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什麼人的錢最好掙
g,更新快,無彈窗,!

"世上安得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董惜琴喃喃複述,只覺內腹五味雜陳,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有得結良緣之喜,又有回首多年過往的心酸,更多的,則是對辜負桃花庵姐妹們的苦楚.

但,她終究只是一個女人,想抓住幸福.

"以後,桃花庵的姐妹還要仰仗唐公子多多照拂了......"

唐奕一笑,"照拂不照拂一會兒再說.惜琴姐姐運氣好,這個'兩全法’別人沒有,我這里卻有."

董惜琴一滯,一時沒明白唐奕是什麼意思.

"就在你們來之前,我剛剛答應了桃園夫人,要幫桃花庵找條出路,好讓你安心給我做嫂子."

黑子聞言,嘿嘿直笑,對董惜琴道:"我就說吧,你根本不用操心,就沒有咱大郎解決不了的事兒!"

唐奕看向黑子,"本來呢,我是打算等你成家的時候,在生意里分出一些份子給你."

黑子把腦袋搖得生風,"不用不用,你給俺,俺也不要!"

唐奕凝重道:"由不得你不要.拋開交情,這也是你應得的,我唐奕的命可比什麼都值錢!"

黑子不說話了,倒不是覺得唐奕說的對,他應該心安理得.而是看了唐奕的表情,他就知道,這事兒沒的商量了.

唐奕繼續道:"聽我把話說完."

"這是原來的打算,可惜,現在不行了."

"我的事情你什麼都知道,幾門現有的生意已經和官家,還有諸多籌劃綁到了一塊兒.牽扯太大,現在就算想往出分,也沒法再由著性子來了."

黑子笑道:"咱可不摻合到你的那些事兒里去,啥也不用,這些年,光你給的零花錢就夠咱小日子過一輩子了."

唐奕橫了他一眼,"娶這麼個漂亮賢惠的嫂子,你好意思讓她過清貧日子?"

見黑子又憋住了,唐奕看向董惜琴.

"姐姐放心,就算沒你的交代,有師娘的關系,桃花庵我也不會不管."

"但是,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你們這麼一代一代靠賣唱,陪笑養活一幫子人,終究不是個辦法."

"要不,你看這樣如何?我給黑子開門生意,全當你們以後的生計了.開什麼買賣,咱們一起商量,撿桃花庵姐姐們能參與進來的,也好讓她們徹底跳出那條老路."

董惜琴一歎,"讓唐公子費心了!"

"這些,我們也曾想過......"

"只是,除了唱舞之藝的青春飯,姐妹們一無所長."

唉......

唐奕也跟著歎氣,這還真是個問題.

之前,在桃園夫人那里說什麼開個茶園子的話,完全是玩笑話.這群過了氣,上了年紀的粉頭兒,就算去助演,誰會看啊?

......

正想著,就聽院子里福康"呀"的一聲疼叫.

唐奕心中一顫,立馬沖了出去.

一看,是幺兒玩歡脫了,把福康撲倒在地上了.

急忙上前扶起福康,關切問道:"沒傷著吧?"

福康慌亂起身,"沒事兒,沒事兒,幺兒也不是故意的."

她是怕唐奕責怪幺兒.

噗......

卻不想,唐奕和幺兒都笑了.

福康現在,雖未傷到,卻也夠狼狽的.

衣裙沾了塵土還好,倒是發髻摔散了,發釵也摔歪了,此時,堂堂大宋長公主已經成了發亂釵斜的"瘋丫頭",唐奕能不樂嗎?

見一大一小兩人看著自己憋不住的笑,福康這才覺得不對,往頭一摸,又是呀的一聲驚叫.

"我我,我回去梳頭......"

"回來."唐奕攔住她.

"你這樣從我這里出去,人家還不得以為我把公主怎麼著了呢."

福康臉一下就紅了,自然聽懂了唐奕的言下之意,不由也斷了要走的念頭.

"那,那怎麼辦啊?要不,你去把我的梳頭宮女叫過來?"

唐奕笑道:"不用那麼麻煩."

把福康領進屋中,對董惜琴道:"麻煩惜琴姐姐幫著疏理一下."

大宋最會美的就是這些青樓花魁了,還不比宮里的梳頭女使強多了?

董惜琴自然應允,讓福康坐下,取了唐奕的梳子,開始給她梳頭.

唐奕趁機和黑子坐到一邊兒,"說說吧,你有啥想干的買賣沒有?"

黑子使勁撓頭,"大郎就別操心了,真不用,俺老黑哪是做賣買的料啊!"

唐奕直翻白眼,不過,這貨說的沒錯兒,要是買進賣出的活計,他可能還不如董惜琴呢.

"算了,我還是問嫂子吧!"

抬頭正要說話,卻一下愣住了,董惜琴給福康梳頭的樣子,讓唐奕想到點有意思的東西.

忍不住緩緩起身來到二人身前,盯著福康的秀發看了好幾圈兒.

福康讓他看的臉更紅了,抿著嘴不敢出聲.

就聞唐奕喃喃道:"嫂子,你這梳頭的技藝不錯啊......"

董惜琴紅著臉,柔聲回道:"這是女兒家的必修之藝,歌藝,舞姬更是注重些."

"那什麼描唇畫黛,養膚潤肌的,嫂子也是精通的吧?"

"倒是......倒是有一些心得."

董惜琴聲音更小,心說,他問這些女兒家的事情做甚?

而且,一口一個嫂子的,誰受的了啊?這可還沒成親呢!

唐奕可不管這些,眼珠子滴溜溜直轉,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

"你們知道這世間什麼人的錢最好賺嗎?"

"什麼人?"

三人被他的表情所吸引,好奇地看著他,心知唐子浩肯定又有什麼歪主意了.

唐奕神秘一笑,"這世上啊,女人的錢最好掙!"

......

這是前世很流行的一句話,要不是看見董惜琴給福康梳頭,唐奕還想不起來.

要說,桃花庵的姑娘們除了歌舞之藝外,最擅長什麼?

當然是"美"啊!

年青的時候可是靠這個吃飯的,要論盤髻,化妝,美容,養顏的心得,誰比得上這些靠臉吃飯的姐兒們?

唐奕在心中盤算,要不,就給她們開家"美容院"得了,讓這些曾經專做男人生意的姐兒們轉做女人生意,這可能還真行得通.

現在這個時代,還沒到理學大行其道,女子三從四德,連門兒都出不去的地步.

女人別說上街了,像男人一樣拋頭露面開買賣的也到處都是.

開封城里,滿大街的瑩紅柳綠,只要找對門路,想從她們兜里往出掏錢,那可比男人容易太多了.

"黑子!"

唐奕想到哪兒做到哪兒.

"去食舍取兩根胡瓜,一碗蜂蜜,再來碗牛乳."

"哦,對了,再拿個搗蒜的蒜杵子."

黑子愣愣道:"大郎,這是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