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替你們著急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奕自己都犯嘀咕,酸堿體質真有用?

不知道,也說不清.後世都說不清,他上哪兒說清去?

不過,趙禎有兒子了,而且是特麼一起來了兩個兒子,這是事實!

朝臣們已經樂瘋了,困擾大宋朝二十年的國本問題啊,這下終于不再是問題了.

兩個呢,選哪個都行啊!

此時,不管哪個派系,也不管平時有何嫌隙,大家都是拱手相慶,一陣歡騰.

孫郎中走到唐奕身邊,"你那個食譜子我沒留,回頭再給我抄一份兒."

"干嘛!?"

"廢話,能生兒子的秘方,這得留著傳家啊!"

"......"

孫郎中動靜不小,有朝臣聽見了,忍不住靠過來.

"啥秘方?生兒子的?"

日!

唐奕調頭就跑,這事兒要是傳出去可不是小事兒,特麼生兒子的啊!

回到自己的小樓,本想理一理思緒,一進屋,唐奕卻怔住了.

就見福康帝姬趴在廳前的圓桌上睡著了.

唐奕有點猶豫了,這是進去,還是不進去啊?

進去吧,不太合適,孤男寡女的.

不進去吧,這特麼是我的家.

正在為難,許是開門的動靜吵醒了福康,睜眼一看是唐奕,下意識地彈了起來,慌張一拂,"唐公子......"

唐奕尷尬咧嘴,"那邊有躺椅,睡著舒服些."

福康慌張地搖頭,"不了不了,我這就走."

說著,低頭快步往門外走.

唐奕攔住她,苦笑道:"你能上哪兒去?呆著吧,我去把蘇小妹她們叫來陪你玩."

福康一窘,她確實是沒地方去.寢宮那邊已經忙成一鍋粥了,哪兒有她下腳的地方?

要不是沒地方呆了,也不會跑到唐奕這里來.

"對了."走到門口的唐奕回身道,"還沒恭喜你,你有小弟弟了."

福康聞言,嘴角上揚,露出一排潔白的細牙,用力地點著頭,"嗯,而且是兩個呢!"

唐奕一怔,隨即莞爾一笑,"對......兩個呢."說完就出門了.

他其實原本的意思是,昭節貴妃苗氏是福康的生母,苗氏得龍兒,她這個做親姐姐的自然要恭喜一下.

可是,福康比唐奕想的要單純得多.在她看來,不論是生母苗氏生的親弟弟,還是曹皇後生的弟弟,都是她的弟弟.

唐奕不禁自嘲苦笑,看來,自己也開始功利了,遠沒有從前那般單純.

可是,世間誰不是如此呢?

站在唐奕的角度,以他和曹家的關系,自然希望曹皇後的孩子最後能君臨天下;而站在苗妃的角度,也當然希望她的兒子得位大統,也只有福康這個單純的小丫......

想到這里,唐奕猛的一頓,似乎抓住了什麼,又似乎什麼也沒理清.

......

心事重重地把蘇小妹,王弗她們叫到自己的小樓陪著福康,又心事重重地熬到晚上.

等趙禎那邊都忙完了,老師范仲淹也回來了,唐奕才到老師那里去坐了一會兒.

"陛下那邊兒,沒出什麼事兒吧?"

范仲淹還沒從興奮之中緩過勁兒來,聞言眼睛一立,"你個倒黴孩子,怎麼說話呢?能出什麼事兒?一切安好!太醫已經看過了,皇後與苗妃皆是無恙,兩個孩子除了苗貴妃生的那個身子有點虛,也都算是平平安安."

唐奕無聲點頭,沒事兒就好!

可能就是自己想多了,只要都是趙禎的孩子,趙允讓還能玩出什麼花樣兒?

......

回小樓的路上,唐奕也逐漸釋然.以前沒儲君都特麼照樣兒該干嘛就干嘛,從來沒怕過那老貨,現在一下子來了兩個,還怕個囊球!?

路過黑子那里,見他屋里亮著燈.唐奕一挑眉拐了個彎,就走了過去.

也沒敲門,直接推門就進.

果然.

黑子和董惜琴就那麼在燈下坐著,董惜琴拿著一件黑子的袍子行著針縫補,而黑子就坐在那兒看著,一點都不嫌無聊.

一見唐奕進來,二人騰的就站了起來.

"大郎......"

"唐公子......"

唐奕直翻白眼兒,先對黑子開炮,"不說讓你晚上找我去嗎?"

黑子一怔,隨即局促撓頭,"嘿,倒是忘的干乾淨淨了."

唐奕一陣無語,有了異性沒人性的東西啊!

黑子又道:"找俺啥事兒?"

"沒事兒了,膩著吧!"

唐奕來回掃了兩人好幾眼,"等過一段消停消停,你們倆也趕緊把事兒辦了吧,老子都替你們著急!"

說完,一甩衣袖,不理臊的臉通紅的二人,調頭就走.

......

唐奕一走,屋里的兩人就只剩下尷尬了.

黑子憋了半天方支吾道:"大郎那嘴就是沒個把門兒的,惜琴姑娘別當真......"

董惜琴嚶嚶的嗯了一聲,不安地放下手中活計,"天不早了,惜琴回去了......"

"我送你."

"不麻煩了."

------

鄧州營的將士們最近一直住在觀瀾書院,唐奕總覺得,要不是自己瞎鼓搗,鄧州營也不會死那麼多人,總覺得心里虧欠他們.

把他們留在回山,一來,就在身邊,可以時不時續續舊;二來,書院吃的好,睡的好,也讓這幫苦漢子們好好享受一番.

可惜,唐奕想得挺美好,但實際情況卻不是那麼回是兒.

觀瀾這是什麼地方?是大宋聖地.

這里出入的不是大儒,就是名臣,最次也是儒袍加身的文生.

他們這幫軍漢天然的就感覺低人一等,走路都是低著頭,都不敢看人家的眼睛,總感覺大伙兒看他們的眼神兒就不對.

這幾天,大宋官家喜得雙龍,回山更是熱鬧的不行,鄧州營的漢子們更是連門兒都不敢出了,天天窩在屋里跟坐牢似的.

而唐奕這幾天也是焦頭爛額,根本顧不上他們.

"頭兒,要不你跟大郎說一聲,讓咱回軍營得了."王都頭閑的直揪頭發.

"這他-媽一天天跟蹲大獄似的,可憋死老子了!"

"就是的!"胡林翹著腿抱怨."要不您老跟大郎說說,就別讓我來這鳥書院當什麼教喻了,咱也不是那塊料,那幫著酸秀才也不帶聽咱的啊!"

曹滿江瞪了他們一眼,"都消停點!"

"大郎這幾天事兒多的很,咱就別添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