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開始軍訓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更.

看你們在群里唱的熱烈,好想摻一腿.......

等著吧,等我再碼一章,讓你們也領略一下本歌神的實力!

求月票,求打賞,一個多月沒有網站的推薦位了,大伙兒就讓蒼山在銷售榜上露個臉吧!

------------

書院給每人發的飯票相當于五百文.

五百!!

香蕉你個巴拉,每天三頓只吃炊餅,咸菜都特麼得二十文.

也就是說,五百文什麼都不干就光吃飯,吃到月底也還差一百文.最後幾天,可能連咸菜錢都沒有了,只能干啃炊餅.

可那個唐子浩和那缺胳膊的賊配軍,連提醒都沒提醒上大伙兒,說完規矩就直接開飯了.

儒生們一進食舍,發現果然變了樣兒,除了炊餅和咸菜,各色菜肴都明碼標價,貴是不貴.

有的人根本就沒仔細聽老曹講的,更沒算這個飯票夠不夠吃,像往常一樣,想吃什麼點什麼.可是,最後一彙帳,全傻眼了.

特麼,好幾十文飯票就這麼沒了,照這個吃法兒,也就三天,這五百文就見底了.

之後怎麼辦?

喝西北風?

章惇更是不干了,奶奶的,他是福州人士喜食海鮮,正好今天食舍有從海州運過來的海參,章惱就很騷包地點了一份.

可是,一百文......就這麼沒了.

一百文啊!老子過幾天可怎麼活?

仗著和唐奕有幾分交情,章子厚苦著臉道:"大郎,用不著這麼狠吧?"

唐奕燦爛一笑,"怎麼?飯票不夠吃?"

"怎麼可能夠吃!"

"簡單啊!"唐奕一攤手."院務那邊有得是活計給你們做,掙工分換飯票,想吃什麼吃什麼!"

章惇不憤道:"那也......那也太有失體面了吧?成何體統啊?"

唐奕陰森冷笑,環視眾人.

大伙兒被他冷然的目光所懾,逐漸安靜下來.

"有失體面?"

"我知道你們之中有人不解,有人不屑,亦有人仗著家里有幾分權勢想要抗爭是吧?"

大伙兒不說話.

唐奕繼續道:"跟你們交個底吧,這只是剛剛開始,更狠的還在後面兒!"

"為了避免麻煩,我今天就把話說明了吧,有誰不想守這個規矩,現在就可以提出去.趁著你們的私人物品還沒入庫,時候尚早,碼頭還有出回山的船,隨時可以走人!"

眾人皆驚!

唐子浩平時也會發脾氣,罰學生,甚至還爆揍過程頤.但是,即使把程頤打成那個樣子,也沒見他說過一句卷鋪蓋卷走人的話吧?

王韶和章惱對視一眼,哦操,這孫子玩真格的了!

唐奕又道:"給你們一頓飯的時間考慮,要是吃不了這個苦,拉不下這個臉子,趁早特麼的給我滾蛋,觀瀾不要這種沒種的學生,老子跟你們丟不起這個人!"

"......"

"......"

這幾句狠話還真管用,下面一片寂靜.

良久.

"為什麼!?"

程顥突然發聲,程頤想攔下他沒攔住,程顥甩開程頤.

"若是不喜我等在觀瀾向學,直說便是,何必用此等手段羞辱我輩?有什麼意義!?"

唐奕道:"羞辱不羞辱,我現在不做評判,等你們從觀瀾走出去那一天再自問是非吧!至于什麼意義......"

唐奕沉吟了片刻,"這也要你們自己去發掘了.我倒希望有一天,你們每一個人都能明白這其中有何意義."

說完,唐奕也不再廢話.

"開飯吧!"

這種軍事理念,現在的儒生是絕難接受的,即使像歐陽修那樣的大儒名家都還搞不懂這其中的用意,唐奕又怎麼能和他們解釋得通呢?

就讓他們像程頤一樣,自己去體會吧!

但是,說心里話,唐奕現在也沒底.

這批儒生,有一個算一個,都是人尖子,走一個都心疼.要是真受不住苦楚跑了,那觀瀾可就虧了.

......

不過還好,一頓飯吃下來,最終並無一人想要離開.

這歸功于唐奕剛剛的一頓激烈言辭,他可以說是手段用盡,又是嚇唬,又是激將.

這些都是驕傲的人,唐奕又是"滾蛋",又是"沒種"的,當然沒人服氣.

況且......

觀瀾現在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從前兩次舉試來看,入了觀瀾幾乎就等于高中進士.這樣的誘惑,和吃一點苦,受一點委屈比起來,當真算不了什麼.

如此大事兒,范師父等人是肯定不會由著唐子浩胡來的,唐子浩敢這麼大張旗鼓的干,肯定是得到了師父們的首肯的.

也許,真的有什麼道理吧?

----------

可是,儒生們還是低估了唐奕的"無恥"!

用過飯,范師父親自來到飯堂,宣布書院停課一個月,專門交給曹滿江來操練.

大家不明所以,反正也不知道操練的是什麼,無知者無畏嗎!

可是,第二天眾儒生就全傻了.

卯時初,曹滿江帶著鄧州營的老兵挨個把這幫懶貨叫起來,簡單收拾收拾,就去院中集合,開始早課.

原本大伙兒以為,早課就是正常的教課,結果......

這個早課根本就不是什麼背書,是特麼體能.

于是,回山街市上的人們看到了特別離奇的一幕:

原本是十八個軍漢帶著一個儒生,今天是十八個軍漢帶著全觀瀾的儒生,呼呼拉拉地從山上跑下來,再呼呼拉拉地跑回去.

半個時辰的體能下來,儒生們連一個手指頭都不想動了.

而體能過後,就是老兵們教規矩,疊內務,練隊列.

浩浩蕩蕩的觀瀾軍訓,就此拉開了帷幕!

------

"大郎,此處院規有些不妥!"

畢竟曹滿江沒帶過這種儒生,且諸多規矩與軍中也有所不同,當初定下的院規,也只是唐奕和老曹照經驗粗擬出來的.

"軍訓"已經開始了好幾天,在帶這批儒生的過程中,老曹也是逐步的發現問題,解決問題,逐步地在完善院規.

今天來找唐奕,也是因為他發現了一些新問題.

唐奕極為生硬地道:"哪里不妥?!"

他現在被幺兒和曹評他們纏著,心中不由無比想念福康,哪還有什麼好臉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