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貓鼠游戲
g,更新快,無彈窗,!

對于唐奕讓這幾個小祖宗煩出來的臭脾氣,老曹已經見怪不怪了.

"你收了儒生的私人物品,卻沒把他們身上的錢扒乾淨.且觀瀾連個院牆都沒有,一個不注意,這幫小子就偷跑下山去開小灶,吃花酒."

"這麼一來,食舍的飯票,院務的用工,還有作息制度,幾乎形同虛設!"

唐奕道:"就這點事兒?"

"還這點事兒?"

老曹向來叫真兒,這哪是一點事兒,這是大事兒!

"放心吧,我故意的."

"故意的?"

老曹有點不懂了,故意留個漏洞給儒生?

------

這時,門口人影一暗,唐奕抬頭一看,差點兒沒哭出來,死命地掙脫幾個小鬼頭的糾纏,一個箭步就沖了上去.

跑到近前,直接張開雙臂就抱了上去.

"君姐姐啊,你可回來了!"

門口的正是君欣卓和蕭巧哥,官家走了,他們也終于可以回來了.

君欣卓一把被唐奕抱了個滿懷,瞬間就僵在那兒了,只覺面頰越來越熱,越來越紅.

連邊上的蕭巧歌都看不去了,悄無聲息地把頭別到了一邊.

"你......你先放開我."

"不放!"唐奕緊緊地箍著君欣卓.

"大白天的,你干嘛?"君欣卓的聲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

唐奕這般動作,雖讓她羞臊難當,但心里還是暖暖的.畢竟有人想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卻不想,唐奕下一句話急轉直下:

"你可算回來了,終于有人帶孩子了!"

君欣卓怔了一下,臉色瞬間冷了下來,原來,他是想我回來帶孩子!!!

一下把唐奕推得老遠,瞪了他一眼,躊躇了好久,才忍下了調頭就走的沖動.

無聲走到一群小鬼頭身邊,"走,姐姐帶你們出去玩."

噗......

蕭巧哥也是沒忍住,笑出了聲兒.

唐奕尷尬地橫了她一眼,"笑,就知道笑,還不哄孩子去!"

蕭巧哥一吐舌頭,轉身去院子里找君欣卓去了.

......

看著院子里陪著小孩兒玩耍的君欣卓和蕭巧哥,唐奕長出了一口氣,這將近一年的光景過的,總感覺少了點啥,現在終于又補全了.

回身卻見曹滿江正望著君欣卓的背影發呆,也沒去理會,"咱們說到哪兒了?"

"啊,啊?"老曹回過神兒來."說到你說是故意的."

說完,又好好看了君欣卓一眼.心說,這小娘子看著怎麼這麼眼熟兒呢?卻是想不起在哪里見過.

呵呵.

能不熟嗎?不但見過,君欣卓還在老曹身上開了兩個口子呢!

唐奕並沒發現曹滿江的異樣,接著剛剛的話頭道:"確實是故意開這個口子."

"為啥?"曹滿江鬧不明白.

唐奕道:"讓這些儒生一下就接受所有的軍制教條不太現實,現在這事兒還沒傳出去.要是朝臣們知道了,不定怎麼鬧呢.老師的壓力本就不小,要是書院內部再因為管的太嚴出了事情,那咱們就尷尬了."

"可是,你這口子開的也太大了,一多半的規矩直接就形同虛設了."

唐奕擺手道:"沒那麼嚴重,或者說嚴重不了多長時間."

老曹是粗人,哪有唐奕的心思,讓他繞的直迷糊.

"你直說重點."

"現在讓他們接受基本的軍制訓練才是重點,平時訓練太壓抑了,需要一個宣泄的口子."

老曹點頭,這點倒是沒錯.

帶了這麼多年兵,老曹最懂這里面的門道,一方面壓的緊,另一方面就要松些,甚至你要允許兵們犯錯誤.

只有這樣兒,他們在心理上才能有平衡,才能更容易的熬過最難熬的新兵時期.

唐奕又道:"而且,他們身上沒扒下來的,能有幾個錢?早晚有花光的一天,還是得守著飯票過日子."

"我明白了."老曹眼前一亮.

"等他們錢花光了,這段難挨的軍訓期也就過去了.到時候,再把這方面的紀律抓起來!"

說著,老曹忍不住給唐奕豎起一個大拇指,"高!確實高!這幫小子攤上你也是倒了八輩子的黴了."

唐奕嘿嘿一笑,這話怎麼聽怎麼不像誇他呢?

老曹又道:"你放心,等過了這陣風,老子肯定把他們看得死死的.想下山風流?做夢!"

"錯!"

唐奕道:"即使過了這陣風,只要把住'私藏銀錢’這一關就好,下山還是要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這又為啥?"老曹腦子不夠使了.

唐奕笑道:"這里畢竟是書院,不是軍營."

"有啥區別?"

"區別大了!"唐奕翻著白眼道."軍營里,巴不得把兵都訓成只會聽命令的木頭.書院里能行嗎?"

要是把這幫大宋的未來之星都管成了木頭,那特麼才是最大的失敗呢!

唐奕要的是狼,有軍人的血性,也有文人的睿智,有君子的正氣,還得有小人的奸猾.

所以,唐奕必須得給他們暗中開口子,以此來培養他們鑽空子,破壞規矩的能力.

于其說觀瀾走的是後世軍校的路線,倒不如把這比喻成一場對抗游戲.

儒生們在學文的同時,就是在和制度,和唐奕對抗,相互較量.

在這個較量的過程中,讓他們學會善,學會惡,學會對彼此的忠誠,學會抱團對負唐奕和老曹這兩個"惡人".

......

老曹聽的一個頭兩個大,心說,就唐大郎這個腦袋,那幫儒生綁在一塊兒也玩兒不過他啊!

得唐奕故意讓著他們,才能游戲繼續,要是讓他們知道,得多受打擊?

"那行吧!"曹滿江又看了眼院子里陪孩子們玩兒的兩個女人,"我就不打擾你了,走了!"

唐奕一翻白眼,隨著年齡大了,連老曹也開他這種玩笑了.

"趁著鄧州營還未入編,能幫著你訓訓,趕緊操練吧.要不他們一走,就剩你和李賀,胡林,還不得讓那百多號人給氣死."

老曹一樂,"嘿,還真懸!這幫小子花花腸子多,可比咱那廂營難管多了."

......

君欣卓她們一回來就帶著孩子,唐奕都有點過意不去了,剛想把那幾個小祖宗送到甄師娘那里去,可惜沒等他動,就見宋楷他們來了.

同來的,還有潘越和曹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