奕這次玩的真是太大了,這事兒放在平時都不是小事兒,何況還和謀反之嫌聯系到了一塊兒?

"且,且容朕細細查證之後再做定奪吧......"

沒辦法,只能一個拖字訣,最起碼先過了今天再說.

趙禎要拖,可是有人卻不讓他拖.

汝南王心中暗笑,想拖?那就連下面這一本一起拖了吧!

果然,還沒等趙禎再說別的,眾臣之中又有一人出班.

"臣,有本奏!"

趙禎定睛一看,是在大遼做了四年通政使,年初剛回朝的范鎮.

"愛卿,有何要奏?"

"臣在遼多年,多方查證,得知唐子浩假借使遼之機,用大遼華聯鋪的所得賄賂遼朝帝,後兩族,用意難明,還請陛下徹查,徹辦!"

"!!!!"

"......"

通遼!?

范鎮這個大雷扔出去,下面嗡的一聲就炸開了鍋.,

通敵賣國,忤逆謀反,結黨營私,操縱民生......

這個唐子浩的腦袋上還能安多少罪名?幾項大罪已經讓他犯全了.

不過,范鎮這一出來,局勢反倒明朗了.

司馬光一個從六品的監察禦史,年輕有沖勁,很可能是對事不對人.

但,范鎮卻不同.慶曆年間,范鎮屬于保守派,這次火上澆油,對人不對事的意味更加明顯一些.

一些與汝南王有牽扯的朝臣都看向趙允讓,心說,原來是又有了新動作!

而那些純粹對事不對人的中正之臣,現在也有了一絲絲的動搖.

做的有點兒過了,只是一個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至于這般大動干戈嗎?

尤其是包拯,不動聲色地看了眼司馬光,范鎮,最後把目光定到了汝南王身上.

月滿則盈,水滿則溢!

----------

下朝之後沒多久,在桃花庵中.

潘豐苦著臉大叫:"大郎,這次玩的太大了,如何脫身?如何脫身啊?"

唐奕坐在院中的石幾前,一面品著茶湯,一面悠然道:"他們既然要壓死我,那我就讓他們壓唄,力度不夠,我再幫他添一把."

潘豐使勁兒順著胸口,"早晚讓你嚇死!"

他也是早朝之後才知道,有司馬光和范鎮的彈劾的,嚇的急匆匆地來找唐奕.可是到這兒才知道,原來這里面有貓膩.

"之前我還在奇怪,司馬光不是一向和你相交甚善嗎,怎麼會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

唐奕一震,低聲道:"小點聲,要是司馬君實與我有交往的事情傳出去,那這個底就白泄了!"

潘豐心虛地四顧一望,隨後又忍不住嘖嘖稱奇道:,

"難怪,難怪司馬光把觀瀾查了個底兒掉,卻偏偏沒查到這里面有官家的事情;范鎮把你在大遼做過的齷齪之事都抖了出來,卻唯獨沒報你拐了大遼王妃!"

唐奕陰狠道:"這叫以毒攻毒!老子幫他們把我摁到最底下,我看你還能怎麼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