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洞天福地
g,更新快,無彈窗,!

胡瑗能不氣嗎?

觀瀾書院連著包了兩科的頭甲前兩名,高中率還那般不真實.

按這個情形發展下去,太學以後想直招一些可造之材都難了,就只能撿人家觀瀾書院剩下的.

要說,就沒有這樣兒的,大家都在開封混飯吃,太學還是官學,大宋文教的臉面,你觀瀾書院差不多就得了,還給不給人活路了?

要不是身為太學直講,講個為人師表,這貨都想罵娘了!

......

現在,不光是胡瑗,開封城里,小到販夫走卒,大到當朝宰執,所有人都在琢磨一個事兒:

回山這個地方是不是有什麼說道啊?

這是塊寶地吧?絕對有仙氣!

不說別的,大伙兒掰著手指頭一算:

首先,這是人家唐子浩的中興之地,根基所在.就算不知道唐奕老底兒的,也知道這"大宋酒天王"的名號,也知道現在開封首富早就姓唐了.

說明什麼?

說明回山這塊地聚氣,"旺財"!

其次,范仲淹在這里開了書院不過五六年的光景,只教了兩科舉子,就出了二十二個進士,兩個狀元,兩個榜眼.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這還了得?

說明什麼?

說明回山這塊地興學,"旺祿"!

然後,趙德剛,杜衍,柳永這幾位古稀之齡的老壽星,在回山住了幾年,不但無病無災,而且身體日健.

柳七公來的時候,是名妓王師師雇人抬上山的,上去就沒打算再下來.但是,你看現在,身體反而越來越健朗.

說明什麼?

說明回山這塊地消災,"旺壽"!

最最重要的,是趙禎!

大宋皇帝十多年沒兒子了,別說皇帝自己,更不要說把國本看得比自己命還重要的朝臣,連百姓們都替官家著急.

可是,官家在回山才住了幾個月,一下就得了倆兒子.

又說明什麼?

說明回山送子,"旺福"!

福,壽,財,祿,讓回山占全了!

......

大宋第一"神棍"邵雍還特意來回山轉了一圈兒,回去之後,寫了一篇名為《回山聚氣說》的卜算文.

直言,回山山水彙聚攏福聚氣,東西緩而存福,南北峻而藏氣,汴水龍頭穿山而過是為財源.這是大宋一等一的洞天福地,住在這兒想不旺都難.

有人又問了,那為什麼以前回山就是個窮村子,現在怎麼一下子成洞天福地了呢?

呵呵......

邵神棍要是想不到這個,那他就不是神棍了.

人家文中早就說了,回山原來也是寶地,只不過隱而不發,需要龍氣點化才能一朝得振.

那龍氣哪兒來的?當然是當今官家帶來的.

對此,唐奕也只能暗豎大拇指,也難為了這老神棍,特麼拍個馬屁都得這麼繞.

但是,不得不說,邵雍的名聲可不是鬧的,此文一出,更加堅定了回山是寶地的傳言.

已經有信邪的朝臣私底下找范仲淹商量,看能不能在上院也給他們留個院子,時不時來沾沾仙氣兒.實在不行,像歐陽永叔一樣,犧牲一點休沐時間,來回山當客講教諭也行啊!

就連山下的回山街市,也借著這股子邪風地價,租金打著滾兒的往上漲.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正街的鋪面租金已經翻了四五倍.靠近白樊樓分號和華聯倉儲的黃金位置,價格已經比肩開封城內馬行街最貴的鋪面了.

對此,唐奕吩咐馬大偉,只租不賣,給多少錢也不能動心,以後還得漲呢.

------

這一個月的時間,除了儒生們為同門學兄能夠金榜提名而奔走相慶,朝官們為趙禎連得二子而激動了一個多月之外,上院之中最引人注目的,應該就是程頤了.

大伙兒都看不懂這貨在干嘛,不但搬去和那幫"賊配軍"同吃同住,每天還和他們一起晨跑.就連軍漢們躲在他們的院子里列隊訓練,也能看到程二的身影.

這一天早晨.

章惇玩味地看著程老二跟在一幫軍漢隊後呼呼拉拉地往山下跑,手里的黑色棋子說什麼也不落到棋盤上了.

"程二是不是想當聖人想瘋了?"

王韶也看得直搖頭,拿著黑子的手下不落定.

"還真沒准兒,說不定要拿他那一套去教化這幫子厮殺漢呢!"

這是鄧州營每天的必修科目,早起一趟沖到回山碼頭,再沖回來.來回加上山路正好八里,勉強算是活動開身體.

"多新鮮,程二也不是瘋了一天了,走棋走棋,休要拖延!"二人對面,蘇軾一手擎著一粒白子,死命地催促.

沒錯,一大早上,三人正在下棋,而且是......二打一!

三人面前擺著兩個棋盤,章惇和王韶執黑各下一盤,對手正是蘇子瞻.

只不過,蘇軾同下兩盤,還讓了章惱和王韶執黑先行.可這兩位,還是沒招架得住,棋盤上白子大龍已現,二人落敗只是遲早的事情.

"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行了?"

"加一塊兒也是奔四十的人了,還下不過我一個十四歲的孩子?"

"不行就認輸得了,也沒多少錢,是不是?"

"你們不會是輸不起吧?"

蘇子瞻一通連珠炮,說的二人面紅耳赤.

二人惱火地瞪了他一眼,把棋子往棋盤上一扔.

章惇恨恨道:"再與你蘇子瞻下棋,我就不姓章!"說完,從懷中摸出一吊銅錢摔在蘇軾手里.

王韶也是搖頭,苦笑著投子掏錢,"你這嘴啊,可以和唐子浩拼上一拼!"

蘇軾棋藝高超這還沒什麼,主要是這倒黴孩子還是個碎嘴子,從頭到尾就沒停過,念叨的二人腦仁兒直疼,當真棋品不怎麼樣!

蘇軾嘿嘿賤笑著把到手的兩吊錢收了.

"這叫心理戰,懂嗎?就是小唐教諭教的."

......

蘇軾還沒得瑟完,就忽聞身後有人說話.

"我教你什麼了?"

三人尋聲一看,正是唐奕.

蘇軾一吐舌頭,眼珠子一轉,"小唐教諭,要不要來一局?"

唐奕一巴掌扇在他後腦勺,"整天不學好,才多大點就賭!?"

蘇軾裝起了傷,揉著後腦勺道:"不多,就一吊,來不來?我讓你一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