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閻王營
g,更新快,無彈窗,!

在後世,唐奕聽到過這樣的一個討論,說,有一個皇帝想認下自己流落民間的私生子,卻不敢認......

然後,有人就開罵了,說這個皇帝窩囊死算了,當了皇帝,天底下你最大,卻連自己兒子都不敢認,簡直是扯淡.

......

好吧,別的朝代什麼樣兒唐奕不知道,但是在大宋朝,別說是私生子了,就不是私生的,都不是你想認就能認的.

大宋朝皇族出世,必須得有大宗正寺出面嚴明正身,發下皇族專屬的"身份證",你才能算是皇族了,以後才能享受皇族的待遇.

包括"賜名,爵位,供養錢,入族譜等等."

這事,皇帝是說了不算的,一切由宗正寺來掌管.

若是沒有那張"身份證",別說你是私生的,就算是皇後生的也沒用,一切皇族待遇跟你都沒關系.

所以,別看趙禎把曹皇後藏到回山來生孩子,但是規矩不能破,必須要宗正寺在場才行.

這事兒不是唐奕可以任性的,只得乖乖照辦.

不過,在他看來,趙禎也沒必要弄的這麼正式,反正是個丫頭片子,這可憐的鄰家大叔注定沒有兒子的命.

......

唐奕下去了,趙禎又和王德用商量了起來,這個鄧州營到底怎麼個重建法兒,應該歸到哪一軍之下.

王德用一琢磨,"要不?干脆單設一軍吧?"

趙禎一翻白眼,那也太扯了.

五百人的一營,直接擴成五千人的一軍?

"砍一半,設一廂吧!"

北宋軍制,一伍五十人是最小的戰斗單元,兩伍為一都,五都為一指揮,也就是一營五百人,五營為一廂,也就是滿編兩千五百人.

往上還有,兩廂為一軍,十軍為一大軍.

鄧州營只余十九人,這其中給觀瀾三人,再把曹覺剃出來,就只剩十五人,能帶出一廂的精兵已經算是不錯了.

"那誰來統領?"王德用問道.

"原營指揮曹滿江斷了一臂,肯定是不行了,把下面的都頭直接跨到一廂都尉也不太行吧?"

曹覺就更不行了.

換到別的廂,他夠格.但是,在鄧州營,他一直以下屬軍卒的身份從軍,直接跳到原來各級長官的上面,這在軍中是大忌,就算升他的官,也要調到別軍,不可在原部.

"要不......"王德用想說,"要不讓我家咸融來管吧!"

可惜,最後還是沒說出口,他孫子王守忠已經是殿直,掌著大內近衛了,要是把手再伸到禁軍里,不合規矩.

"要不,讓楊家二小子來吧?"老國公最後還是改口了.

楊懷玉?這個可以有.

趙禎點了點頭,"楊懷玉此次南征表現極勇,倒是應該升一升了."

第二天早朝,趙禎直接宣布了對鄧州營的封賞.

原鄧州廂營,編入禁軍神威軍,擴軍一廂,賜名--

閻王營!

好吧,這個名字是唐奕給起的.他覺得比什麼神威,神武,震南,征西的,霸氣得多.

至于什麼神鬼忌諱,鄧州營就是從閻王殿里爬回來的,誰還怕這個?

而鄧州營一十九名將士也是各有封上,最低級的配軍都直升都頭.

曹滿江更是連升無數級,從九品上躥到了五品上的天雄都尉,暫待任用.

新鄧州廂由楊懷玉執掌將印,並令其在禁軍各營挑選精悍之兵充入新軍.

而且,趙禎特意作了一篇《告鄧州軍勇亡魂書》,以祭奠鄧州營死難將士.

聖喻一下,鄧州營將士自然鼓舞振奮.

而曹滿江一聽唐奕要讓他在觀瀾執教,驚的眼珠子沒掉出來.

"我來教書?這可不是兒戲."

"誰也沒給你說,這是兒戲啊!"

唐奕撇著嘴,"實話跟你說吧,陛下把你直接提到了五品上,就是讓你置仕之後,也能有份兒好待遇."

"這事兒是官家授意?"

"那你以為啊,這就是官家的主意,要讓這幫文生早點接觸軍營."

"那行,我干!"

"這就對了嘛!"唐奕大笑.

他是連蒙再騙啊,主要還是怕老曹來了觀瀾以後放不開手腳,干脆把趙禎拉出來給老曹壯膽.

"挑兩個人跟你一起.放心,在觀瀾的待遇比吃餉可高太多了."

老曹略一沉吟...

"那就李方休和胡林吧!"

李大魁走了,李家就剩下李方休和李賀,有這麼個機會,老曹想把兄弟兩個拉出來一個,別再有什麼戰事,都搭在沙場之上.

"行!你們跟他們通個氣兒,不用擔心前程,一定讓他們舒舒服服地退下來."

"這個不急,那我到書院能干點啥啊?我又不會教書."

唐奕白眼道:"以前在軍中干什麼,到書院還干什麼唄."

"除了排兵部陣不用教,什麼吃喝拉撒站立坐走都歸你管!"

"......!!"

曹滿江聽的直瞪眼,"那這群嫩娃娃哪受得了咱鄧州營那一套?"

"這不是你操心的,我只有一個要求....."

"啥?"

唐奕陰森一笑,"別拿他們當人!"

"......"

觀瀾上院的學霸們還不知道,讓他們記一輩子的"曹閻王"降臨觀瀾了!

......

既然定下來了,唐奕也不耽誤,直接把馬大偉叫來,三人一起去找老師范仲淹.

上院大改,不光是規矩,還有衣著用度,相應的院規都得改,這得和老師一起商量,也得馬大傳去張羅著置辦.

而針對上院儒生相互攀比富貴,拉幫結派的問題,唐奕訂的規矩也很簡單:

"沒收一切個人物品,穿的用的書院統一配發."

范仲淹一琢磨,"這個可行,大伙用的都一樣,也就不用比了."

"但是,出身富貴的學生總會自己掏錢搞些特殊怎麼辦?"

"什麼書童,丫鬟都攆回家去,財物一並沒收."

"用處不大."馬大偉提醒道."山下就是回山繁華之地,離的這麼近,難免儒生把錢存在山下,時不時出去花天酒地."

唐奕嘿嘿一笑,"早想好了!"拍的一聲把一個小冊子扔到桌上,"看看這個,能不能治得了他們!"

馬大偉翻開一看,不禁驚道:"你這也太損了點兒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