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反常
g,更新快,無彈窗,!

感謝"泡哥"的萬賞.

泡泡跟我說:要沉得住氣,耐得住寂寞,很貼心.

這書本寫到現在,最大的收獲可能就是這樣一幫真心為我的朋友了.

泡泡放心,去廣-州,一定會去找你的,你帶我去東-莞......

做為回報,來大理,我帶你去領略一夜愛情之......

好吧,我去跪鍵盤了.

----------

甯可犧牲一個賈昌朝,也要把唐子浩摁下去.

這一手夠狠,尤其是對自己夠狠.

這個謀反的帽子,即使壓不死唐奕,但也有十足把握毀了唐奕的一生.

唐奕都可以想得到整個事態的進程.

"謀反"是肯定坐不實的,賈昌朝甚至以後都不用再提這個茬兒,他只要把這顆雷扔出來,之後怎麼樣,就全看唐奕如何接招了.

而且,不論唐奕怎麼接招,多少人幫他搖旗吶喊,最後的結局都絕對不是唐奕,范仲淹等人希望看到的.

大宋是文人政治,亦或者說是君子政治.別說是謀反的罪名,就是小罪被彈劾,當事人不管有無罪責,為了避嫌自證都要自請貶黜,

當年,夏竦和章得象以一封偽造的書信誣告慶曆黨人意圖謀反,誰都知道是假的,趙禎更是連信都不信,可還是將整個慶曆集團一網打盡.

若是沒有唐奕,范仲淹,尹洙會因此客死異鄉,杜衍結束政治生涯幾年即猝.而當時還屬小官旁末的富弼,韓琦,歐陽修等人,也是下放近十年才得以回京,足見其威力有多大.

這個帽子一扣下來,不論真假,對當事人的政治生涯來說,都是一個難以逾越的坎.

可是,唐奕是個白身,賈昌朝這一本又能把他怎樣呢?

要知道,唐奕可不用自證清白的貶官出京,因為他沒得貶.長腦袋的也都知道,趙禎也不可能治唐奕的罪.

但,沒得貶,又治不了罪,卻不代表就沒了殺傷力.

事實上,這一本的殺傷力,比唐奕是官身還大.

可以說,因為這一本,唐奕的政治生涯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朝堂之上,長眼睛的人都知道,唐奕未來必是朝中要員.趙禎對唐奕的依仗,幾乎就是明著告訴大伙兒,這是大宋未來的宰相,國之重器.

可是,謀反的言論一出,不但唐奕自己要保名節遠離官途,而且,走科舉入官身這條路,他也不用想了.

即使趙禎再偏幫他,也不可能有任何一個主考會錄用于他,誰也不會把自己的名節和這麼一個有謀反之嫌的人綁到一塊兒.

就算唐奕不要臉,用別的辦法厚著面皮入了官身,也必遭人詬病,時不時就能讓人把這段老底兒掀出來晾一晾,這其中的惡評將伴隨他一生.

--------

此時屋中眾人一片哀怨,賈昌朝這是又重玩兒了一次慶曆新政時的把戲,想一棒子把唐奕敲死.

潘豐就納了悶兒,"賈昌朝跟大郎可沒這麼大的仇怨,多半是背後有人指使,那個人也必定是汝南王!"

"可是,以賈昌朝的能力和地位,在汝南王一系之中也是個重中之重的人物了,為了一個白衣書生,值得嗎?"

范仲淹道:"值得!因為你們觀瀾商合所運作的事情,趙允讓幾乎都知道."

杜衍接道:"阻止一個掌握這般驚人實力的政敵步入官場,別說一個賈昌朝,就是十個賈昌朝也是值得的."

曹佾則道:"汝南王不光是要阻止大郎入朝,而且是要借這個勢,把大郎徹底搞臭."

這段時間,關于唐奕那些不好的言論,已經在開封瘋傳,不明真像的百姓們自然對這個目無法禮的狂徒有所偏頗.

掌摑朝臣,頂撞宰相,勾結內苑,至人傷殘......哪一件放出來,都是個大屎盆子.

這麼多惡名加到唐奕一人身上,那名聲得壞到什麼地步,想想就知道了.

"咱們可不能坐以待斃啊!"潘豐已經急了.

"唐奕的惡名要是作實了,不但書院要受到影響,連商合,還有鄧州那邊都要受到牽連."

可不要小看了悠悠眾口的威力,大宋的言論自由,文人對名節的看重程度,是後世都無法理解的.

別說一個唐奕,幾十年後那個權傾天下,只手遮天的蔡京,都被開封的老百姓罵得門兒都不敢出,亦要有所收斂.

......

眾人分析了半天,唐奕始終一言不發,凝眉沉思.

尹洙見他久不言語,十分反常,遂出言問道:"大郎,在想什麼?"

"啊,啊?"唐奕抬起頭,愣愣地看著大伙兒.

顯然,大家剛才說的,他根本就沒聽.

范仲淹道:"如今以到了這般境地,大郎可有什麼應對之法?"

唐奕展開眉頭,"老師安心便是,傷不到根本."

"還傷不到根本?"潘豐一翻白眼,這位的心可真夠大的.

唐奕笑道:"官不官的,老師最清楚,奕根本就不在乎.",

杜衍急道:"官還是要當的."

這個世道就是這樣兒,讀書不當官,那還讀什麼書?

所以,入朝這個事兒,由不得唐奕,就算他不想也沒用,趙禎和幾位師父也不會同意.

唐奕也不和杜師父爭辯,繼續道:"入朝之事且先放下,要是我想,誰也攔不住."

轉頭對潘豐道:"生意上也可放心,觀瀾商合不是他們把我一個人弄髒了就能怎麼樣的.商合已經上了正軌,開始發力,這一但動起來了,就誰也不能讓它停下來了."

范仲淹奇道:"那你在想什麼?"

既然什麼都不擔心,何苦這般久不見笑容呢?

"我在想......"唐奕略一沉吟.

"老師就不覺得奇怪嗎?"

"奇怪什麼?"

"賈昌朝這一本,毀我官運是肯定的.但是,他自己的政治生涯也就基本宣告結束啊?"

范仲淹一怔,與杜衍,王德用對視一眼,亦從二人眼中看出了震驚.

大家都是久在官場之人,唐奕一點就透.

唐奕一攤手,"就算賈昌朝是趙允讓在朝中的棋子,可是,這個棋子也未免太聽話了吧?"

"全無私心?趙允讓讓他干什麼就干什麼?都不計後果的?他有什麼好處?"

"對啊!"

曹佾也想到了關鍵,此事對賈昌朝可以說是一點點好處都沒有,這個老家伙怎麼會這麼聽話,甘願犧牲自己,也要保住趙允讓的大局!?

"趙允讓憑什麼能把賈昌朝這般死心塌地的綁在自己的船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