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不負如來不負卿
g,更新快,無彈窗,!

是時候再給自己添一波壓力了,開啟萬賞加更!明目張膽的求打賞!求月票!

謹以今天的筆耕不輟,來告慰那個老太太.

我很努力,且一切安好,你和老頭兒在那邊兒可以放心了...

--------------------

進到屋內.

唐奕沒話找話地閑聊,"聽說,陛下要回宮了?"

福康一滯,輕輕地嗯了一聲.

唐奕一歎,"完了!"

福康不解,"什麼完了?"

只聽唐奕舔不知恥地苦道:"你一走,我得讓這幫熊孩子鬧死."

"咯咯......"福康被他逗笑了.

"把門鎖上,不讓他們進來就是了."

幺兒馬立接道:"我會跳窗戶!"

"......"

"......"

二人被幺兒的急智之語逗笑了,相視莞爾.

......

對于這位公主,唐奕開始是排斥的,因為他知道趙禎打的是什麼主意.即使與趙禎的關系再親,也跳不開這其中功利的那一部份東西.

況且......

唐奕是真特麼不想娶公主啊!

但是,這幾個月接觸下來,單就以公主之軀,能和一幫下臣的小孩玩到一塊兒的心性,就不得不讓唐奕折服.

這份耐心和慈善,別說是公主,就算真是個老媽子,都不一定能頂得住這幫熊孩子的作鬧.

......

正與福康聊著,門外傳來敲門聲,唐奕抬頭一看,是黑子和董惜琴.

唐奕心說,師娘還挺效率,這就把人叫來了.

"進來了吧!"

福康一看來人了,知道唐奕可能要談正事,帶著小幺兒先去院子里玩了.

唐奕讓進來,二人卻沒馬上就動.駐足良久,又深深對視一眼,似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二人才邁進屋來.

唐奕看著兩人在門口擰巴,恨的牙根直癢癢.他是急性子,就見不得人家扭捏.

臉色不善地對黑子道:"你來做甚?"

他叫的是董惜琴,黑子跟來干嘛?

黑子一怔,"我,我來......"

唐奕咽道:"我叫惜琴姑娘來,是單獨有話跟她說,你跟來做甚?"

說完,又補了一句,"這不還沒過門兒呢嗎?"

二人聞言一怔,卻沒理會唐奕的玩笑.

黑子不解道:"大郎找惜琴做甚?"

她這麼一說,唐奕也有點懵.

"師娘沒和你們說?不是她讓你來的?"

董惜琴道:"我們剛從城里回來,還沒見過干娘."

唐奕心說,這可新鮮了,繞了半天,兩人是自己來的,跟桃園夫人沒關系.

"那你們來干做甚?"

黑子一窘,看向董惜琴,"我嘴笨.要不,你說吧?"

董惜琴臉一紅,"哪有我說的道理?還是......還是你來吧!"

......

"要不......我來?"

唐奕一插嘴,兩人都臉紅的不說話了.

唐奕這哪兒還看不出來?聽不出來?這是成了!

不過,他就納悶了,怎麼憋了這麼長時間,他都要從師娘那兒去下工夫了,怎麼突然就成了呢?

說起來,這事情還真有點狗血的味道.

這幾天,二人連續進城,是為了給黑子做幾身衣裳.這憨人別看快三十了,其實和唐奕一樣,一點兒都不會照顧自己.

唐奕還好,有君欣卓這個知冷知熱的.可黑子就不行了,衣服不破到不能穿了,他根本就想不起來換新的.

這段時間,董惜琴照顧黑子的傷,早就發現他沒幾身可換洗的衣裳,趁著傷情初愈,便拉著他去城里置辦幾套.可是好巧不巧,居然碰到了不願碰到的熟人.

給黑子做衣裳的成衣鋪子邊上是一家胭脂鋪子,開始黑子都忘了,這鋪子和他還有點淵源.

當年,初到開封時,張晉文幫他說了一門親,就是這家鋪子的小娘.後來,人家知道唐瘋子與潘家交惡,不但退了親,連禮都貪下了.

此事的直接後果就是,黑子到現在都三十了,還是個光棍.

