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放大招
g,更新快,無彈窗,!

昨天一共是加八更的打賞,還欠兩更,今天補不上,明天也補上.

對于一些經濟能力有限的客官來說,蒼山不求你們打賞,只要訂閱就好,訂閱就有加更!

目前《調教大宋》的均訂差一點點到兩千,大伙兒能不能把蒼山送到兩千均訂以上?

只要到2000均訂,每天保底三更,持續一個月!可好?

要是還能更高....2200保底四更!2500保底五更!

那些看盜版或是跳訂的朋友們,如果覺得蒼山寫的很一般,那就算了,沒打動你是我的錯.

要是覺得蒼山還可以的,懇請你們支持一下正版閱讀,真的用不了幾個錢.

拜托了!

還有,謝了"泡哥"!

----------

唐奕知道,觀瀾改制必定會受人詬病.

但是,他沒想到的是,勢頭會這麼猛,這麼大!

起初,太學直講胡璦一紙奏折直接告上了金鑾殿,曆聲喝斥觀瀾書院廢學叛道,以軍伍之禮應教,棄儒毀德.

胡璦可以說是一上來直接就開大招了.

廢學叛道,棄儒毀德?

這頂大帽子扣下來,誰敢接?胡璦這是想一下子打死觀瀾.

當然了,觀瀾要是真被這一棒子打死了,那太學也就可以堂而璜之的接收觀瀾的學霸們了.

這幾年,太學讓觀瀾壓得死死的,胡璦這回連老臉都不要了,也要爭回這口氣.

這頂大帽子觀瀾還沒來得及反應,第二波攻勢就已經到了.

第二天,言官王拱辰,三司使韓琦,宰相曾公亮等便聯名上奏,請求官家查辦觀瀾書院廢學棄道,叛儒毀道之實.

吳育知道,這件事情上,富弼肯定是站在觀瀾一邊的,忍不住出班噎了一句,"人家觀瀾是民辦之學,如何授業,還輪不到朝議這麼隆重吧?"

可惜,吳育那點本事哪是王拱辰,韓琦等人的對手,這一句不要緊,反到讓他們抓住其缺,把吳育好頓羞辱.

趙禎實在看不下去了,提前退了朝.

趙禎打的還是和稀泥的主意,觀瀾的改制他是首肯了的,雖有失禮法,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遠沒到什麼廢學棄道的地步.

只不過,觀瀾這麼一改,就踩到了文臣的麻筋兒,那是肯定的.

不說別的,狄青把手伸到了西府,就已經讓文臣們如梗在喉了.如今,觀瀾把武人之治用到了書院里,這分明就是挖士大夫的牆角,這是要從根兒上壞了文臣的根基,怎麼可能不鬧?

而且,趙禎心里很清楚,這只不過是個開始.

果然,之後幾天,查辦觀瀾,勒令觀瀾停止軍制,甚至問罪觀瀾山長范仲淹的折子,雪片兒一樣往趙禎的案頭飛.

朝中百官,除了富弼,吳育,狄青沒有發聲,連包拯都覺得范仲淹這次弄的有點過了,亦上表參了他一本.

趙禎是依舊怡然不動.

他們愛鬧就讓他們鬧好了,皇帝不搭理不就得了,最多把參上來的折子留中不發,總有鬧夠的時候吧?

但是,他還是想簡單了,或者說,觀瀾和趙禎這次有些輕敵了.

此事出來之後,已經低調了很久的賈昌朝,終于動了.

而且,這一動,就是驚天動地.

四月十五,事逢大朝會,賈昌朝當著文武百官,各國使節的面兒出班上奏:唐子浩意圖謀反!

......

大慶殿內,有一個算一個,都聽傻了.

唐子浩......

謀反??

這個帽子扣得可比胡璦那個大多了,"謀反"這兩個字兒,就不能往出說.只要一說,不管是多大的官兒,不管是真是假,就算不見血,也得是傾巢搗卵的大場面.

可是,唐奕謀反?別說趙禎那里過不去,殿上絕大多數文官那里也過不去啊!

你說那小子狂點兒,這個可以有,但你說他謀反?知道這里面的牽扯有多大嗎?

范仲淹,杜衍,歐陽修,狄青肯定脫不了干系;將門的曹,潘,楊,王四大家子也不得脫身;皇族的南平郡王亦是沒跑兒,甚至大宋兵糧和開封三分之一的民生財路都要牽連進來.

要是坐實了,都不用說殺光,就算往出貶,開封城也得空一半兒!

這一次......

趙禎終于動容了,冷冷地看著賈昌朝足足有一盞茶的工夫,然後,一言不發甩袖而去,連退朝都沒吩咐就氣走了.

----

"他憑什麼說我謀反?證據呢?"

此時,唐奕和范仲淹,王德用,杜衍等幾位師父,還有曹佾,潘豐聚于一處,臉色陰的嚇人.

曹佾搖頭道:"引儒生廢學棄道,叛儒毀德,尚武尚兵,聚禁軍一廂軍士于回山,這還不夠嗎?"

潘豐接道:"而且,城內風傳,你休政殿上掌摑張堯佐,脅迫三相的事跡,更加座實了目無朝綱,意圖謀反的動機."

曹佾又道:"且,你帶著儒生闖入張堯佐府,打殘張俊臣的事情又被翻了出來."

唐奕瞪著眼睛,"這特麼他們也能連在一塊兒?"

這得有多麼豐富的想象力才能把這些都串到一起啊?連鄧州營都被算計進來了.

"還不止這些呢!"

"你是不是曾戲耍過曾公亮和韓琦?"

"耍過啊!"唐奕大方承認.

當初,為了通濟渠朝廷占股的事,確實沒給他們好臉色.

"那私交禁宮貴妃的事情也是真的了?"

唐奕不說話了.

......

過了半天,唐奕突然笑了,"這是那老不死的要借題發揮啊?"

范仲淹冷然一哼,"大郎終于看懂了?"

"懂了點兒."唐奕攤手道.

"一個觀瀾書院人家看不上眼,只想把火力往我身上引,好一舉廢了我這個大患唄?"

這事兒難懂,也不難懂.

開始,所有的火力都集中在觀瀾用軍制教化儒生上,矛頭對准的也是觀瀾書院,最多把屎盆子扣到老師范仲淹身上.

可是,賈昌朝這麼一動,所有的禍水就都引到了唐奕身上.

謀反!!

這個大鍋甩過來,唐奕就算不死,也得去層皮,說是一招兒廢了唐子浩,也不為過.

按說,明知弄不死唐奕;明知這里面方方面面都有官家的影子;明知這話一出,不是唐奕死,就是他賈昌朝被趕出京,而且,唐奕死的可能性幾乎沒有,那賈昌朝為什麼還要這麼弄呢?

"趙允讓這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