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示敵以弱
g,更新快,無彈窗,!

賈昌朝這次玩的有點兒太無私了......

不說別的,慶曆之時,夏竦和章得象那是二人連舉,且捏造了證據,一眾保守派也都是站在他們一邊搖旗吶喊.

就算如此,夏竦也是險死還生,只比范仲淹等人在朝里多呆了不到兩年,就被趙禎趕了出去再也沒回來.而章得象更是當時就被下放,死在了任上.

這次,賈昌朝明顯得不到任何支援,就算把唐奕搞臭了,他自己也絕不會比唐奕好到哪里去.

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要說是吳育干出來的,大伙兒絕不稀奇,但要說是賈昌朝這條老狐狸,就沒人會信了吧?

"而且!?"唐奕凝重地掃視眾人.

"照理說,陛下一連得了兩個兒子,趙允讓想把他家老十三送回宮的計劃已經是沒有可能了."

"那......為什麼不見其偃旗息鼓,反而更加迫切地要除掉我.或者說,要除掉我手中掌握的籌碼呢?"

"......"

"......"

這的確又是個問題,而且是個大問題!

趙允讓不退反進,就說明他還沒死心,還有後招.

而這個後招是什麼,大家並不知道,這才是最可怕的!

敵暗我明,盲入敵陣,這才是最就該擔心的.

潘豐急道:"那現在怎麼辦?"

他到底還是個粗人,再細也沒文人那些彎彎繞.

唐奕與范仲淹對視一眼,"將計就計!"

范仲淹接道:"示敵以弱?"

"示敵以弱!"

"既然你要把我打下去,那我就下去好了,總比身居高處給他當靶子來得舒服."

而且,唐奕很想看看,趙允讓的後招到底是什麼.

也只有明白了趙允讓的意圖,他才好有應對之法.

"正好借這個機會,把觀瀾的壓力引到我身上來."

范仲淹攔道:"不用,觀瀾這點兒事兒,老夫還頂得住!"

唐奕接下來要面對的態勢已經是不可預測了,不能再往他身上壓擔子.

"那咱們就商量一下,應該怎麼被他們壓下去吧!"

被他們壓下去很容易,難的是,怎麼被壓下去,還不能讓人看出破綻......

------

近幾日,自賈昌朝一本炸下去之後,朝中為之一靜,連事關觀瀾廢學棄道的彈劾也都一並失聲,誰也不敢再提.

這個時候是最敏感的時候,誰都吃不准大局走勢,還有趙禎的態度.任何小的漣漪都可能掀起驚天之浪,所以,誰也不敢觸這個黴頭,誰都不敢再跳出來立旗.

大家只等賈相公和唐子浩兩邊哪邊先沉不住氣,出來發聲,到時候再見機行事也不遲.

而趙禎也像忘了賈昌朝有此一奏,一連三天都跟沒事兒人一樣,朝議之上連提都不提一嘴.

終于,賈相之奏過後的第四天,唐子浩托付范仲淹代呈一表,為自己辯解.

直言在觀瀾所行這事都是拳拳為國之心,絕無反叛之意,且鄧州軍營駐紮回山,雖是他請諫而成,但確有必駐一廂的理由.

唐奕這一本就像扔到池塘里的一塊石頭,果然起了漣漪,朝臣們暗道:看來,唐子浩這是沉不住氣了,想要把自己撇清.

可是,這事兒你撇得清嗎?

想撇清,可不是幾句話就行的,你得有實際行動啊!

于是,有自視剛正的言官開始把炮口對准了唐奕,進奏唐子浩辯駁蒼白無力,不足以服眾.

唐子浩一看一本效果不大,只得再上一本,這一本也終于有了點干貨.

唐奕為了避嫌,自請脫離觀瀾書院,卸去一切教課,學務之職.

而且說動就動,當天就停了課,搬出了觀瀾書院.奏本呈到朝堂之上的時候,人已經住進了開封城中的桃花庵.

文臣們一看,這還差不多,總算有了點兒自辨的樣子.

而這次自辨也確實為唐奕挽回了一點兒劣勢,朝臣們不禁惋惜,唐子浩人狂了點不假,但也是真有本事,就這麼被排出中樞之外,著實可惜.

......

下朝之後.

賈昌朝沒回政事堂,而是稱病回府修養.

下午的時候,換了便裝,從後門乘小轎出府,在城里繞了一圈兒,進了相國寺.又趁人不注意,到了相國寺後門的小巷子,那里一牆之隔的,正是汝南王府.

"王爺可安心的,唐子浩自離書院,住進**窩,已經再無翻身的可能了!"

在賈昌朝看來,唐奕這根本就是自己輕賤自己,為了撇清關系,已經連桃花庵這種地方都可以住下了.

汝南王趙允讓暗暗點頭,"賈相,受委屈了!"

賈昌朝一苦,"王爺只要忘了那......"

"放心,以前的事都過去了,賈相安心出朝,不出十年,本王定讓賈相再臨卿相!"

賈昌朝暗道:十年......老夫還有幾個十年?

"不說這些,王爺下一步可有打算?"

"賈相且安心回去,下面的事情就不需賈相操心了,也好少些麻煩."

"謝王爺體貼了!"

......

送走賈昌朝,長子趙宗懿和十三子趙宗實從里間閃了出來.

趙宗懿看著院中走出去的賈昌朝,"父王為了一個唐子浩,就舍了賈昌朝,真的值得嗎?"

趙允讓沒說話,正如范仲淹等人所說,為了一個唐子浩,十個賈昌朝也值得!

轉頭看向一直悶聲不語的十三子宗實,柔聲道:"你要沉得住氣,咱們父子兩代幾十年都等了,難道還在乎再多等十幾年嗎?"

趙宗實五官中正,眉眼狹細,第一眼看去,只覺這是個敦厚仁愛之人,但總覺哪里有些別扭,卻又說不上來.

此時,聽聞趙允讓的話,趙宗實眉頭稍展,"父王放心,兒臣等得起!"

趙允讓莞爾一笑,"那就好!"

這時趙宗懿插言道:"那咱們下一步當如何?"

"廢了唐子浩可還遠遠不夠."

大家都以為,唐子浩的事情應該昨天就劃上一個句號了,最終以賈昌朝大勝,唐子浩身敗名裂而告終.

可惜......

更猛的料,還在後面!

第二天一早,官家還未臨朝,朝臣們正在等著上早朝,就見監察禦史司馬光到了.

司馬君實到了也沒什麼,主要是他身後跟著的兩個大內侍衛抬著的一口大箱子,實在太顯眼了.

而且,等上朝列班之時,司馬光又把箱子直接抬上了大殿,這下朝臣們更不淡定了.

看來,今天這是有大動作啊!

......

確實是大動作,捂了這麼多年的觀瀾商合,今天要揭蓋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