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書院大改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小冊子上,是一整套的傭工制度.

沒錯!

傭工制度!!

對象,就是觀瀾上院的這些倒黴學霸.

唐奕准備在觀瀾上院發行"飯票",實行工分制.

每月給予儒生們發一些飯票.

注意,是一些飯票!

這個數量唐奕算過了,也就是能吃飽,餓不死的水平,要是想要大魚大肉的吃好,可能困難點兒.

而且,冊子里面還規定,什麼筆墨紙硯,內褲襪子,牙粉,面巾,都得用這"一些飯票"來換.

所以,這個白發給你的飯票,夠用才見鬼呢,唐奕是存心給他們找不自在.

那不夠怎麼辦呢?

好辦!

可以給書院打工,掙工分,用工分來換飯票.

工種,工作有很多種,給予的工分也各不相同,小冊子里都記著呢.

比如,打掃公共場所啦,整里書齋啦,食舍幫工啦,後山的炭廠里打工啦,挑糞啦......什麼都有.只要你肯出力氣,在書院里肯定能吃得飽,穿得暖.

讓這些嫩秀才去做工?干粗活?馬大偉心說,大郎這招也太損了.

范仲淹也拿起小冊子來看,更是看的眼皮直跳.

讓儒生們去出苦力?還挑糞?這畫面范仲淹有點不敢想.

"有這個必要嗎?"

"有!"唐奕篤定的點頭,"既然要改,那就徹底點兒."

唐奕當然不缺這個錢,但是,他想用這種方式來徹底打破這些儒生現有的價值觀.

什麼兩手不沾陽春水,什麼君子遠庖廚,全特麼給我滾蛋.

唐奕就是要用這種極端的方式,讓儒生們現在就學會自力更生,並接觸底層民眾,了解民間的疾苦.

只有現在他們懂得了老百姓生活的不易,將來身處高位,做出決定的時候,才不至于脫離百姓.

可能會有人罵,可能會有人抵制,但是,那又能怎樣兒呢?反正軍事化管理都已經引進來了,就不差再折騰點.

范仲淹知道,這麼做絕對有利無害,但同時他也知道,這麼做阻力必將更大.

"那大郎就去做吧!"思量再三,范仲淹還是決定支持唐奕.

正要繼續商討,卻見有內侍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

"范公,陛下......陛下有旨."這貨跑的氣兒都喘不勻了.

范仲淹道:"大官慢講,陛下有什麼旨?"

"陛下有旨,傳范公即刻覲見!"

范仲淹眉頭一皺,趙禎雖住在觀瀾,但沒有特殊的事情是不會召見他的.

唐奕見老師表情,摸出一大塊銀子塞到那內侍手中,"大官,可知是陛下急召吾師是何要務?"

"皇後娘娘要生了......"

唐奕一震,看向老師,卻見范仲淹已經大步急行而出.

--------

回山不比禁宮,皇後在大內生產,朝臣來關心國本,也只能在宮外候著.

而回山的休政殿就在皇帝行在的邊兒上,里面有什麼動靜,外面豎著耳朵聽,就聽得見.

所以,皇後臨盆的消息一出,現在在回山的朝臣就都聚到了休政殿前,眼巴巴地等著聽信兒.

趙禎身邊信得過的朝臣只剩一個富弼,于是就把范仲淹,杜衍叫來,與富弼一道壓住休政殿的場子.

等唐奕到的時候,已經看不到趙禎的影子,他已經親自守在了皇後寢宮門前.

只見到老師站在文臣之中,與富弼低聲交談.而曹佾則是站在外圈,急的團團轉.

唐奕靠過去,"你荒甚!?這是大喜之事."

曹佾不搭理他,雙手合十,仰頭看天,"滿天神佛,諸天道君,保佑家姐,平平安安渡過此關......"

那樣子滑稽得很,但是唐奕卻一點都笑不出來.

曹皇後已經三十多歲了,放在古代絕對算是大齡產婦,這個時代女性臨盆本來就和在鬼門關上走一回差不多,更何況是高齡產婦.胎位稍有不正,就容易出現一尸兩命的悲慘結局.

拍拍曹佾的肩膀,"別擔心,皇後娘娘吉人自有天相."

潘豐也靠過來,安慰道:"放心,必是龍兒!"

曹佾苦臉小聲道:"還沒什麼龍兒啊,不求立下國本大功,只求平安無事吧!"

曹佾的姐姐曹皇後別看這些年一直後位穩固,其實過的也十分艱難.自入宮起,這二十年未有一男半女,足以讓朝臣和有心之人詬病曹皇後無德.

曹佾現在的想法很簡單,不要求必是龍兒,哪怕是個公主,也足以讓曹皇後擺脫那些流言蜚語了.

唐奕和潘豐沒接話,後宮這些年就像是著了魔,女多男少.

自荊王天夭之後,更是十幾年未見男丁,雖然生兒生女皆由天定,但依這些年的情況來看,是男孩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潘豐那話只能是美好願景,聊以安慰罷了.

......

這時,孫郎中也聞訊趕來,遠遠地看著這邊的情形.

唐奕安慰了曹佾兩句,就走到孫郎中身邊,給皇後接生問脈,這事是肯定輪不到孫老頭這個宮外的醫生的.

"怎麼樣?有底嗎?"

孫郎中撇嘴道:"放心,三天前剛把過脈,胎氣極正,出不了什麼問題."

"那就好."

"倒是你."孫郎中橫著唐奕."你有底嗎?"

"我有什麼底?"

"那個什麼酸啊堿的食療譜子可是你弄出來的,要是生不出男孩,看你還吹不吹!"

唐奕一瞪眼睛,嚇的左右看看,"你可別瞎說,本來就是沒根據的事兒."

這事兒,還得從當初孫郎中給曹皇後治不育之症的時候說起.

那時,唐奕猛然想起後世有個沒什麼依據的酸堿性的理論,說是想生男孩,女人要維持堿性體質,而男人則是酸性.

正好唐奕學的是化學,平時又愛研究吃,所以對一些尋常食物的酸堿性很了解.

于是,就給孫郎中出了這麼個餿主意,把趙禎和宮中幾個妃嬪的食譜都給換了.

後來唐奕就去大遼了,回來之後,正好曹皇後和苗貴妃都有了身孕,這事兒就讓孫郎中想起來了.

可唐奕完全是有棗沒棗打一杆子,反正也吃不壞,後世都沒找到科學的依據,他上哪兒能"有底"去?

"別往出說啊,這可不是小事兒!"

萬一讓朝臣知道了,等會兒曹皇後再生個丫頭片子,依唐奕這招人恨的勁兒,他們不作點文章才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