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天佑皇宋
g,更新快,無彈窗,!

趙允讓不可謂不大氣;

不可謂不有風度;

不可謂不老謀深算!

像唐奕這般手握國之重器,又與將家有著撇不清的關系,幾乎到了可以左右朝局地步的人物,趙允讓當然是本著能拉攏最好,拉攏不來也不得罪的心理.

而現在,他更是把姿態放到了最低,把要求放到了最低.

在他看來,唐奕只要兩不相幫,保持中立就好,這是在讓唐奕來"坐莊",坐一個十賭十贏,大小通吃的大莊.

不得不說,政治是功利的,有時甚至是肮髒的,來不得半點感情用事.但凡唐子浩有點腦子,就應該知道,怎麼做才是對自己最有利的.

因為,不論從曆史的角度,還是現實的形勢來看,其實,站在趙禎這一邊,都不是什麼明智之選.

別看趙禎是皇帝,但是,單無子這一條兒,就讓他的處境極為尷尬,甚至是抬不起頭來.

......

"唉!"唐奕一歎."王爺這是要把我推入不敗之地嗎?"

趙允讓自信一笑,"何止是不敗?只要大郎答應,從現在開始,大郎還會得到朝中更多的助力,沒有人會再攔你的路,你要做的事,會更加順暢."

"那當真是再好不過了."

"算是本王送給大郎的見面禮吧!"

"可惜......"

趙允讓聞言,神情一變,"可惜什麼?"

"可惜我還是不能遂了王爺的願."

"......"

趙允讓一語不發地看著唐奕,眼睛已經眯成了一條直線.

良久......

"理由呢?王爺要知道理由,別和本王說什麼可笑的感情!"

唐奕抿然攤手,"因為......我信不過你!"

靠!

要是唐奕不說這句話,趙允讓都忘了,這小混蛋是從來不按常理出牌的.

趙允讓又氣又恨地瞪著唐奕,心說,本王已經把話和你說到這個份兒上了,你信不過?

唐奕沒有與趙允讓對視,有意無意地把頭別到了一邊,因為,他心虛.

"信不過"只是搪塞,趙允讓一開口,唐奕就知道他沒來虛的.

堂堂郡王,暗中扶植了那麼龐大的勢力,若說是和唐奕一樣直來直去的人,說死也沒人信.

可他就這麼來了,不但順著唐奕的話在說,而且連處事方式都是迎合唐奕的性格.這其中的誠意,唐奕還是看得出來的.

但是,唐奕還是拒絕了,用一個近乎蒼白的理由拒絕了.

而他沒有說出來的那個真正的理由,還真就是那"可笑的感情"!

最開始決定踏上這條荊棘之路,就是因為對老師的感情;後面也因為是對趙禎的感情,才把觀瀾折騰到今天的地步.

亦是因為真性情,才聚攏了這樣一群跳出利益桎梏的兄弟.

感情,這才是唐奕的核心價值觀,是他的"基本盤".

什麼觀瀾書院,觀瀾商合,乃至一切的布局和舉措,都是建立在這個基本盤之上的.

現在,趙允讓讓他拋棄感情,只留冷冰冰的利益和權謀......

唐奕不敢去做,也做不到.

因為,一但踏出那一步,支撐他向前的所有構架和動力都將轟然崩塌,他怕自己像那些所謂的文人,士大夫一樣,一旦妥協,就會淪為利益和權力的傀儡.

這樣兒的例子不少!

......

"大郎,一定要如此嗎?"趙允讓聲音越來越冷.

"這個選擇並不明智."

唐奕苦笑:"也許......"

.也許吧的"吧"還沒說出來,就猛的聽見寢宮之內傳來老內侍的一聲唱喝,聲聞休政殿前: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天佑皇宋!貴妃娘娘旦下龍兒......"

......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天佑皇宋......"

!!!!

若第一遍大伙兒還沒聽清,緊隨其後內侍,宮女撲倒一片,萬呼賀喜的聲音一下把眾人都喝醒了.

"哦靠!"

唐奕差點沒跳起來.

"男孩!這特麼不科學啊?苗貴妃那個,史書上不是寫是女孩嗎!?"

但是,由不得他不信,富弼,范仲淹等人已經老淚縱橫.

杜衍更是撲通一聲拜倒在地,向天長嚎:

"天,佑,皇,宋啊!"

"天佑皇宋!"

"天佑皇宋!"

一眾文官紛紛接踵拜匐,"天佑皇宋"的高喊,響徹觀瀾!

......

而在宮女,大監拜倒一片寢宮外院之中,趙禎赤著腳,雙手錯後,仰天而立,眼中的晶瑩順著面頰滾滾而下,口中喃喃地自語道:

"天佑我趙禎啊......"

------

男孩?

男孩!

哦靠,男孩!

唐奕現在已經沒心思想,為什麼苗貴妃生的是男孩了,有男孩就行啊!

得瑟地挑起眉頭看向趙允讓:"看來,王爺這嘴是開過光的啊!"

"現在看來,草民這選擇好像還挺明智的呢."

趙允讓微不可查地陰森一笑,"大郎,還是不要高興的太早啊!"

說完,大步向寢宮而去,接下來,他和趙允弼卻要行使宗正之職.

只不過,還沒走出兩步,寢宮那邊,李秉臣的高唱再一次傳了出來--

"恭喜陛下!賀喜陛下!天佑皇宋!皇後娘娘旦下龍兒!!!"

噗!!!!

站在樹根底下的孫郎中差點沒坐地上,看向唐奕的眼神兒都不對了.

酸啊堿的,真特麼管用!?

怎麼一下來就是兩個小子!?

......

而那邊的趙允讓腳下一軟,也差點沒摔了,幸得趙允弼扶了一把,"王兄小心!"

"沒.....沒事兒......且進去吧......"

趙允讓敷衍一句,匆匆進了寢宮的院子.

......

"龍兒!龍兒!!"

這邊的曹佾已經激動得無以附加,沖到唐奕身前,死命地抓著唐奕的胳膊猛搖.

而唐奕則是擰著眉頭,望著趙允讓的背景出神,任曹佾怎麼搖都搖不醒.

"太反常了......"唐奕喃喃自語.

"什麼太反常了?"

"汝南郡王的反應."

"汝南王怎麼了?"

這次唐奕只是搖頭,他也不知道汝南王怎麼了.

按說,趙禎得子,打擊最大的就是趙允讓.

唐奕的基本盤是一個"情"字,而趙允讓呢?他的基本盤就是趙禎無子!

可以說,一切的苦心鑽營,一切的算計,一切的潛藏暗渡,都是建立在趙禎無子這個基礎上的.

可是,苗妃的喜訊一出,趙允讓經營了這麼多年的基本盤算是一下子就倒了,但他卻並沒有太過激動的反應.

當然,這個可以解釋,畢竟浸淫大宋的頂級圈子幾十年,這點城府還是應該有的.

但是......

為何曹皇後的喜訊一出,趙允讓的反應會變得那麼大呢?

是經受不住第二次的打擊?

還是......這其中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東西?

唐奕想不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