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終于要走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才發現,這兩天還真是個好日子.....

神十一要回家了,蒼山一不小心三十四了.....

還有大理又特麼地震了,晃的我光著膀子就射出去了.

再有,"泡哥"第二個萬賞了!

------------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唐奕道:"差不多了,把面膜揭下來吧,看看效果如何."

四人一怔,聊著說著,竟忘了臉上還貼著白布呢.

不過,這一刻多鍾倒是過的真快,真舒坦.

等到把臉洗淨,甄金蓮上手一摸,"咦?好像真不太一樣呢?"

甄氏興奮道:"感覺入手滑滑嫩嫩的,確實比以前要滋潤很多,仿佛年輕了好幾歲!"

唐奕苦笑道:"哪有那般神效,要是用一次就年青好幾歲,那就不用干別的,光賣這反老還童的東西就行了."

甄師娘本來也沒多大,今年不過三十剛過,屬于青春未年.說是滋潤不少倒是不假,要是年青好幾歲,多半是心理作用.

"不過,常用的話,確有美白之效."

"不錯不錯!"

甄氏一面贊賞,一面對董惜琴道:"你還別說,大郎所說的這個門道興許還真行!"

"行就好!"唐奕滿意道."那就這麼定了,先讓張晉文幫他們選處鋪面.把店先裝起來,到時各中細節,再與姐姐慢慢商量."

董惜琴深深一拂,"那就先謝過大郎了!"

"自家人,謝個什麼勁?"

甄氏這時上前挽著桃園夫人的手臂,得意道:"怎樣?我說這小子鬼主意多吧?"

------

開美容院這個事兒,就這麼定下來了.之後,唐奕幫著董惜琴定下了一些項目,比如洗頭,盤發,皮膚護理,描黛上妝之類的.

這些都不用唐奕去教,桃花庵的姑娘們個各精通.只不過以前是給自己打扮,以後是給別人打扮唄.

而張晉文一聽唐奕讓他幫黑子找店鋪,有點犯難.

一來,他沒時間;二來,這個什麼美容院,他是一點不懂,開在什麼地方合適啊?

于是,張晉文來問唐奕.

"豬腦子,哪里女人多,就開哪兒唄!"

張晉文橫了他一眼,"馬街正街全是妓寨瓦子,都是女人,你開那兒去?"

呃......

唐奕心說,還是算了,貴族富戶多少要點身份,怎麼會讓家眷去那種地方?

不成想,張晉文又補了一句,"甜水二巷,全都是半掩門子的私妓,女人也多."

"嘿!"唐奕眼睛一立,"你這不抬杠嗎!?"

"那你說開哪兒?"張晉文也老大的不樂意,這位是甩手掌櫃當慣了.

唐奕心說,沒救了!

"開相國寺對面兒吧,那里賣脂粉,金銀飾品的紮堆兒."

張晉文點頭,"也行,正好沾沾那群大和尚的財氣兒"

"屁的大和尚!"唐奕罵道."一群花和尚還差不多!"

相國寺的和尚那也叫和尚!?粘上毛兒比猴兒都精.開封城里第一會做生意的是唐瘋子,第二會做生意的就是這幫假和尚.

"去問問黑子,他在哪家鋪子做的衣裳."

"干嘛?"

"我記得好像就是相國寺對面那一塊兒,把那家店給我買下來!"

張晉文就奇怪了,"那家成衣店得罪咱們了?"

"沒有."

"但是,他旁邊那家胭脂店得罪咱了!"

"......"

張晉文直翻白眼兒,心里已經開始為那家店默哀了.

--------

最近,觀瀾的儒生們除了程頤都在盼著一件事兒,就是:

官家到底什麼時候走啊?

這特麼天天吃不好,睡不好,皆因大宋皇帝住在小小的回山,弄的大伙兒上個茅房都不敢大聲放屁,太別扭了.

程頤不盼,是因為和鄧州營住了那麼長時間,多多少少知道一點內部消息.知道官家一走,那才叫真正的苦日子就要開始了.

而趙禎也知道,再不回官,朝臣們也得炸營了.

回山一住就是將近一年的時間,開封的皇城都成擺設了.

是以,早朝上,賈昌朝舉奏要趙禎回朝,趙禎也就順勢准奏,定于五日之後回鑾.

......

而臨走之前,剛出月子的曹皇後還特意把唐奕叫了過去.

"景渝的事情還沒謝過大郎!"

唐奕在下面直嘀咕:"謝我?您沒撓我就不錯了."

"娘娘客氣了!終是因我一時狂言,才讓曹景渝離家多年,甚至險死還生,奕應當出這個力."

"唉~~"曹皇後一歎.

"本宮謝你,倒不是因為你救了他的命.雖還沒見到,但從外面傳的話來看,景渝確實長大了."

曹覺那天殿上脫了罪,就被曹佾關在家里了.

雖然讓唐奕黑白顛倒的混了過去,但是還處在敏感時期,少出來見人的好.

"那是他自己爭氣,與奕無關!"

"大郎謙虛了!對了,本宮還有一事要謝你."

"就是那個食療的譜子."

唐奕一哆嗦,這可不能亂說.

"那是娘娘福報如此,跟草民可是一點關系都沒有."

"也罷!"曹皇後也知道唐奕不願意沾這些玄奇之事,也就不再提了.

"不過,我聽說,你又鼓搗出新東西了?"

"什麼東西?"

唐奕一怔,倒是水泥弄出來了,但是,曹皇後問水泥有什麼用?

只聽曹皇後道:"就是我看福康前幾天給她母妃弄的那個什麼牛乳,蜂蜜敷面的那個."

噗......

唐奕差點沒噴了.

看來,別管是貴妃,還是皇後,都逃不過一個"愛美".

"確實有這麼個東西,倒是草民一時忘了給皇後娘娘送過來."

曹皇後嗔怪地的白了唐奕一見,"當真是要分親疏了,苗妃那里有,本宮這里卻無."

"皇後娘娘說的哪里話,草民和苗妃娘娘可是連話都沒說過的."

"毋須辯解."曹皇後含笑揶揄."不過,話說回來,福康那丫頭還是不錯的!"

日!!

......

這事兒倒是提醒了唐奕,如今離大宋的權力中樞越近,就越要小心處事.象這種照顧不到的小事情,曹皇後倒沒什麼,但若是換了別人,可能就會因此生出嫌隙了.

回去之後,唐奕干脆列了一張面膜的明目,哪種補水,哪種美白......怎麼用,詳細寫了一張大紙.

這還不算完,寫完他又抄了兩份,給曹皇後一份,給張貴妃送去一份.甚至這次沒來回山的周貴妃,唐奕也准備了一份.

這回總沒人挑我理了吧?

五日之後.

趙禎終于在朝臣的簇擁,觀瀾儒生和大儒的送行中,浩浩蕩蕩地回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