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一切安心.
g,更新快,無彈窗,!

群里已經沸騰了...

第一次碼字碼到看書的客官們勸我別更了.

好神奇啊!

謝謝你們,我想這已經超越了讀者與作者的關系,這是真當朋友在處呢.

但是,對不起,還是沒聽你們的,堅持把預定的寫完.

不是拼,也不是還萬賞加的更.跟媳婦的浪漫每天都可以有,但對往夕的悼念卻只有今天.

我有我的理由...

--------

記得二十五歲那年,喝高了.

在大黃莊橋底下,很牛逼的和兩個傻-逼茬了一架,沒打過,最後不但讓他們一頓暴揍,還被扔到車上拉走了.

等第二天酒醒了才知道,那是特麼兩個片兒警.

兄弟我華麗麗的醉戰了一回人民警察.

....

因為襲警在朝看蹲了二十七天,所以,下一本兒我要開個《監獄風云》,絕逼有生活.

反正最後,托人弄嗆總算是弄了個取保候審.

出看守所大門就接到老媽的電話,一句埋怨也沒有.

只說:

"快過生日了,回趟家唄."

......

不想回去,一來老太太墨跡,二來剛犯了錯,沒臉兒.

和我媽擰巴了半天,後來我家老頭兒看不下去了,搶過電話說了句

"趕緊滾回來!你媽肝癌......四期....."

......

我媽年青過,漂亮過,小時候耍混蛋,老太太也殘暴過,氣哭過...

可是這些.....都模糊了.

唯一清晰的,那趟回老家,老太太在院子里坐個小馬紮,看我進家門兒時的樣子.

雖然從小就習慣叫她老太太,可這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老太太真的老了.

穿了件草黃色的毛線衫,正在門前看我家老頭兒在那晾白菜.見我進來,愣在那兒抿嘴看了我半天,之後才費勁的支起身子,接過我的背包.

"咋不凍死你呢..."

.....

在老家陪了老太太一個多月,剛過完生日就接到BJ的電話,案子要判了,讓我第二天必須到庭.

不想回去,但是由不得我.

臨走前,老媽說:"去吧,等你回來."

第二天一早到BJ中午開庭,判半緩一,來不及慶幸,下午就往回趕.

臨上飛機前還接到老爸的電話,讓我快點.

可惜...

還是沒趕上...

老太太一直撐到中午也不肯閉眼,可是她還是沒能撐到我回來.

......

到現在九年過去了.

她留給我最後的一句話,就是這句"等你回來."

而我...

留在她心里最後的印象,應該就是一個不懂事兒,也長不大的孩子吧.

...

生日,不但是娘的苦日,更是那段抹不去的記憶.

所以今天,睜眼就開始碼字,一直到凌晨,並不是什麼拼不拼,而是我想用這種方式告慰那個老太太.

"開始干正事兒......"

"一切安好......"

"不用你們再操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