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下連隊的程頤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最近確實挺忙的.

一是因趙禎得子,開封各家的人都往回山聚,唐奕又要張羅著接待,又要給他們騰地方住.

二是因之前說過,要把"水泥"弄出來,唐奕還要領著工匠在後山起一個實驗窯.

所以,他真的顧不上鄧州營的兄弟們.

曹滿江這麼一說,大伙兒也就消停了.

王都頭搖頭一歎,不說話了.

胡林則眼珠子一轉,捅了捅邊上的秀才.

"秀才,商量個事兒唄."

秀才橫了他一眼,"叫大名兒!"

"行!行!"胡林很狗腿地應著聲兒.

"陳志揚!陳哥!陳大哥!咱倆換換唄,你來書院當教諭,我回去當營頭兒,你看這事兒咋樣兒?"

陳志揚嘿嘿一笑,"想換啊?"

"對對......換不?"

"美的你!"秀才眼珠子一瞪."老子好好的大官兒不當,跑回山來受這夾板氣?"

胡林一撇嘴,"真特麼不夠兄弟!"

......

大伙兒正說著,突然傳來敲門聲,李賀打開門,一下就愣住了.

"您......您這是找誰?"

門外站著的這人,他認識,正是那天在書院門口攔下他們的那個文生.

此時,這貨正抱著個大鋪蓋卷站在門口兒.

程頤也不跟李賀客氣,大喇喇地就進來了.

"從今天開始,我就住這兒了!"

"嘎......"大伙兒一噎,"那......那我們住哪兒去啊?"

李賀心說,沒你這麼欺負人的啊?

"你們?"程頤眉頭一挑."當然還住這兒啊!"

"......"

見一屋子人都愣了,程頤一笑,"沒事兒,都放松點,小唐教諭讓我來的."

"唐奕?他搞什麼鬼?把這尊神弄進來,兄弟們還怎麼過日子?"

程頤又道:"小唐教諭還讓我帶句話過來,說是別拿我當外人,平時什麼樣兒,就什麼樣兒."

"......"

曹滿江狐疑道:"不拿你當外人?"

"對!"

"平時什麼樣兒,就什麼樣兒?"

"對!"

"和我們兄弟一般要求?"

"對!"程頤點頭.

還不忘指著曹滿江道:"不能特殊對待,否則我跟你們急啊!"

"那行!"曹滿江一咬牙,大郎這麼安排肯定有他的用意.

"你跟我來吧!"

帶著程頤到了里間睡覺的地方,一指最里頭的鋪位,"你就睡那兒,一會兒讓胡林教你整理內務.被子要疊得和大伙兒一樣兒,東西不能擺錯了,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嗎?程頤就一個字兒都沒聽進去.

一進屋,這貨就徹底傻眼了.

哦靠,這特麼是人住的床鋪?那特麼是人蓋的被子?

就見兩排大通鋪,十八個鋪位,十八個"豆腐塊兒".那床單捋的溜平溜平,一個褶子都不帶有的,看一眼你都不忍心躺上去.

......

直到曹滿江又重複了一遍,程頤才苦著臉道:"有......有這個必要嗎?"

"有!"

門口十幾個看熱鬧的漢子異口同聲,歡天喜地,幸災樂禍地答道.

......

第二天.

唐奕正在後山和潘豐等人盯著一眼新窯,程頤就頂著兩個黑眼圈兒跑了過來.

"教諭啊,我能不去了嗎?"

唐奕撇了程頤一眼,"不是你自己要去的嗎?"

"可是......"程頤可是不出來了.

他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大嘴巴,這不就是賤的嗎?沒事兒去和那幫軍漢摻合什麼?

只是半天一夜,程大聖人就有點扛不住了.

單是疊那個豆腐塊兒的被子,就差點沒把程頤搞瘋了,更別說別的亂七八遭的規矩了.

最要命的是,那幫軍漢子晚上打呼,特麼還一個比一個響,鬧的程頤一宿都沒睡著覺.

......

唐奕拍拍他的肩膀,"年青人,要有恒心.既然是自己要去體驗一番,只一天就跑回來了,多丟人啊!"

程頤不由一聲哀嚎,他現在有點後悔跟在唐奕身邊了.

這麼長時間,什麼真本事也沒學來,整天不是鑽到灰窯來和泥玩,就是和一幫唯利是圖的商人談什麼錢啊錢的,他程頤可是要成聖的!

見程頤還是一臉的不情願,唐奕又安慰道:"這是給你小子開小灶了,等過幾天你就會知道,能和老曹提前套個近乎,學點東西,是多麼美好的事情了."

程頤愣愣道:"什麼意思?"

唐奕賤賤地笑著,"等著吧,過幾天就知道了!"

......

這時,一直盯著窯口的沈括走到唐奕身邊,"差不多了,可以出窯了."

唐奕聞言,不再理程頤,和沈括一道去看窯了.

得!

程頤一翻白眼,小教諭又要和泥玩兒了.

不死心地跟過去抱怨道:"您成天弄這個有什麼用?"

唐奕眼不離窯地回道:"有什麼用?程老二啊,你要是還想跟著我,就把那套學問最大的想法扔一邊兒去,一會兒我就告訴你有什麼用."

隨著灰色的"土面兒"從窯里頭出來,沈括忍不住道:"這回能行嗎?"

唐奕凝重點頭,"應該沒問題."

沈括不樂觀地道:"要達到你說的那種強度,幾乎是不可能的吧?我看上回的那樣就不錯了!"

唐奕一口回絕,"不夠!"

水泥這東西,後世別說唐奕這種專業的,就連常看網絡小說的都知道,粘土加石灰磨成粉煅燒就行了.

可是,實際操作卻沒那麼簡單,這里面涉及到石灰和粘土的比例,煅燒的溫度和時間.

差一點,成品性能就差很多.而且,只是這麼燒出來的水泥是沒法用來修路,築城的,因為強度不夠.

後世的水泥根據不同的用途,分成很多種型號,其中還要添加輔助材料才行.

修路用的水泥,不但要有一定的延展性,適應各種氣候溫度,還有光曬,浸泡等等適應不同環境的高要求,還要有特別強的抗壓性,抗物理硬性的要求.

所以,真不是說燒就燒得出來的.

唐奕一邊把冷卻的水泥加水,加沙石攪拌,等著冷卻,一邊對程頤道:

"你覺得這是和泥,這是不務正業.可你從來沒想過,這些看似簡單,低賤的東西對百性意味著什麼,對改變我們的生活有多大的作用."

程頤不服氣地嘟囔道:"您要是弄個別的,說是造福萬民,我還能信,一個灰泥,有什麼用?"

唐奕也不和他辨,等拌好的混凝土入模具慢慢凝固.

足足過了兩個多時辰,見已經差不多了,從工匠那兒接過一柄大錘遞到程頤手里.

"砸!"

"砸完了,我告訴你有什麼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