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豺狼來了打成狗
g,更新快,無彈窗,!

睜眼有萬賞,哈哈,連著三天了,你們不要太慣著我哦.

謝謝."tnnu88"的萬賞!謝謝"都是蒙的"的大紅包!

----------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啊!"

別說是賈昌朝,連王德用都覺得唐奕這也太過份了.

當著東西兩府宰執的面兒編瞎話,這已經不是瘋,不是狂了,而是明著打賈昌朝等人的臉.

賈昌朝,曾公亮他們哪見過這個呀.

政治是有格調的,玩的是一個含而不露,很少有赤膊上陣的時候.

就算有,大家也都是保持表面的和氣,維持基本的體面.

這是官場的規則.

而像唐奕這種,一點余地都不給人留的情形,反正是他們為官幾十年,從來沒見過的.

像唐子浩這種人,在官場上是絕對混不下去.

可是,他們忘了,唐奕特麼就不是官,他也根本就不管你什麼規則.

這哥們兩輩子就認兩個死理:

第一,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打成狗!

第二,最好狗都特麼別惹我!

唐奕賤賤地一攤手.

"諸位相公都聽明白了嗎?原來是袁用拒不服法,才被曹老二格殺當場的呢!"

不講理是吧?老子玩的比你溜多了.

"你你......你一派胡言,目無王法!"賈昌朝氣兒都喘不勻了.

"對啊,我就是胡說八道."唐奕大方承認.

隨即猛的大喝:"怎麼地?行你賈相公血口噴人,就不行我唐奕胡說八道嗎?"

賈昌朝氣勢一弱,心口憋悶得別提多難受了.

所謂亂拳打死老師傅,這貨根本就不講理.

唐奕似笑非笑地對曹佾和曹覺等人道:"你們都出去吧!"

"把這些個罪將也押出去."

曹佾點頭,與鄧州營將士出了大殿,並且隨手又把殿門關上了.

待殿上只剩唐奕自己與一眾朝臣對峙,唐奕冷眼低吼,"既然大伙兒要這麼玩兒,那也怪不得我唐奕翻臉不認人!"

"唐子浩!"韓琦怒喝,"這是朝議重地,由不得你顛倒黑白!"

"我還就顛倒黑白了!再喧嘩一句,我讓你們韓家三個月後就揭不開鍋!"

"你!"韓琦有點慫了.

他有官奉,可他族中卻有喏大的地產,唐奕還真就辦得到.

"你得守規矩啊!"

唐奕眼眉一挑,"守誰的規矩?"

文人定的規矩?

守他們的規矩,大宋朝就得讓他們給玩死了!

他陰森地掃視著眾人,"別說我唐奕不講理,我講理了啊,可你們倒是接著啊!"

"為什麼人家都能守著最後一點良心出去了,你們還在這兒死磕!?"

"真特麼當我唐奕不識數,不知道你們那點齷齪勾當是吧?"

"這里雖然沒外人,但是,諸位真要我把話挑明了嗎!?"

賈昌朝驚道:"挑,挑什麼明?"不由下意識地看了眼後殿.

唐奕一歎,上前一步,靠到賈昌朝耳邊,用只有兩人才能聽到的聲音道:

"回去告訴你身後的人,別再惹我......"

!!!

點到為止,唐奕也不說破.

當然不是他怕,而是還沒到說破的時候.

這麼不顧官家的態度,所有朝臣都聯合起來要壓倒狄青,弄死曹覺,除了文武之爭的問題,要是說沒有人在背後使招兒,鬼才相信!

而且,為什麼多數人都走了,卻只有這十幾人到現在都要抵抗到底,這其中的齷齪值得玩味一番.

只不過,現在曹皇後臨盆,觀瀾疏通通濟渠已經開工,大遼又傳來耶律宗真病倒的消息,不論宮牆之內,還是國內國外,最需要的是一個"穩"字,趙禎實在不想在這個時候起什麼風波.

不然......

不然單勾結朝臣這一條兒,只要深挖下去,就夠那位喝一壺了.

......

賈昌朝已經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直到此刻,他才意識到,如今的開封,已經不是他五年前離開時的那個開封了.

他有點跟不上節奏.

才五年啊!這個唐奕就這麼冒起來了?

唐奕看著他的表情,抿然一笑,正要說話,卻聞殿後一個聲音低沉而響:

"你們聊完了?"

......

是趙禎見火侯差不多了,由李秉臣陪著,從里面出來.

他怕唐奕一急,真戳破了.

唐奕搶白道:"聊完了."

"哦."趙禎坐到正位."那聊出什麼結果了嗎?"

"有了."

"說來聽聽!"

"曹覺依命擒拿袁用,不想袁用自知抗命出戰,臨陣脫逃必死無疑,暴力拒捕,曹覺無耐,只得將其斬殺!"

"這麼說......景渝不但無罪,還有功嘍?"

"是!"

趙禎一豎眉毛,嗔怪道:"怎麼就你一個人說?也讓眾位愛卿說幾句."

說完,親切地的望向賈昌朝,"賈卿,可有異議?"

"沒.....沒有......"

"曾愛卿呢?"

"臣.....無異議!"

"哦......"趙禎恍然地點點頭.

"原來眾位愛卿是'信’錯了人啊!"

"......"

大家都是一顫,腿肚子都有點發軟.

趙禎用的不是"看"錯,亦不是"冤枉",而是"信"錯,話中所指,不言而喻.

"既然如此,朕也不怪眾卿."

"謝陛下寬仁!"

"嗯,那曹覺無罪是不是該賞啊?"

"該賞!"

"狄青呢?".

狄青此次得勝回京,不但未得半點禮遇,而且頗受人詬病.回京已有三日,一直呆在征南大營,別說朝儀迎接其凱旋,迫于壓力,趙禎連見還沒見狄青.

"也......也該賞."

"那就升任樞密使吧!"

"......"

唐奕心說,特麼趙禎還是老奸臣滑啊!

本來是把曹覺救出來就算萬幸,沒想到,這位順杆兒就爬,趁著朝臣勢弱的機會,把狄青的事兒也給辦了.

"眾卿可有異議?"

"臣......附議!"

"臣附議!"

"臣附議!"

"嗯."趙禎滿意地嗯了一聲,終于露出一點笑模樣,"那就都下去吧!"

"臣,告退......"

......

眯眼看著朝臣們低著頭往殿外走,趙禎突然開口:

"眾卿家知道朕在何處辦公吧?"

賈晶朝等人聞聲,連忙回身,恭敬答道:"臣等,知道."

"知道就好,以後也少往汝南王府跑吧!"

"......!!!"

"沒事兒了,下去吧!"

......

待朝臣顫巍巍地出了殿,唐奕撇著嘴嘟囔,"便宜他們了!"

趙禎一樂,"便宜?別當我不知道你小子打的什麼主意!"

唐奕一怔,"您怎麼知道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