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又包圓兒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其實,這些道理唐奕可以明著說,不用繞了一大圈,到最後還要留了半句讓程頤自己去體會,更不用讓程頤跑到鄧州營里去體驗生活.

但是,唐奕還是這麼做了.

對于程頤,程顥兩兄弟,唐奕是極為小心的.他希望通過這種潛移默化,言傳身教的方法,來慢慢地把自己後世的那些思想滲透給他們.

只要二人能跳出士人階級,更多地了解軍人,百姓們的生活,更多地思考文章以外的價值,他們自然而然就會把這些社會實踐中得來的閱曆容入到學問中去,從而徹底地挖了理學的牆角兒.

唐奕很清楚,想改變"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現狀很難,甚至可以說,比"統一地球兒"容易不到哪兒去,這個過程是極為漫長,艱難的.

但是,即使再難,也值得他去試一試.

因為依華夏文明進程,依漢人對文教的推崇程度來看,這比他鼓搗出來一百個觀瀾商合都要重要.

程頤一走,唐奕吩咐窯工把打出的水泥板用草簾子蓋上,定期澆水,隔幾天徹底凝固再看各項指標.

然後,就和潘豐,沈括一起往書院走.

......

回書院的路上,潘豐一邊走,一邊和唐奕閑聊.

"大郎,真要用這水泥修北上大遼的大路?"

"嗯."唐奕點著頭.

"這東西雖然成本不高,但用來修路,那也不是一筆一般的開銷啊!"

潘豐粗略地算了一下,從開封到雄州這一段路,沒有三五百萬貫是肯定拿不下來的.

如果大遼再耍個賴,不肯負擔從遼邊到幽州那一段兒,要是像唐奕說的,也是他出錢來修,那又得加上一筆,這可不是小錢.

唐奕肉疼地咬牙道:"修吧,花多少錢都修!"

走了一趟大遼,加之這幾年積攢起來的見識,讓唐奕越來越認死了一條真理,那就是:

沒有燕云,他就算玩兒出花兒來也是白費.那就像一把懸在大宋脖子上的鍘刀,不定什麼時候落下來就要了所有人的命.

所以,大宋要想有所做為,就算不把燕云奪回來,也得加強對那一片地區的掌控能力.

"早晚得走這一步,而且越早越好."

"為啥?"

"因為耶律重元!"唐奕凝重道."要趁著耶律重元還能把得住燕云之前,把這條通道打通."

潘豐一翻白眼,"耶律重元那麼重要你還把人家兒子給宰了?"

唐奕搖頭不語,宰了耶律涅魯古,他也挺後悔.

可惜,當時沒忍住,後來想通了也晚了.

仔細一分析就知道,從澶淵之後到金人滅遼這一百年的時間,可能只有現在這一二十年是大宋滲透燕云最好的時機了.

大遼因為立儲之事,耶律重元與耶律宗真,耶律洪基已經生出了嫌隙.而且唐奕知道,這條裂痕只會越來越大,直至耶律重元叛亂被殺.

也就是說,在耶律重元被殺之前這段時間,燕云在一個和大遼皇帝不是一條心的人手里.

唐奕之所以這麼急,也就是想抓住這個時間差,想在耶律重元和遼帝之間搞點事情,看能不能撈到一點好處.

要不是因為這個,他說什麼也不會現在就點修路這個技能點.

本來,在准備玩出大資本,且水路運輸足以滿足經濟發展之前,他是絕對不會開始修路的.

當然,唐奕不是真不想修,而是玩不起.

任何一個大國,運輸網絡都是他的命脈所在,要想富先修路,話糙理不糙.

只要路通,糧貨才能活起來.這樣,不但地區與地區之間的聯系會更加緊密,而且對平衡各地所需也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現在,唐奕已經有了槽運,但槽運畢竟有它的局限性,開通陸路當然是最好的了.

可以,陸路這個看似有水泥,有人工就能修起來的簡單工程,卻是最最費錢的.

即使是在千年之後,全世界也只有華夏能玩"運輸網絡******",動輒上萬億的資金扔到道路建設上,眼睛都不帶眨一眨的.

那麼龐大的立體交通網絡誰不想有?

可是,有人敢玩嗎?

沒有!因為......根本玩不起!

唐奕很早就勾畫過一份美如畫的藍圖,曾經也想把觀瀾掙的每一個銅板都投到修路上去.

但是,思量再三,還是放棄了.

大宋現有的經濟規模根本負擔不起這麼龐大的道路支出,要不是等不了,唐奕才不會現在就拿幾百萬貫的銀錢去鋪地呢!

--------

從後山踱回上院,三人不禁好奇.

因為,不但趙禎行在那邊熱鬧依舊,唐奕發現,連特麼上院的儒生們也"燥"的不行,撒著歡兒的往山門方向跑.

唐奕不僅皺眉道:"什麼情況?"

皇帝觀瀾得了兩個兒子,現在來來往往的都是些什麼人,儒生們這時候不得老老實實地給這些朝官留個好印象,怎麼還亂糟糟的?

沈括恍然道:"我想起來了,今天放榜!"

"放榜!?"唐奕不由一陣恍惚.

這段兒時間,一個事兒接著一個事兒的,都把春闈的大事兒給忘了.

記得是要會試當天,接到的曹覺在廣南出事兒的消息.

這之後,他只操心曹老二了,幾乎沒怎麼關心會試的結果,只是聽宋楷提了一嘴,今年會試觀瀾又是大獲全勝,十二人會試全過.

而殿試之後,緊接著趙禎生兒子這事兒,又把貢試的事兒給壓了下去,這都已經放榜了,唐奕還不知道呢.

眼見曾布正興沖沖地要往山門跑,唐奕攔下他,"放榜了?都誰中了?"

曾布興奮叫道:"全中!!"

嘎!

"全中?十二個都中了?"

唐奕有點兒吃驚,這特麼可不是考廚師證兒啊,說中就中?

這還不算完,曾布又叫道:"鄭獬的狀元,尹文欽榜眼!"

"靠!"

這回潘豐都不淡定了,"又包圓兒了?"

上一科是范純仁的狀元,馮京的榜眼,觀瀾書院這是要飛啊!

......

是要飛.

特麼太學直講胡瑗都想來找范仲淹拼命了!

------

這兩天就兩更三更的穩著了.

十八號,

十八號咱們玩波兒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