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家信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恨不得再給蘇軾兩下,這倒黴孩子,一點千古第一風流人物的樣子都沒有,跳的很,還沒他弟弟穩得住.

這時王韶出聲道:"子浩,可知官家什麼時候走啊?"

唐奕疑道:"你問這干嘛?"

王韶苦笑,"剛來的時候還挺新鮮,可是這時間一長......"

"你知道的,規矩太多,別扭!"

唐奕聳肩道:"快了吧,皇城改建半月前就完工了,要不是兩個皇子當時還未足月,早就應該回去了."

說完,不禁苦笑,"我也盼著陛下早點走,這麼多人,都快把我吃窮了."

他這麼一說,三人不禁長出了一口氣,終于要走了.

看來,這幫學霸也不願意天天在皇帝和大臣們的眼皮子底下過日子.

可惜啊......

唐奕暗歎,官家要是走了,你們的苦日子才算真的來了.

輕輕一拍蘇軾的肩膀,看了眼他手里的兩吊錢,意味深長地道:"趕緊花了吧,要不沒機會了!"

扔下這沒頭沒腦的一句,唐奕轉身就走,只留給三人一個看不懂的背影.

......

"他這是什麼意思?"

王韶搖頭,"不知道!"

章惇也道:"神神叨叨的."

蘇軾低頭不語.

不對啊,以他十四年的人生閱曆,還有和唐奕相處幾個月之久的認知,唐子浩說話可從來沒放過空!

不由低頭看了眼手里的兩吊錢,暗暗運氣.

"問你們個事兒唄?"

章惇眉頭一挑,"什麼事兒?"

"那個......"蘇子瞻還有點不好意思.

"那個,去山下吃花酒,兩吊錢夠不夠?"

噗!!!

兩人直接就噴了.

"你才多大點,毛長齊了嗎?就要吃花酒?"

蘇軾舔著臉嘿嘿直笑,"總要有第一次的嗎!"

"......"

王韶徹底無語了.

章惇似是想到了什麼,猛的一怔,"等等!"

"你只有兩吊錢?"

"對呀."蘇軾來了精神,"夠不夠?"

章惇想的就不是夠不夠問題.

"也就是說,你身上一個大子兒都沒有?"

"呃......"

蘇軾窘道:"你是知道的,我爹平時管的嚴嗎!"

章惇聞言,直接就竄了起來,"你特麼沒錢還來跟我們賭棋?"

"呃,我娘等著我開飯呢,我先走了."

蘇軾感覺情勢不對,掉頭就跑.

章惇和王韶倒沒有追他,對視一眼.

特麼讓一個娃娃給坑了.

......

回頭再說程頤.

怎麼說呢?

程二聖人這一個月過的是欲死欲仙.

晨練和整理內務的時候,程二都要在心里把唐奕罵上幾百遍,才能熬得過去.

可每次面對同窗的不解,還有那種非議的眼神的時候,他總能想起唐奕在後山炭場說的那番話,想起他在課堂上,時不時流露出來的那種一視同仁理念.

最後,程二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

特麼的唐子浩比他程頤還像聖人,這孫子太能忽悠了,要不自己怎麼會著了他的道兒?

不過,話說回來,這一個多月並不浪費,程頤也確實像唐奕期望的那樣,在一點一點地發生著變化.

起初,就算有唐奕的吩咐,加上被他忽悠,程頤心底里還是瞧不起這幫軍漢的.

在他看來,這幫只會提刀飲血,喊打喊殺的糙漢子,是簡單的,是粗鄙的,多多少少還是有些讓他看不起.

程頤是站在一個旁觀者,一個高高在上的局外人的角度,用審視的眼光看待這群漢子的.

程二覺得自己就是在做作業,出題人是唐子浩,題目是了解軍漢.

但是,這群所謂的厮殺漢好像遠比他想像中要複雜得多.

那個獨臂將校因為得了唐子浩的令,簡直是無所忌憚,從程二住進這個屋開始就沒給過他好臉色,逼急了更是非罵即罰.

真罰啊!

進了這個屋,老曹就沒把他當儒生,做不好就罰,一點都不客氣,什麼站軍姿,俯臥撐,折磨得程老二欲死欲仙.

而各種各樣近乎苛刻的要求,更是要把程二逼瘋了.

有時候,程老二都覺得,老曹就是在報複,報複那天在書院門口的羞辱.

可是,一個偶然的夜晚,程頤輾轉難眠之時,卻看見那漢子半夜起來幫他掖好踢開的被子;看見他把自己穿潮的靴子拿到火爐邊上,蹲在那兒,用他那獨臂舉著靴子烤了有半個時辰.

程頤就那麼默默地看著老曹,這時候他才覺得,也許,他想錯了.

他開始真正地想去了解這些人,接觸這些人了.

他發現,這些軍漢不管是誰,要是誤了飯時,根本就不用特意去提,一定會有人把飯菜留好.

他發現,那個獨臂漢子每回換下來的衣物,別的漢子一定搶下來幫他洗了.

他發現,這幫人特別愛寫家信,每天一有空閑,就一堆人聚到僅有的兩個識字的漢子身邊,一封接一封的寫.

他發現,這幫人真的很顧家,官家給了鄧州營每人五十兩黃金的賞賜,他們一點都沒打算留,全都和家信一起,讓觀瀾的糧船帶回家去了.

他發現,原來這幫漢子並不粗鄙,他們會想著給同伴留飯;知道老曹一條手臂不方便,會幫著他洗衣;他們也並不冷莫,甚至比大多數文人更熱.

他發現,這些人真的是英雄,功績就刻在他們的胸膛,扛在他們的後背!

程頤開始試著和他們接觸,試著像他們一樣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大聲罵娘;試著像他們一樣,晚上躺在鋪上,聊家鄉,聊女人,聊那些有的沒的......

而混熟了,軍漢們也不再把他當外人看待,就讓他幫著寫"家信",程頤自是欣然接受.

但是,當獨臂老曹把一個皺巴巴的小本本兒捧到程頤面前時,程頤這才發現,之前他們每天都在寫,每天都在寄的,根本就不是家信.

小本本兒上記錄著近五百個名字,五百個把命留在了廣南的名字!

原來,活下來的這十九條漢子,把官家賞下的金子一點不留地湊到一塊兒,分成近五百份兒,然後,一份一份地寄了出去.

這也是家信,是那五百英魂......

最後的家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