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戰略布局
g,更新快,無彈窗,!

要知道,除去觀瀾的官糧轉運,唐奕幾乎所有生意的根本其實就是甘油勾兌,白酒蒸餾等等,這幾項獨門工藝.要是把這幾項工藝泄露出去,等于是斷了唐奕的半條命.

現在別人沒來惦記,唐奕自己卻要放出去,這不是瘋了嗎?

見三人的表情,唐奕抿然一笑,安慰道:"放心,甘油提煉還在咱自己手里,別的那幾項拿出去就拿出去了,影響不大."

"還不大!?"潘豐瞪著眼珠子道,"讓那些小酒行學了去,能擠死咱們!"

"放心了,現在嬌白和嚴河坊果酒的牌子已經打出去了,大宋全境的酒業這麼大的一塊肉,咱們自己可是吃不下去,依靠名牌完全就夠吃了."

"那也沒必要把絕招都白給人家吧?"

"怎是白給?得入會,你也可以趁機收筆技術轉讓費啥的嗎!"

"那也不行啊!"

"聽我的!"唐奕不容有疑.

"現在首要目的是把市場做大,把酒業協會的攤子鋪開.那點兒小得失不用算計,隨便起一門生意就補回來了."

"大郎......"曹佾凝重地看眼唐奕.

"你給我們交個底,又是擴張華聯,又是鋪開酒業協會,你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唐奕神秘一笑,"過一段時間,官家很可能把冶鐵這一塊也扔到觀瀾,再加上以後的毛紡織,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什麼?"

"意味著,實業這一塊,咱們已經做到頭兒了,已經不能再大了!"

"所以......"

"所以,下一步,咱們玩資本!"

把華聯開到全宋,搶占零售業,形成銷售網,再加上酒業協會.

大宋的酒業協會和後世可是兩個概念.

大宋的酒業和餐飲業,酒店業是不分家的.說是一個酒業協會,其實就相當于釀酒協會,餐飲協會和住宿酒店協會三合一.

一但這兩個龐然大物鋪到整個大宋,再加上觀瀾漕運,未來的毛紡織,還有官糧......

這就意味著,唐奕掌控了相當份額的大宋的衣,食,住,行,還有生活所需.

而且,這些都不是孤立的,是形成網絡的.

只要稍稍有點現代的金融意識,就能想像得到,這里面,唐奕可以玩出多少的花樣兒來.

所以,現在唐奕就要著手布局,一但通濟渠打通,唐奕手上就有了初步的"大交通"網絡,整個大盤也就活了起來.

那時候......

改革也就可以開始了!

......

說完了布局的事情,唐奕又看向曹佾,"還有一個事兒得你去辦."

"什麼事兒?"

"我想在大遼再起一家華聯."

曹佾一指張晉文,"這事兒你跟他說,我又不管華聯."

唐奕嘿嘿一笑,"他辦不了,要開店的地方有點特殊."

"哪兒?"

"幽州!"

噗!!

全噴了.

"你你你,你沒病吧?"曹佾叫道."你把耶律重元的兒子給宰了,還想把生意鋪到他眼皮底下?"

潘豐也道:"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誰去管?萬一讓耶律重元知道兒子是你殺的,誰在幽州誰死,鋪子也得讓他端了,何必呢?"

殺子之仇!

潘豐都不懷疑,耶律重元那老貨要是知道真相之後,得起兵攻宋.

"所以嗎......"唐奕一攤手."得你去辦,張大哥辦不了."

"我咋辦?你不會讓我去幽州給你管鋪子吧?"

"真特麼死腦筋!"唐奕淬道,"你去找蕭英,幽州的鋪子給他六成份子!"

"......"

三人心說,你這走位也太風騷了,完全看不懂啊!

而更風騷的還在後面.

"剩下四成,給耶律重元!"

"不是,你圖個啥啊!?"

"啥也不圖,就是在幽州插根釘子,以後說不定有點用."

"那咱們的船也到不了幽州啊?"

唐奕低頭不語,思索起來.

這還真是個問題.

耶律重元的老巢幽州地處燕云腹地,四六不挨著,船隊根本到不了,走陸路的成本也太大了.

若是不賺錢,唐奕送出去這份人情也就沒什麼意義了.

"修路!"

唐奕一咬牙.

"把黃河水道到雄州邊境的官道重修,若是遼人那邊也能讓咱修,咱們給他出錢,修!!"

北上的官道唐奕走過一回,只能說勉強湊合.但是,對于華聯這種實時運輸的要求是達不到的,耗時太多.

這回三人連反對的聲音都沒有了.

唐奕甯可自己掏錢修這條通燕云的路,那就不是"有點用"的事兒了.

這貨心里肯定是憋著大壞呢!

"正好這幾天事兒不多,看兄弟給你們弄出一種修路築城的寶貝來."

"啥寶貝?"

"水泥!"

......

好吧,完全不懂你在說什麼!

----------

船進了開封,到了桃花庵把唐奕放下,三人坐船又得回回山.

唐奕這個甩手掌櫃是只管下令,他們這幾個苦力卻是要忙活起來了.唐奕的布局太大,他們要好好斟酌一番才能下手.

而唐奕到了桃花庵門前,就見一個穿著太學儒袍的書生從門里出來,見了唐奕微微頷首,算是打了招呼,然後颯然而去.

唐奕還在奇怪,這小伙兒看著有點面熟,就是想不起來是誰了.

這時,桃花庵的女使也看見了唐奕,急忙迎了上來.

"唐公子來了啊?"

"嗯."都是熟臉,唐奕也不用客氣.

"剛剛那是誰啊?"

女使看了一眼還未走遠的文生,"唐公子不記得了嗎?他就是那年,您在曹覺和潘越手底下救下來的那個劉幾,劉之道啊."

"哦~~"

唐奕想起來了,當年就因為這孫子,他讓董靖瑤好頓擠兌.

"他來桃花庵做甚?"

"來找靖瑤姑娘的,見人沒在就走了."

唐奕哦了一聲,沒當回事兒.

不過,為什麼劉幾撲了個空,唐奕心里覺得很爽呢?

"君姐姐和蕭姑娘呢?"

女使一笑,"君姑娘陪著蕭姑娘去鐵塔寺了,得晚間才能回來呢!"

"日!"

唐奕大罵一聲,調頭就往碼頭跑.

"等等我!!"

但願曹佾他們船還沒走遠.

剛爽過,報應就來了,自己也撲了個空.

老子的情懷啊!

......

回到回山已經是下午了,反倒變得無所事事.

想去民學轉一圈,卻被趙禎派人來叫了過去.

是關于鄧州營的安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