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講理的和不講理的
g,更新快,無彈窗,!

萬惡的斷章,惹毛了一群人...

所以我只能兩章一起發了.

感謝'泡哥’,'靈海聽濤’,"一罪防鏽"的萬賞萬賞萬萬賞!

我錯了,下次再也不瞎斷章了...

-------

唐奕不理張堯佐,冷然又喝,"聽我口令!"

"卸甲!"

"喏!!"

十九個殺氣騰騰的吶喊彙成一聲飽含軍人威勢的大喏,震的大殿直顫.

殿面的輪值守衛聽的手心見汗,這哪是十九人,一聲喏,喊出了千軍萬馬的氣勢.要不是官家早有吩咐,早朝殿中不論發生什麼都不用理會,他們差點就沖進來了.

隨著一聲喏,包括曹覺在內,十九人開始退去身上的戰甲.

"你荒唐!"賈昌朝指著唐奕歇斯底里地大叫."成何體統!?成何體統?"

這里是列班大殿,皇帝上朝的地方,唐子浩卻讓一群軍漢在這里脫衣服!?

"禮法何在?我大宋威嚴何在!?"

唐奕冷然反問:"大宋威嚴?"

"大宋威嚴在這兒!"說著,唐奕猛的一扯曹覺的內衣.登時,曹老二整個上身赤-裸裸地展現在眾人面前.

王德用目光一凝,隨即眼圈又紅了.

躲在後殿,暗中觀察前殿的趙禎也是一驚,緩緩地朝前殿走去.

滿堂朝臣身形也是一滯,再次倒退一步.

"這才是大宋的威嚴!"唐奕輕蔑地掃著一眾文臣.

"不是在你們嘴上,而是刻在將士們的身上!!"

......

一十九名鄧州軍漢的身上,刻滿了大宋的威嚴!

一道道刀疤,箭創密密麻麻地刻滿了十九人的胸膛和手臂.

每一個人身上幾乎沒有一處好地方,橫七豎八一道疤捋著一道疤,看得一眾文臣驚駭難平.

有些人甚至開始想像,他們到底經曆了怎樣的戰斗?又是怎樣活下來的?

"這個證據夠不夠?"唐奕掃視眾人."摸著你們的良心說,這個證據夠不夠?"

"若是不夠?還有!"

"都有了!"

啌!!

"向後~轉!"

唰...啌!

!!!

眾人再看!

一十九條漢子.....

胸前的傷疤數都數不清,而在他們的後背之上,卻光潔有如初生,片痕未染.

傷疤數......

零!

"用我告訴你們,這意味著什麼嗎?!"

"不用了....."

富弼難以抑制心中激蕩,緩步來到十九個鄧州勇士身前.....

站定,整冠,抖袖,長揖不起!

此時,在富弼心中,什麼武人,文人,什麼利益之爭,在這數不清的刀疤和光潔的後背面前,都是那麼的蒼白.!

曹滿江一見,有位老大臣向他們這群厮殺漢行此大禮,急忙讓到一邊.

"曹某受不起啊!"

富弼起身,"受得起....."

說完,又是一揖.

唐奕把富弼扶起來,腥紅的眼睛掃向眾臣.

"我相信,你們之中還是有良知之臣的.所以,此時要是良心過不去,在我還沒開始不講理之前,出殿去吧!"

包拯聞言,緩步出班,悠然一歎,與富弼道:"走吧....."

說完,二人攜手朝殿外而去.

吳育左右看看,心說,宋公序說了,聽富弼的,立馬小跑跟上.

朝臣們一看,向來只認公理的包拯都默認了唐瘋子胡來.....

算了,還是不摻合了,默默地也跟了出去.

當然,鄧州營將士身上的傷疤確實說明了一切:狄青的戰報,沒假!

......

從稀稀拉拉到成片成片地走,最後,大殿中只余十多個文臣依然站在賈昌朝和曾公亮身邊,其中就有韓琦,張堯佐.

賈昌朝直想罵娘,特麼一群沒立場的東西,唐子浩忽悠幾句就都動搖了!?

此時,唐奕走到賈昌朝身邊,"賈相公,這是要死磕到底啊?"

賈昌朝眼皮跳了跳,他現在都沒功夫糾結唐奕忤不忤逆,逾不逾越了.

這是他回朝之後的第一戰啊!

而且......

反正說什麼也不能敗啊!

有些支吾地強辨道:"且不說狄青戰報真假,曹覺陣前殺將這是事實,難逃法網!"

"哦!"唐奕點了點頭.

轉臉對楊文廣露出一個玩味笑意:"麻煩關門.!"

楊文廣點頭應下,同樣玩味地看了眼那十幾個文臣,走到大彙門前,哐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

眾人都荒了!

他他他他,他要干嘛?

干嘛?

當然之前說好的'不講理的’來了!

"行....."

那我就幫你算算這筆帳.

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廣南罪將,自從進殿,還沒人搭理他們呢!

蹲到三十余人身前,"知道我是誰嗎?有什麼手段嗎?"

"不.....不知道....."這幫人早就嚇傻了,他們哪見過這種陣帳.

事實上,別說他們,這屋里有一個算一個都沒見過.

唐奕皺著眉頭,"不知道啊?"

"好辦!"

"曹老二!"

"在呢!"

"把張堯佐拎過來!"

張堯佐刷的一下臉就白了,開始反悔沒跟眾人一起出去了.可是,他不能啊,殿中這十幾個沒有一個是能走的.

曹老二把張堯佐推到唐奕面前,眾人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只見唐奕一個大嘴刮子就甩了過去,打的張堯佐直接拍在了地上.

大伙兒一激靈,這才想起,唐奕這是要上不講理的了.

轉過頭,"這回知道了嗎?"

"知...知道了...."

"很好....."

"咱也不說虛的,你們死定了!"

"不管誰許了什麼諾,但誰也救不了你們."

"....."

罪將們顫抖著低下了頭,其實這早就注定了,不管曹覺最後怎麼處置,他也是皇帝的小舅子,他們這些人還哪來的好?

"只問你們一句!"唐奕冷然繼續道,"想不想讓家人活?"

!!!

賈昌朝覺得自己聽錯了,他居然在大殿上.....公然威脅?

"想....."

"想就好!"唐奕滿意地拍拍其中一人的肩膀,"相信我,我有這個能力!"

"......"

暮的起身.

"楊將軍!"

"大郎,何事?"

"當日入城之時,將軍是否下令將袁用等人拿下?"

"是!"

"派的是何人?將軍的近衛?"

"不是,派的是鄧州營將士!"

"哦!"唐奕點頭.

"這麼說,原來曹覺是奉命行事啊!"

"....."

"那不對啊?"唐奕開始裝模作樣地推敲起來.

"就算讓他拿人,他也不應該殺了袁用才對啊....."

"難道....."唐奕猛的蹲到那些罪將身前."難道袁用拒捕?曹老二不得已才將其擊殺?"

"這......"

那些罪將心說,您這編的也太像了吧?一點漏洞都不帶有的啊?

"說!!!"唐奕一聲暴喝."是也不是?"

"是.....是是!"

唐奕笑了.

起身對賈昌朝道:"賈相公,你看,草民已經幫你捋清了脈絡....."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兒啊!"

.....