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壁上靜觀
g,更新快,無彈窗,!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眾臣就聚在休政殿前一個都不肯走.

可是,曹皇後的喜訊還沒等來,又有人出來添亂.

只見寢宮那邊暮的一陣手忙腳亂,大伙兒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以為出了大事,曹皇後生產不順.

宮人出來一問才知道,苗貴妃也要生了.

孫郎中眉頭一皺,苗貴妃不應該啊,算著日子應當還有半個月才到日子,怎麼今天也來湊熱鬧!?

可是,哪由大伙兒多想,寢宮那邊已經亂成了一鍋粥,連張貴妃都把自己的女使派過去幫著支應.

外面一眾朝臣更是緊張的不得了,有的已經開始學著曹佾的樣子,對天祈福了.

他們是多麼期盼曹皇後或者是苗貴妃可以旦下龍兒啊,也好了卻大宋無儲君繼位的窘境.

唐奕現在站在曹佾身邊,心淨如水,反而沒什麼波瀾.

趙禎無子,這是千年的糊塗案,誰也說不清他怎麼就這麼倒黴.一生積德大善,卻落了個絕戶命.

也許......這就是因果報應.

趙二弑兄席位,搶了太祖一脈的龍根,傳到趙禎這里注定無子,把皇帝讓給了趙允讓一脈.

而那一家子,從短命涼薄的英宗,到把大宋折騰個半死的神宗,再到搶妓女的胭脂錢,妄圖保住江山的徽欽二帝,徹底葬送了大宋的半壁江山.

而走了大運的康王趙構也是個老絕戶,大宋的帝位轉了將近兩百年,最後落到了太祖七世孫趙昚的手里.

還是回到了原點,

還是回到了太祖一脈掌中.

這其中的因果循環,報應不爽,誰又說得清呢?

正默默地想著,寢宮院門一開,大伙一震,以為是生了,可惜出來的是趙允弼和趙允讓.

他們做為宗室之人,這個時候當然要守在寢宮之外,隨時等著皇後為皇室添丁.

但是,院子里,趙禎面沉似水,宮人進進出出,氣氛讓人窒息.倆人是有點受不住了,出來透口氣.

他們一出來,富弼先靠了上去,朝趙允弼一抱手,"王爺,里面的情形......"

趙允弼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誰也不敢多說半句.

汝南王趙允讓則是抬眼看向曹佾那邊,略一沉吟,行了過去.

走到近前柔聲道:"景休毋須擔憂,宮中隱婆已經帶出話來,皇後娘娘一切都好,旦下龍兒只是時間問題."

曹佾面無表情地拱手道:"多謝王爺關心!"

趙允讓和善地點了點頭,轉頭看向他身邊的唐奕,佯裝溫怒,卻也算和聲細語地道:"唐大郎,上次你到我王府門前,都干了什麼?"

說完,不等唐奕反應,又轉而一笑.

笑罵道:"臭小子!你們小輩的恩怨,我本不應插手.然本王自知家里那幾個不省心的頑劣得很,若有得罪之處,大郎莫要和他們一般見識."

......

唐奕心中大歎:

這特麼可真是"人生如戲,全憑演技"啊!

你怎麼就能說的這麼親和友善?怎麼就能這麼像真的呢?

"原來王爺還記得那事啊?草民倒是都忘了."

噗......

曹佾差點沒笑出聲來,你把人家兒子給扇了,完事兒你說你都忘了?

還能再無恥點嗎?

能啊!

只聽唐奕道:"王爺且放心,草民當時也是一時氣憤才做下的錯事."

趙允讓嘴角抽搐,"知道錯了就好!"

"是的."唐奕裝的無比恭敬."草民當時只當這二人太過混蛋,不扇他們不足以泄憤."

"但是,後來才知道......"

趙允讓表面平靜,心里卻已經氣的要發狂,這小王八蛋說話夾槍帶棒,沒一句能聽的.

"知道什麼?"

"知道,原來我誤會了,混蛋的不是他們,而是另外一個老東西,錯怪了兩位世子,奕深感愧疚."

"噗......"

曹佾這回是真沒忍住,唐奕太壞了.

"王爺,且先慢聊,佾先告退!"

曹佾一拱手,調頭就跑.不能再呆了,再聽下去,他這個外人都得替趙允讓尷尬.

......

趙允讓臉都綠了,所謂"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何況他沒理呢?就是想演一波兒,看看能不能緩和一下兩方的氣氛.

"唉!"爽然一歎."大郎,不必如此!本王能放下體面主動找你,難道大郎這點面子都不給本王嗎?"

趙允讓真的是來求和的.

說白了,在他看來,不論他與趙禎之間有何齷齪,那都是皇室內部的事情,與唐奕這個外人沒關系.

唐奕也不用這麼著急就站隊,大可等塵埃落定之後,再用手中的籌碼換取對他最有利的酬勞.

趙允讓給得起!趙禎給了唐奕什麼,他也敢給什麼.

只不過,他算錯了趙禎的"慈"在這場角逐之中的份量;算錯了,說到底唐子浩先是個重情義的"人",後才是重利益的"商"!

唐奕聞言反倒笑了.

"王爺,有什麼話還是直說吧,草民腦子轉的慢,不習慣繞彎子."

"也好!"趙允讓點頭."本王從沒有針對大郎的意思,若是有誤傷之嫌,還望大郎體諒."

"那王爺針對的是誰呢?"

唐奕一句話差點沒把趙允讓噎死,這渾小子就不能好好地照著名利場中的規矩來嗎!?

見趙允讓答不上來,唐奕也是一歎,"王爺,何必如此呢?做個太平王爺不好嗎?"

"本王就是個太平王爺,現在是,將來也是,死後依然是."

"可是......"

"儲君一日不立,國即一日不甯啊!"

"那王爺覺得誰是儲君呢?"

"大郎何必有此一問?難道心中沒有計較嗎?"

唐奕搖頭,用下巴一指皇後寢宮,"是男是女可還沒個定數呢!"

趙允讓一笑,"陛下二十年無子,大郎覺得,這次的機會又有幾分呢?"

唐奕搖頭不語,盡管他也希望趙禎生兒子,但是,從曆史經驗上來看,這事懸.

見唐奕不說話,趙允讓繼續道:"大郎所求,本王也知一二,本王也不許諾什麼,只求大郎一事."

"何事?"

"壁上靜觀,待出了結果,大郎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陛下也好,本王也罷,亦或是宗實,甚至是......別人."

趙允讓頓了一下.

"大家為朝,為宋的心是一樣的,本王可保證,沒人能攔著大郎的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