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歡迎來到阿鼻地獄
g,更新快,無彈窗,!

群里有兄弟說,真的不用這麼拼,特別是今天,就算不更也沒人挑毛病.

謝謝你們的關心!

但是,正因為是今天,才要多更,這是蒼山的個人原因.

所以,繼續,爭取再碼三章!

有票的兄弟甩票,要是有閑錢更好,幫我再上一波銷售榜.

嘿嘿"懶十八"又出現了,謝謝兄弟的萬賞!

--------

回山的民眾,觀瀾的師生齊齊地聚于回山碼頭,隨著趙禎的移駕龍船緩緩離開碼頭,岸上呼聲不斷:

"恭送陛下!"

"恭送陛下!"

一陣陣的山呼里,怎麼都透著輕快和愉悅呢?

程顥躬著身子送駕,還不忘輕輕地捅了捅邊上的程頤.

"哎~終于走了."

程頤面無表情的嗯了一聲.

"你也趕緊搬回吧,天天和那幫軍漢瞎混什麼?"

"嗯."

章惇則抬頭偷瞄了一眼開出去的龍船,賊溜溜地左右四顧.

"值此喜慶之日,是不是應該慶祝一下子啊?"

曾鞏點頭低聲附和,"是該慶祝一番."

章惇道:"晚上,樊樓一聚,我請!"

蘇軾頓時眼睛賊亮.

"我也來!我也來!"

"毛沒長齊的不要!"

"......"蘇小軾這個怨念啊!

還是王韶人好,捅了捅章惇,"算了,帶上他吧,回頭自己出來開葷,再讓老粉頭兒吃了嫩草."

噗......

大伙兒都笑的不行.

......

程頤躲在他們身後,低頭暗暗冷笑:

無知的凡人們啊,

這回本聖人也拯救不了你們了!

抬頭撇了一眼唐子浩那邊,就見唐奕已經直起身子,走到幾位師父和曹滿江身邊.

"可以開始了."

范仲淹沉吟片刻,"開始吧!"

說完,轉向曹滿江.

"曹教諭,你帶鄧州營的兵士,加上觀瀾後勤一眾男女,即刻回書院."

"開始點檢!"

曹滿江本能的一個立正,"喏!"

老曹動靜不小,嚇的眾儒生一哆嗦.

然後,眼瞅著他帶著上百號人呼呼拉拉地向書院開拔.

程頤一激靈,趁著別人不注意,撒腿就往回跑.

程顥要攔沒攔住,不明所以的愣了一下,以為他怎麼了,也急忙追了出去.

唐奕冷笑著看向碼頭上一眾愣愣的觀瀾學子,也不管跑出去的程頤和程顥.

"書院覺得大伙兒平時的日子過得太無趣了,所以決定換個教學之法."

"......"

"......"

大伙兒皆是不語,更加茫然,怎麼換?

唐奕也不多說,領著大伙往書院走,到了山門前才道:

"都先別回學舍了,去院務倉庫領換季常服和生活用品."

大伙兒聽聞一喜,"還有東西發?"

到了倉庫.

嚯~,東西不少呢!

從儒袍到被褥,從牙具到臉盆,只要是平時能用得上的,一樣兒都不少.

章惇低聲對王韶道:"書院這是怎地了?發什麼慈悲了?"

王韶搖頭不答,他也說不出個一二三來.

......

提前跑回來的程頤,沒回鄧州營那邊兒,而是直接沖回了原來的住所.

他去鄧州營"下連隊",也只是帶了生活必需,以前用的,吃的,可都還在這邊兒呢.

一進屋,程頤先是從大書箱底下翻出一個小箱子,里面都是家里給的零花銀錢,抱著箱子就往外跑,轉了好幾圈,這貨最後選中了茅房的屋梁,把箱子藏了上去.

藏好之後,又折回住所,開始把有用的往起藏.

這時候,程顥才追到身前,上氣不接下氣地叫道:"你跑這麼快做甚!"

放屁!能不快嗎?程頤這一個多月都快讓鄧州營的老兵溜成狗了.

"你這是做甚?"

"別問了!"程頤一邊往嘴里塞蜜餞果子,一邊繼續藏東西.

還不忘把半盒寶祥齋的蜜棗推給程顥.

"趕緊吃,以後就吃不著了."

程顥看的直滲得慌,心說,弟弟這是不是癔症了?

正要攔住他,卻見鄧州營的老兵和觀瀾的傭工已經到了門口.

程頤抬眼一看,秀才已經領著兩個傭工大喇喇地進來了.

秀才一看程頤鼓得跟皮球似的腮幫子,忍不住就樂了,"程老二,別吃啦,回頭再噎著."

程頤苦叫:"陳哥,手下留情!"

秀才奸笑著道:"行!"

指著程頤手里的干果道:"這盒果子給你留下,夠意思了吧?"

說完,大手一揮,對傭工吩咐道:"除了書本筆墨,其它一律搬走,清點入庫!"

"再給我留點!"程頤上去就搶,可是哪還搶得下來.

程顥都傻眼了,眼瞅著秀才指揮傭工把床鋪上的被褥,櫃子里的私人物品都搬出去,這才反應過來,急叫道:"你你你......你們干什麼?"

秀才嘿嘿一笑,"別急,問你們教諭去,我只管搬."

說完,留下空空的屋子,和呆愣的程顥,當然,還在狂吃的程頤,帶著人和東西走了.

把一盒果子吃完,程頤來到程顥身邊,啪啪他的肩膀,"走吧,去庫房領新,一會兒還有得折騰呢!"

"到底怎麼回事兒?"程顥還是沒緩過來.

程頤苦笑道:"怎麼回事兒?呵呵......"

"歡迎來到阿鼻地獄!"

......

--------

阿鼻地獄,

永遠受苦的無間地獄.

程頤可是一點兒都沒說錯,領完東西的觀瀾儒生興高彩列地抱著新衣,新被回到學住所,然後就全都傻眼了......

屋里已經被搬空了,他們的個人財物都被集中到一塊兒,由專人登記入庫,直接就封存了.

來不及驚訝,放下東西,所有人被集合到食舍門前.

然後,曹滿江一番訓話,徹底宣告了阿鼻地獄的降臨.

"每天早上卯時初起床,一刻鍾洗整理內務,然後學舍門前集合,例行早課,共半個時辰."

"之後,帶回洗漱,辰時初准時用餐,辰時半准時正課."

"午時一刻中飯,午時半到未時一刻午休."

......

儒生們都聽懵了:

什麼情況?這軍漢怎麼指揮上咱們了?

而且......

你特麼要不要管這麼嚴啊?

嚴嗎?這才剛剛開始呢!

果然,說完了作息,老曹又宣布新院規.

琳琳種種百十多條,大伙兒細數了一下,特麼家雇的仆役都沒這麼多規矩,連上茅房都得打報告,這是根本就沒把他們當人看.

更可怕的還在後面.

書院給每個人發了一疊"費紙",說是以後吃飯用度就用這個,不許私藏銀錢.

而且還列出諸多用工名目,把這些天之驕子,大宋學霸們直接當苦力來用了.

更氣人的是......

這"費紙"特麼根本就不夠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