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出路
g,更新快,無彈窗,!

程頤在幫鄧州營犧牲在廣南的將士們一封一封寫家書的同時,也在一點一點,一個一個地了解著小冊子上的每一個名字,了解著他們的故事,了解著他們在昆侖關下,在賓州城前的壯舉.

漸漸的,那一張張面孔開始鮮活起來,仿佛就映在他的眼前,模糊而又清晰,揮之不去.

不知道為什麼,程頤現在特別恨唐奕.恨他把自己送到這兒來,恨他讓自己知道這些.

他-媽的,唐子浩太坑人了!

--------

唐奕可不知道程頤心里的那份複雜,此時,他正坐在尹師父的院里,和桃園夫人一起喝茶.

來找桃園夫人,自然是為了黑子和董惜琴的事情.

唐奕都不明白黑子在搞什麼鬼,從來都是一根腸子通到底的性子,這回卻玩起了含蓄.

那董惜琴也是一副不清不楚的樣子.喜歡就嫁,不喜歡就拉到唄,粘粘糊糊,欲拒還迎的,看著就膩歪.

唐奕替他們兩個著急,只能來找桃園夫人了.想看桃園夫人有沒有什麼法子,讓這兩人痛快點兒.

"奕說話直,師娘別見怪!"

唐奕也就不繞彎子了,"惜琴姑娘到底什麼意思?是嫌我黑子大哥出身低賤,配不上她?"

桃園夫人苦笑搖頭,"這大郎倒是錯怪惜琴了,她雖身處紅塵,但絕不是功利之人.不然,也不會為了桃花庵,辛苦操勞了這麼多年."

"那是壓根就沒那個心思?"

桃園夫人繼續搖頭,"惜琴長這麼大,還沒對哪個男人這麼上心過."

日!唐奕心中暗罵,這也不是,那也不是,熬個什麼勁兒啊?

"倒是老身耽誤了惜琴啊!"

"師娘還是直說吧,您是知道的,這種事兒,我是真不再行."

桃園夫人揣測道:"想來,惜琴應該是放不下桃花庵的那些姐妹吧?"

唐奕恍然大悟,面皮抽筋.

"就,就因為這點兒事兒?"

董惜琴要是嫁了人,那桃花庵也就失去了生活來源,日子就更加難熬了.

可是......

可是你特麼也不看看你要嫁的是誰,那是我唐奕的兄弟啊,還特麼能餓著她們?

唐奕臉容扭曲,"這算什麼事兒啊!別人不知道,師娘還不知道?我唐奕還差桃花庵那點人口?"

繞來繞去,原來就這麼點兒破事兒,唐奕有點接受不了了.

......

"這可是兩回事兒."

一個脆生生的聲音從院外傳來,唐奕回頭一看,原來是另一個師娘甄金蓮領著幺兒進了院子.

甄氏進來,先把幺兒送到唐奕手里,"大中午的不睡覺,非要找他唐哥兒,交給你了."

唐奕接過幺兒,不忘剛剛甄氏的話頭兒,"什麼兩回事兒?"

甄氏在桃園夫人身邊坐下.

"知道你有錢,但那是你的錢,與桃花庵的姑娘們何干?"

"桃花庵的姑娘們都是苦命人,就是不想寄人籬下,看人臉色,才聚到一塊相互扶持著過日子."

甄氏橫了唐奕一眼,"你花錢養著?那和到別人家里看人臉色,讓人養著,有什麼區別?"

"我可沒給他們臉色看過."

"那也不行!"甄氏道."根兒上還是一個道理!"

她也是風塵出身,真能體會其中心酸.

"那還想怎麼著?"唐奕肉疼道."靠惜琴姑娘一個人,嫁人也嫁不了,拖著幾十口子繼續苦下去?"

桃園夫人柔聲希冀:"現在有兩個好苗子,下界花評榜,桃花庵應該會有所建樹.到時,惜琴也就能退下來了."

"還得四年?"唐奕都替黑子屈得荒.

甄金蓮聽了桃園夫人的話,伸手虛攔不讓她說下去,又玩味地看向唐奕.

"四年等不及了吧?大郎不是挺能的嗎?就沒有你辦不了的事兒."

"師娘啥意思?"

"你能耐要是真那麼大,就想個法子,給桃花庵找條活路,讓那些過氣的姐妹能自己養活自己."

唐奕一陣無語,心中吐槽:一群老娘們兒要起面子來,也真夠擰巴的.

可那幫女人能干什麼啊?除了唱曲,彈琴,就是會些床上的功夫了.

不由忍不住嘟囔道:"矯情!"

甄金蓮眼睛一立,"臭小子,越大越長本事了,連師娘也敢揶揄了?"

唐奕嘿嘿陪笑,"我哪敢說師娘啊,我說的是......"

說著,低著逗弄幺兒,"你說,我說的是誰?"

幺兒扽著唐奕的腰帶叫道:"哥說的不是阿娘,哥說的是惜琴姐姐!"

三人聞言哈哈大笑,甄金蓮白了兒子一眼,"小鬼頭,才多大點,就學你三哥,唐哥的油嘴滑舌!"

唐奕滿意的地看了眼幺兒,笑著對兩位師娘道:"行吧,回頭我琢磨琢磨.不行我就開個茶園子,專請她們去助場,這總行了吧?"

"那是你的事兒!"甄金蓮笑道."你可得辦好了,辦不好,有你好看!"

唐奕無謂所地一聳肩,對桃園夫人道:"晚點兒,師娘讓惜琴姑娘到我那里去一趟."

說完,領著幺兒就出了院子.

桃園夫人目送兩個孩子出去,有些不放心地對甄金蓮道:"妹妹,別太為難大郎了."

甄氏信心滿滿地笑道:"姐姐,放心吧!這點事兒要是都辦不了,他就不是唐子浩了."

桃園夫人苦笑,"哪有那麼容易......"

這麼多年來,她也不是沒想過給姑娘找點兒別的出路,但是,若是有辦法,也不用拖到現在了.

"姐姐看著就是."

甄氏依舊信心滿滿,她可是眼看著唐奕從一個早點鋪子走到今天的.

這點事兒,還真難不住他.

------

唐奕回到小樓,就見福康立在院心,不禁莞爾一笑.

"怎麼不進去?"

福康低聲道:"沒人,就在外面等了一會兒."

說著,很自然地把幺兒接過來,跟在唐奕身後進了屋.

福康帝姬這段時間都成了觀瀾的小保姆了,每天定點兒到唐奕這里來幫他哄孩子.

呵呵......

趙禎要是知道,自己的寶貝閨女讓唐奕當老媽子使了,估計得踹死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