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換營
g,更新快,無彈窗,!

官家一回朝,曹覺也就可以從家里放出來了.

不過,城里還是少走動的好,潘越就把他領到回山來了.

唐奕一見他們進來,先對宋楷道:"不用訓練?"

宋楷根本就沒給唐奕好臉色,"滾蛋!別跟我說話."

說著,直奔桌上擺著的水果,點心.

龐玉等人也是不理他,上去就跟宋楷搶.

唐奕苦笑著不去管他們,讓潘越和曹覺坐下.

"任命下來了嗎?"

曹覺搖頭,"估計得等過了這陣風再說.不過,去哪兒倒是八九不離十了."

"哪兒?"

"應該是接楊懷玉的職."

唐奕點頭.

楊懷玉接手鄧州廂,那原職的神威營指揮的位置就空出來了,正好讓曹老二補上.

"那正好,這段兒時間是不是沒事?"

"對啊!"

"那閑著也是閑著,來幫我管幾天儒生,老曹那里還是人手不夠."

曹覺一撇嘴,"就那幫慫蛋?還是算了吧,老子可不受這份兒累."

唐奕玩味地看著他,"你還真是變了!"

曹覺沒說話,眼神兒有點深邃.

放在以前,有機會兒收拾那幫文人,曹老二怎麼會放過這個機會?而現在,讓他來都不來.

著實沉穩了許多.

這時候,宋楷吃的差不多了,拍了拍肚皮,大喇喇地走過來,還沒坐下,就開罵了.

"出的什麼特麼餿主意?老子吃個肉都得半夜往出跑."

這幾天,可把宋楷他們玩兒壞了,軍訓還好,畢竟跟黑子練了這麼多年,還是有點兒底子的.可是,這個吃飯真是問題.

龐玉抱著一盤桂花酥,也過來跟著宋楷一起嗆唐奕.

"你就作吧!你唐子浩現在是爽了,過幾天有你受的."

唐奕正要噎他們兩句,卻聞曹覺道:"你還真得注意點兒,觀瀾的事已經傳回朝里了,這幾天就得有人找你的毛病."

"應該沒大事兒."唐奕嘴上這麼說,其實心里還是有點虛,畢竟這次步子邁的有點大.

"官家是知道的."

"官家知道!?"宋楷差點沒跳起來."官家就讓你這麼胡來?"

"完了."龐玉把盤子把案上一扔.

"這苦日子沒頭兒了!"

"我才特麼是最倒黴的好不好!"范純禮坐過來叫道."你們特麼的晚上睡覺連個腳都不洗,老子白天被曹閻王折磨,晚上還要受你們的折磨."

賤純禮原本是和老爹范仲淹住一塊兒的,可是書院這麼一改,他,還有蘇軾,蘇轍這些人,連點內部待遇也沒了,強行搬到大學舍,和宋楷他們一起住.

曹覺掃了他們幾個一眼,"這才哪兒到哪兒?小爺剛進鄧州營的時候,可比你們苦多了."

宋楷眼睛一立,"跟你能比嗎!?"

這貨一言不合就敢往自己臉上烙金印,絕逼狠人.

龐玉也附和道:"曹家老二算是徹底出名兒了,開封誰不知道曹覺南疆浴血,涅面小將軍的名號?"

曹覺咧嘴一笑,"別扯蛋了!"

嘴上雖這麼說著,其實心里還是十分受用的.他出走鄧州,面刺金印,為的不就是這份"看得起"嗎?

又笑著看向唐奕,"來找你,是有正事兒的."

"什麼正事兒?"

"我聽說,新鄧州營不進內城?"

"嗯!"唐奕點頭.

京中禁軍的大營設在皇城左右,但是鄧州營,也就是以後的閻王營,卻不入城,營地設在城外,這是唐奕特意向趙禎覲言的.

畢竟閻王營和禁軍的訓練,管理方式都不一樣,而且,禁軍大營現在也早沒了開國之初的勇武嚴紀,烏煙瘴氣的,暗流洶湧.

唐奕不想閻王營這樣一個試點隊伍,受到禁軍惡習的沾染.所以向趙禎請求,把閻王營放到城外,和禁軍區分開.

"新營設在後山炭廠邊兒上."

"哦?"曹覺眼前一亮."怎麼放在這兒了?"

"朝廷的鑄幣監,冶鐵司在後山都有重要的設施,把新營建在那兒,也有護衛之職."

銀幣鑄造和煉鋼小高爐的核心研發技術都在後山,包括水泥的實驗窯,這些都是要命的東西,放一廂禁軍護衛,也說的過去.

"那我求你個事兒唄?"曹覺終于說到正題.

"你說."

"想個招,把我的神威營也調到回山來唄?"

唐奕聞言,一翻白眼兒,"你當樞密院和三衙都是我家開的啊!?"

宋楷也插話道:"換營這種事兒,不是應該你們家更在行嗎?"

唐奕搶白道:"這事兒曹家也辦不成啊!神威營是神威軍下屬的行營,而且還是殿直管轄,有禦前守衛之職.是說調就能調的?"

曹覺嘿嘿直樂,"正因為沒招兒了,才來找你嘛!你不是主意多嗎?"

"這特麼換誰也不行啊,神威營可是殿直......"

說到一半兒,唐奕頓住了,低頭沉思起來,"還真有個招兒."

曹覺一看,不由笑了,與潘越對視一眼,"我就說他有辦法吧,快說說!"

唐奕抬起頭,"辦成了,可就算我不欠你的了."

"你本來就不欠我的!辦成了,算我欠你的."

唐奕抿然一笑,"觀瀾上院有休政殿,有官家行在,既然有皇家設施,派一營禦前禁軍來守衛,應該不過分吧?"

大伙兒一聽,愣了一下,隨即曹覺忍不住豎起一個大拇指,"高,確實高!換了誰也沒這花花腸子."

"去你的!"唐奕一聲笑罵.

......

幾人在唐奕屋里又閑聊了一會兒,下午唐奕有課,眾人也就不再多呆.

送曹覺出去的時候,唐奕邊走邊道:"有個事兒得讓你知道."

"什麼事兒?"

"董惜琴要嫁人了......"

曹覺略微一頓,隨即道:"嫁就嫁吧,反正我也娶不了!"

......

唐奕默然不語,看來,曹老二是真的成熟了,知道什麼事兒可為,什麼事兒不可為.

娶董惜琴對曹覺來說,真的不太可能.

"不過,她嫁的誰啊?"曹覺擰著眉毛問道.

"干嘛?"

曹覺一笑,"雖然阻止不了,但是,怎麼著也是搶了我曹老二的女人,不暴捶那幸運的家伙一頓,也說不過去啊!"

"......"

"還是算了."

"為啥?"

"為你好."

"為我好?"

"嗯,你打不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