前兩次去成衣鋪,一次下訂,一次改長短都沒碰上.今天去取成衣,結果正趕上那家的姑娘回娘家,與黑子撞了個正著.

那小娘初見黑子還有些不是滋味,畢竟誰能想到,當年得罪了潘家的唐瘋子,如今不但和潘家好的跟一家人一樣,還成了開封最有勢力的巨富.

可是,再一看黑子一身舊衣爛袍的,小娘子也就釋然了.到底是下人,唐子浩混的不好,他跟著吃瓜落;混的好,跟他也半毛錢關系也沒有.

哪像她現在,離了這黑漢子倒嫁了好人家.夫君是工部的筆吏,可比這傭戶強多了.

打過招呼閑續了幾句,黑子也是實在,人家問什麼,他就說什麼.

那小娘子一聽,黑子到現在還沒成家,更是得意,難免言語有些譏諷嘲笑之意.

其實,也就是圖個一時痛快.

黑子憨直,不與一女子一般見識,也沒當回事兒.

可是,剛從成衣店里拿著新衣出來的董惜琴卻看不下去了,也不知道哪兒來的一股沖動,無聲地上前拉住黑子的手,只說了一句:

"夫君,咱們走吧!"

說完,拉著黑子轉身就走,留下那個勢力小娘目瞪口呆地站在街邊,半天都沒反應過來.

"夫君?那不是上上界的花魁娘子董惜琴嗎?怎麼成了那黑漢的娘子?"

--------

"就這麼就走了?"唐奕瞪著眼睛叫道.

"你......"

黑子嘿嘿直笑,"那不走還等啥?"

唐奕直翻白眼兒,心說:特麼跟我這麼多年算是白混了,這不分分鍾教她做人?

轉而對董惜琴豎起一個大拇指,"行,雖然狗血了一點,但是提氣!"

董惜琴的臉已經紅的不行,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今日在城里,她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就那麼做了.可是做過之後,後悔也來不及了.

這個時代雖然含蓄,但感情這東西千古不變,一但踏出那一步就一發不可收拾.

事到如今,也只能對不起桃花庵的姐妹們了.

說起來,這些年黑子對董惜琴可以是無微不至,照顧有加.她雖心有所感,卻沒有往那方面去想.不是她心思不夠細,而是她根本就不敢去想.

正如桃園夫人所言,整個桃花庵的生計都壓在她一人肩上,這些年別說黑子,就算是比黑子有財有名,也要名媒正娶于她的,董惜琴都不敢動心思.

她放不下桃花庵的姐妹們.她若是嫁了人,或者退下來,那姐妹們怎麼辦?

讓董惜琴對黑子另眼相看的,是那年中秋.

黑子冒著大雨把她的新衣裙從開封帶回來,全身濕透唯有胸前護著的裙子滴水未沾.

那時,看著黑子從雨里跑過來的身影,董惜琴有那麼一瞬間錯覺,心想,要是將來能找一個這般踏實的男人,也不失一個好歸宿.

那一刻,多少千金求佳人一笑的富賈,多少良詞美句加身的風流才子,都及不了黑子那雨中的身影.

看慣了雪月紅花,風雅紅塵的董惜琴,最缺少的,可能就是這一份踏實.

但是,這感覺也僅僅只是那麼一瞬間.

......

不過,那之後,這份踏實並沒有離她而去,而是一直縈繞在她身邊,董惜琴似乎也習慣了這份關懷.

再後來,黑子更是為了護她,險些丟了性命,而唐奕在黑子床前的一句話,徹底問醒了董惜琴.

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更沒有無緣無故的愛.這位黑面堂的憨直漢子,這些年默默地守護在她身邊,為的不就是那份情嗎?

從那之後,她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了.

只不過......

若沒有今天的事兒,兩人還不知道要"含蓄"到什麼時候呢!

......

此時,和黑子站在唐奕面前,董惜琴的心里依然有忐忑,依然有對桃花庵的愧疚.

但是,她還是來了.

"唉!"

唐奕的悠然一歎,把她從思緒之中拉了回來,只見唐奕悠悠念叨著:

"世上安得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惜琴姑娘,終還是要在終身大事和桃花庵上,做一個選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