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軍魂
g,更新快,無彈窗,!

謝謝"懶十八"的萬賞,呀,好久不見!

----------

唐奕就奇怪了,這事兒在和趙禎通氣兒之時,趙禎就囑咐過,讓他別做提太過,他當時也滿口答應了.

可是現在,趙禎是怎麼看出他有後招兒的呢?

"您怎麼知道?"

趙禎哈哈一笑,站起身形,走了下來.

來到唐奕身邊,像數落自己孩子似的,點著他的腦門,"唐瘋子,從來不吃虧!"

唐奕認命地一扁嘴,讓趙禎更為得意.

他是吃透了唐奕,依他的性子,這事兒怎麼可能就這麼便宜了這幫人,肯定憋著什麼壞呢.

"可是,朕警告你,這次誰也不能動!"

"至少,現在不能動!"

"為什麼?"唐奕不干了.

"要我說,您就是太善,趁著這件事兒,完全可以把那一家子揪出來.就算不徹底排患,也得讓他們有所忌憚吧?"

趙禎一歎,"你還是太年青啊!"

"那您教教我."

"嘿."趙禎笑道,"讓朕教你?你哪兒來的那麼大面子?回去問你老師去."

說完,也不和唐奕逗悶,"走,隨朕出去."

"干嘛?"

"朕要再看看那十幾位大宋的英雄!"

其實,剛剛趙禎就想出來了,只是怕壞了唐奕的事兒.才忍住了.

鄧州營,值得他這個皇帝去接見!

......

唐奕陪著趙禎走出殿外,除了之前出來的朝臣還等在殿外,就見鄧州營的十九人筆挺的站在殿前,在二月的寒風中有若豐碑!

重點是,十九人依前赤-裸著上身,雖然已經凍得有些嘴唇發紫,卻依舊屹立不動.

富弼正站在那獨臂漢子面前,看著他們胸前的大疤,確實是心疼這些軍漢.

這一刻,老富心里沒有什麼文武,亦沒有貴賤之分.他眼里看到的,就是十幾個大宋最好的男兒!

"壯士,還是把衣甲穿上吧!天寒,匆要輕賤了身子."

"謝相公關心!但上令沒讓穿,就不能穿!"

唐奕下令卸甲,卻沒讓他們穿上.

趙禎遠遠地聽著,心下更是震撼.能把軍令執行到這般細微,這般變態,更加說明,這是一支絕對強悍的軍隊.難以想象,當初他們全編五百之數,是何等的氣勢!

兩人走到他們身前,"立~~正!"

唐奕口令一出,一十九人啌的立正.

說心里話,大伙兒真沒見過這陣勢,禁軍也能齊整化一,但是和鄧州營完成是兩個感覺.

趙禎和聲對這十九人道:"不必如此,不必如此,壯士們放松些便可."

"跨立!"

咵~!

十九人左腳向左跨出約一腳之長,兩腿挺直,上體保持立正姿勢,身體重心落于兩腳之間.

兩手後背,左手握右手腕,拇指根部與外腰同高,右手手指並攏自然彎曲,手心向後.

一個立正大伙兒還看不出個什麼,可是這跨立就不一樣了,朝臣們就都奇了怪了:

這是怎麼練出來的?

別說動作一致了,連跨出去的距離都一樣兒.

有人特意繞到鄧州營身後,眯起一只眼睛,掉著線,瞄他們背那身後的雙臂.

特麼連左手握右手腕兒的握法和高度都是一樣的.

難怪啊!

難怪五百之兵可敵儂軍五千,要是五百人都跟這十九個一樣,那五百人動起來,還不跟一個人一樣?這樣的軍隊,誰見了都得怕啊!

......

緩步從他們每一個人身邊走過,趙禎神情複雜.先是激動,再是惋惜,最後,則是再一次被鄧州營將士身上的傷疤所震撼.

走到曹覺面前,趙禎停了下來,伸手輕觸他身上的疤,抬頭又看向額前的金印.

"當時怕不怕?"

曹覺一梗脖子,大聲回道:"怕!但,沒慫!"

趙禎笑了,笑中帶淚.

"好樣兒的,回頭給你記功!"

"謝姐.....謝陛下!"

這時,富弼來到趙禎身邊,悠然一歎,"可惜了啊!"

"是可惜了啊......"趙禎附和.

這樣一支精銳之師,卻被袁用那蠢材拿去當了炮灰,就這麼打沒了!

"可惜就這麼沒了!"

曹覺聞言,沒忍住,嗆道:"報告姐......"

"報告陛下,鄧州營沒亡!"

"哦?"趙禎一疑."怎麼個沒亡?難道只你們一十九人也敢再戰?"

曹覺沒答,偏頭看向曹滿江,心說,你等啥呢?這是你表現的機會啊!

曹滿江果然出列,單臂平前,鞠躬道:"啟稟陛下,鄧州營沒亡!"

"別說今日只剩下十九個,哪怕只存一人,鄧州營的魂就沒死!"

"只要軍魂猶在,無論到什麼時候,鄧州營都不會亡!只要給俺們添丁,那留下的魂,就會成為種子,在新鄧州營里生根發芽.假以時日,依然還是昆侖關下的鄧州營!"

"好!"

趙禎被老曹這翻慷慨之辭所染,亦是神情激動.

"那朕就等著你們把鄧州營的魂傳下去!"

"把衣甲都穿上吧!天冷,且先回去休養,只等朝廷封賞!"

趙禎本來是想當場宣布鄧州營諸將士的封賞的,但是,曹滿江的話,讓他有了別的計較.

......

范仲淹房中.

"老師,陛下為何不懲治那些和汝南王府有染的朝臣?"

早朝的事過去之後,唐奕就來了范仲淹這里,自然是為了趙禎說的那他問老師的話.

范仲淹橫了他一眼.

"若是官家也像你一般橫沖直撞地行事,大宋朝早就亂套了!"

唐奕一扁嘴,心有不服.

心說:你們那麼能,怎麼還治不賈昌朝他們?不還得我"橫沖直撞"?

和長輩果然是沒法講理的,用完了你,還得數落你,憋屈!

"我來問你."范仲淹道,"早朝上剩下的都是什麼人?"

"曾公亮,賈昌......"

"沒讓你報數兒,只說職位."

唐奕一震,有所領悟.

"首相曾公亮,副相賈昌朝,給事中王奎,三司使韓琦,再加上四個六部侍郎,五個禦史!"

"算明白了嗎?"范仲淹插話道,"東府的一二三把手,財相加六部職首中的四個,還有五個禦史!"

"官家要是深究,朝中大半的政務都要受到牽連.何況,深查必定會牽出汝南王."

"那更要徹查啊!"唐奕叫道,"汝南王可以操控朝中這麼多重臣,官家怎麼還能容他!?"

"唉!"范仲淹一歎."晚了,察覺的太晚了."

"晚了!?"

"正因為現在才知道汝南王的勢力如此之大,才更不能輕舉妄動.否則,必定要出亂子的!"

唐奕一臉驚駭地看著老師.

現在,他全明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